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拍卖盛况

第一百五十三章 拍卖盛况

  “伯仪兄,别来无恙?”

  “子颉有一年未见了吧,怎么今日也赶来了?”

  “能不来吗?我可听说鄄城出现不世名酒,岂能不来开开眼界?”

  “灵芝酒连你也知道了?哈哈,那滋味可是回味无穷,回味无穷啊~”

  “伯仪尝过?”

  “有幸品茗,浅尝小杯而已。”

  “能入你蔡伯仪法眼,看来这酒端的不凡呐。”

  富丽堂皇的燕舍,大厅中依旧是歌舞升平。一支非重大节日决不轻易登场的‘洛神赋’款款舞动,周围尽是名士勋贵的笑谈。

  “程兄此回,怕是要露大脸咯。”

  “了不得,了不得,大汉望族十之八九皆已到场,我可是看到了,有昔日蔡大家之后,还有那王氏、卫氏子弟,就连早已避世的荀家人,喏,那边那位瞧见了吧。”

  “往日拍卖也就随意找个地而已,来的只是三五好友。可不像今朝,居然定在燕舍,瞧瞧那台上的洛神赋,一年也见不着两回的。”

  和一些显贵勋爵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不同,这次拍卖的‘主角们’,此刻只能呆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毕竟和那些士族名门比起来,他们这些药商之流,原本就上不了台面。

  在这群人当中,程胖子是最开心的,听着周围众人夸赞,虽然更为得意,但却连忙抬手:“诸位勿要捧杀老夫,此次我受人所托无非赚个噱头,往后的生意还要大家多多照顾,多多照顾才是。”

  “程兄客气了,日后去了南边,有什么难处尽管说,咱们行商艰辛,本就该互相扶持。”

  “没错,就是这么个理。”

  当一曲‘洛神赋’舞毕,一众鄄城名妓缓步退下,一位头戴白纶的秀士走了出来:

  “诸位有礼了,在下陈叔业,今夜‘名药拍卖’将由我代为主持。”

  “名药拍卖的规矩,各位身旁都有一本小册子,上面写的十分清楚,我不再一一表述,下面请上此次拍卖的头件拍卖品,来自御宝药行的‘万金散’。”

  秀士右手一招,很快就有侍女托着托盘款款而行来到台前,掀开红布后,众人都能看到一支敞开的紫檀木盒。

  “万金散流传已久,乃是御宝药行的珍品药剂,因制药过程繁杂而用药高昂,每年拿出拍卖的也只有这一小份。此宝药有服用后立即止血生肌的奇效,平日服用亦能强健体魄,想必在座诸位比我更了解。”

  “现在开始拍卖,起拍价20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0银,各位请出价吧。”

  秀士说完,立刻有人报价:“20金30银。”

  “20金50银。”

  “21金80银。”

  ………

  随着拍卖正式开始,虽然坐在前头的一众大汉士族子弟依旧岿然不动,但一些经常参加名药拍卖的人却忍不住先后出手。

  他们都明白,最后的压轴品轮不上他们,自然是先捡前面的好东西拿下,至少不会白来一趟。

  而依旧呆在角落的群商们,一个个的也都顾不上说话了。

  全都盯着拍卖大厅,看着一件件拍品或低或高的价格被人买下,拍出高价自然高兴,低价的只能遗憾摇头。

  程胖子坐在这伙人中间,倒是有那么几分淡然。

  他这次没再拿出第二份药剂出来拍卖,因为一坛‘灵芝酒’就能赚足眼球。

  随着时间的推移,十件、二十件拍卖品一一拍出,两个时辰后,这次拍卖的压轴大戏总算登场。

  也是这会,那些懒懒散散的大汉士族子弟,也终于把目光集中在了白纶秀士身侧。

  “今夜的最后一件拍品,也是本次‘名药拍卖’压轴品,由程记药铺委托拍卖的‘灵芝酒’。”

  “相传酿制此酒的大师,乃昔日夏朝酒祖仪狄后人,此番灵芝酒现世,亦是仪家避世千年后首次显露踪迹。”

  “名酒珍贵,我并未品尝此等绝世珍馐,所以灵芝酒的功效,恕在下无可奉告。但此酿已得多位名士尊崇,想必足以位列大汉珍酿。”

  “起拍价600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0金,诸位贵客,请吧。”

  几乎是在秀士话音落地的瞬间,厅堂内就响起了第一个叫价声:

  “650金”

  紧随其后,又有不少人叫价:

  “680金”

  “710金”

  “730金”

  “800金”

  眨眼的功夫,灵芝酒的价格就飙升到了800金!

  这个价格,已经是当初莫小白和程胖子约定好的价格。

  “仪家祖传,我蔡衡可不会错过,850金。”

  “伯仪兄这话有些过了,好酒怎能独享?让与小弟如何?我出880金。”

  “王氏子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谦逊?我张尧出910金。”

  “嘶~留侯后人也来了吗?这可不好办呢,只是灵芝酒真让不得,祖父要我务必带回,940金,我崔家出了。”

  “荀奕,1000金。”

  随着一道道加价的声音传开,坐在后头的程胖子,整张脸都笑开了花。

  能这么热闹,才不枉费他先拿出一小瓶灵芝酒给这些大族子弟品尝啊!

  而且拍卖价格涨到如此地步,他再去大梦村见莫小白,也算有了底气。否则首次拍卖价格不足800金,他自己都没脸提下次拍卖的事。

  然而当众多士族忙着先后报价时,宾客席位的左侧却有人在窃窃私语:

  “子宜兄没必要现在叫价。”

  “嗯?”

  被旁人称呼为‘子宜’的青年闻言皱眉,目光看向身旁,多少有些不解:“大家都在争,我卫家怎能不出声?”

  “你想想啊,那什么程记药铺,他何德何能居然拿得出这等仪家名酒?咱们要争的话,不该去争这一小坛,而是那位仪家后人。”

  “唔,不妥,你我对鄄城不熟,怕是很难寻人。”

  “拍卖结束后,程记老板肯定会去仪家,我们只要盯紧程记,不难找出真正酿造灵芝酒的大师。”

  “你说的有些道理,那这坛灵芝酒就让那几个好饮之徒去争吧,我若找到仪家,何愁没灵芝酒。”

  青年连连点头,紧接着又说道:“这次你我幸苦些,一同盯紧程记,只要这事办妥,等我回去后,就可以劝父亲把一部分卫氏商铺交由你来经营,你应该早就盼着这天了吧。”

  旁边说话的人一听,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激动:“多谢子宜兄,我一定全力帮你,把仪家带回青州。”

  就在两人交谈的空当,灵芝酒的叫价也达到了顶峰。

  同一时间,坐在最前排左端,至始至终从未开过口的男子突然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