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四十章 我会栽在你手里吗

第一百四十章 我会栽在你手里吗

  听完柏桦林的第一个副本,莫小白和阿呆都没急于开口。

  柏桦林嘴角稍顿,很快就说出了第二个副本:

  阳城之劫!

  “这个副本大概背景是墨子多次使楚后,虽然没接受楚王封赏,但楚国和墨家大体处于蜜月期,只是墨家依旧没办法直接改变楚王的思想,所以他们更换了目标,试图给楚国贵族灌输‘兼爱’理念。”

  “之后兵家大BOSS吴起跳槽归楚,他的大名就是我这种不懂历史的人都知道。但我进副本的时候,吴起已经死了,死在那些贵族阴谋围剿之下,而我们这些玩家接到的任务,是保护贵族之一的阳城君逃离新王的追杀报复,因为刚从太子上位的楚肃王,要杀光‘射吴起并中王尸者’。”

  柏桦林说到这,眼神飘忽的望向莫小白:“大神你知道我接到任务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吗?我要是有蛋蛋的话,估计早就碎一地了。”

  “我大概能猜到,你说的应该是‘兼爱’理念上又出现了漏洞。”莫小白点了点头,他可以明白柏桦林的怨念。

  “是啊,墨家提出的核心思想是‘兼爱’啊,可他们却因为‘非攻’理念和吴起兵家理念有驳,再加吴起杀妻不葬母的恶劣人品,就跟着那些贵族一起计划阴谋,偏偏杀吴起的时候计划还不周密,波及到了已故老楚王的尸身。”

  “我当时真是一万只羊驼在内心狂奔,都想拒绝这个护送任务。可任务是智脑安排的,我又不像大神你这么脑洞大开,最后居然傻傻的把任务给做完了。我要是知道副本任务可以不顾忌NPC,我当时绝对要一刀砍死阳城君,就是那怂货利用墨家同情弱者的心态,和不够完美的理念,把墨家当猴耍。”

  柏桦林一边说着,两颗小虎牙不禁意的露了出来,一副恨不得回副本再来一次的样子。

  然而很可惜,这种机会她柏桦林不可能拥有。

  “后来的事情,稍微懂点历史的人应该也都知道。当时的巨子孟胜在安排我们逃走后,他自己留了下来,他那时也发现支持楚国贵族谋算吴起,就是在和‘兼爱’唱反调。他也终于醒悟,明白这个裂缝对墨家而言是一种致命打击。”

  “所以孟胜自杀了,同时向世人宣告墨家的‘兼爱’并没任何问题,吴起事件是他的私人行为,他不配再做巨子,将以死赎罪。当我们做完任务后仅剩的八名玩家赶回阳城封地,恰好目睹孟胜和他的死忠追随者一起自杀。”

  “那个画面我现在都不敢回想,因为太真实了你知道吗,接近两百人血染成片,大多数人或许觉得这是义之所往,是墨家象征,但我们玩家和活着的墨家门徒们,只看到了无限的悲凉和无奈。孟胜强行用死亡把裂缝暂时堵上,可表面的油漆刷的再漂亮,也改变不了里面布满裂缝的事实。”

  “这时的墨家看似显学荣耀无边,实则已经到了危机边缘。然后,哈,然后那个会给墨家狠狠踹上一脚的人诞生了,那个剧情也就是我经历的第三个副本。”

  第二个副本说完,柏桦林吐了口气,眉头微皱似乎在考虑要怎么说。莫小白也不催她,因为不让柏桦林说完的话,他也不好接话。

  莫小白必须得知道,小柏究竟在最后经历了什么,才会让她对墨家毫无兴趣,就像现在的程利亚一样,情愿天天烧饭洗碗,也不再走出自己内心画的那个圈。

  不过莫小白没说话,一旁阿呆突然开口:“第三个剧情我大概知道了,是赢驷逐墨吧?”

  刚想接着说的小柏眼睛一亮:“你居然知道?”

  “知道的不多,只是略微了解过一些,据说墨家在那时有向秦国汇聚的迹象,而且老秦人民风淳朴,也适合墨家宣扬他们的思想。”

  阿呆点头开口,但说完后又问道:“但我一直有个疑问,那时巨子腹的儿子,为什么会在秦国杀人?身为巨子的儿子,应该最清楚兼爱理念才对。”

  “你这个问题,我其实也想知道啊!”

  柏桦林撇嘴吐槽,开始讲述她最后一个副本任务的过程:“可能是因为感受到第二次副本时玩家的怨念,我们最后八人进入第三个副本时,智脑居然给我们二选一的机会。行刑法场上,玩家队伍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救下腹的儿子,另一个是护卫巨子腹安全离秦。”

  “当时我们是投票决定做哪个的,虽然有三人坚持劫法场,但我们另外五个人都没想去救那个杀人犯,所以最后我们选择了护卫任务。”

  “我那会的想法很简单,只觉得腹的儿子既然杀了人,就没必要救他,何况救他的话,要直接面对秦军的威胁,成功把握几乎没有。可在做护卫任务的途中,我们问了很多同行墨家子弟,居然没有一个亲眼看到巨子腹的儿子杀人,全是事后才知道的,甚至秦惠王都比他们知道的更早。”

  “咸阳是秦都,秦王会更快知道其实说得通,但惠王突然跑来找巨子,说自己可以网开一面,就当没发生过,这种做法的动机不得不让人怀疑。因为大家都知道秦惠王是赢驷,是那个上位就拿商鞅开刀的赢驷,是那个和张仪沆瀣一气的赢驷,他更是秦国的第一位王,我真不觉得他有尊老爱幼的属性,会因为腹的老迈,而把杀人案置之不顾。”

  柏桦林说到这,突然没了声音。

  见柏桦林不继续讲下去,莫小白笑了笑:“所以,你觉得腹的儿子在秦国犯法,是赢驷布的局?按照你刚才说的那些,这种推测不是不能成立。在整个剧情里,给巨子腹的儿子定罪的,就是赢驷本人。不管真杀人也好,布局栽赃也罢,杀人一事既成事实,是赢驷亲口对腹说出来的。”

  “他既然说出来了,腹就只有两个选择,救或者不救儿子。假如他选择救儿子,那就说明他纵容一个杀人犯,‘兼爱’理念可以不要再用了,直接就能扔臭水沟;如果他不救,那么他就是杀害儿子的真凶,因为赢驷已经放话,可以当做不知道。”

  “看上去杀与不杀的选择权在腹手里,但一个连儿子都能杀,都不再爱的巨子,怎么让人相信墨家的兼爱理论?如果这个局真是赢驷布的,我只能说秦惠王比楚惠王还难对付。”

  “给出一个选择题,结果两边都是死胡同,啧啧,手段的确高明。难怪历史上的秦人,经历了墨家熏陶后,在他手里居然能迸发出更强的凝聚力,简直称得上秒天、秒地、秒空气。”

  莫小白啧啧两声,柏桦林也嘟嘴道:“是啊,赢驷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君王,原本就已经满布裂痕的墨家,被他这么一脚踹下去,好悬没直接散架。”

  “所以这三个副本做完,我已经不想去做什么墨家传承任务了,做完了又怎么样?哪怕我重新整合墨家又怎么样?重新走一遍墨子、孟胜、腹的老路?墨子没能赢过楚王,腹也输给了赢驷,大神你告诉我,真有那样的一天,我会栽在你手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