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二十章 最后的河北名将

第一百二十章 最后的河北名将

  “大汉王朝公告~因曹仁力克刘备,迫使刘备南逃,汝南战场宣告结束。特此奖励汝南战场全体曹营玩家60功勋,汝南战场袁绍阵营玩家受到惩罚,强制结束副本任务,回归位面维持休眠状态,直至副本结束。”

  “大汉王朝公告~因马超阵前斩杀高干,并州军溃散,三辅战场宣告结束。特此奖励三辅战场全体曹营玩家60功勋,三辅战场袁绍阵营玩家受到惩罚,强制结束副本任务,回归位面维持休眠状态,直至副本结束。”

  乌巢烽火四起之时,两道王朝公告几乎同时出现。

  曹仁、刘繇也赢了!

  算上早已结束的彭城、广陵战场,此刻袁绍已经全线崩盘。

  “终于要结束了。”牵马走下乌巢,回过头还能看到半山腰边,拉着鲜于辅大笑的曹操,莫小白多少有点暗喜。

  你曹阿瞒就在这乐吧,我忙前忙后这么久,也该向你收点利息。

  “飞将,咱们走!”

  带着李广拍马前行,莫小白估摸着曹营外还个大漏等着他去捡。

  ………

  “大哥,这仗打的是真憋屈!”

  曹军前营外八里远的一片小树林里,横七倒八的躺了一地的溃军败卒。为首两员战将也好不到哪去,灰头土脸的模样,其中一人眼眶都是紫的。

  “郭图那厮只知争权夺利,说好了他领兵救乌巢,咱们来打曹营。可那厮竟然还分走你我一半兵马,分明是看着颜良、文丑、韩猛战死后,要把咱们河北众将全部剪除。”

  两个难兄难弟一般的战将,一脸颓唐坐在杂草地里,其中一人满脸不甘。既不甘心自己兵权被夺,更不甘心打一场如此窝囊的败仗。

  就在一个时辰前,乌巢起火时他们就知道战事要糟。二人原本力劝主公趁着曹操袭击乌巢,派出全军猛攻曹营,这样还有一丝回转可能。

  然而作为此战三军统帅的郭图却横插一杠,以粮草宝贵为由,强烈要求领兵救乌巢。

  素来有选择困难症的袁绍压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只好让大儿子袁谭代他下令。袁谭和郭图是一伙,自然支持郭图,但他也不想把这两倒霉蛋逼到自己对立面,就和了个稀泥,拍板决定分兵。

  分兵命令下达,直接把两倒霉的袁营骁将给害苦了。

  带着本就不多的兵马,却要攻打由夏侯惇、曹纯、曹洪、李典、乐进、于禁等等一票战将死守的营地,边上还有刘晔指挥霹雳车进行远程打击,攻击范围比弓弩都夸张。

  这仗怎么打?

  没超出一炷香时间,两人就折损了近两千人。

  总共也就带了五千兵马出来,折损过半已是一场大败,而战场大败一般都是兵卒溃逃的开始。

  才后撤七八里,剩下的两千败卒中又跑掉了八九百。

  和坐在左边那位比较沉默的将领不同,右边脸色不岔的家伙依旧在喋喋不休,只是说了一大堆也没见回应,只能郁闷道:“大哥,咱们现在怎么办,你得拿个主意啊。”

  “让兵卒们歇会,待会再冲击最后一次,若实在攻不下,只能回去向主公领罪。”

  “啊?还打?”

  “不打又能怎样,此番鏖战许久,你我手上沾满曹营将士鲜血,没别的路可走了。”一直沉默的战将无奈摇头,如果有可能,他也不想再战。可现在两人的命运,已经不是他们自己能决定的。

  “是啊,咱们杀了曹操那么多人,听闻曹孟德喜怒无常,岂能容下你我?”一脸不岔的战将闻言同样苦涩,为袁绍打生打死这么多年,居然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可笑悲哀。

  “苍天无眼啊,我高览真要被逼死在官渡?”

  带着几分悲壮仰天嘶吼,右侧战将面色愈发冷冽,目光扫过剩下千把人:“最后一战有死无生,尔等想要逃命尽可离去,余下愿随我与儁乂赴死者,来生依旧是我高览的兄弟。”

  见高览这么说,一部分还想活命的小卒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抱拳一礼后互相搀扶离开。

  他们当兵只为生存,怕死其实并不丢人。

  这一走,又走了近八百。

  而剩下近三百余众,大部分都是坐在两人周围的悍卒,虽然同样抱拳,但却没有离开,而是朗声道:

  “愿随将军死战!”

  “愿随将军死战!”

  “愿随将军死战!”

  ……

  “为将者,当以此为荣!”

  距离小树林不远的山道边,刚刚骑马而来的莫小白和李广,恰好目睹了这一幕。

  李广本就是沙场宿将,见此情形自然动容:“能得二三十余人赴死,即可称为良将。有百余将士愿一同赴难,世间名将亦不过如此。”

  “是啊,这可是官渡一战,河北仅剩的名将呐。我若不来,岂不白白便宜曹操?”

  莫小白很庆幸自己来的正是时候,若真让这两位出发,以此刻曹营中郭嘉、荀攸等人的眼光,岂能不劝降张颌?

  等那几位开口给予张颌承诺,呵呵,这两人就没莫小白啥事了。

  下马缓步走进树林,刚一进去,莫小白就看到好几百杆明晃晃的长戟对着自己。

  望着那些还沾着血的长戟,莫小白并没什么慌乱,依旧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同时笑道:“河北名将张颌、高览,不想也会落的此般境地?”

  “你是何人?来找死不成?”正在气头上的高览听到这么一句嘲讽,瞬间就炸毛了。

  “我能计降昌豨、伏杀孙策、焚烧乌巢,还会怕你们两个败军之将?”

  莫小白虽然很想收服面前二人,但他知道见面跪舔的方式绝对行不通。面前二人不是一般的骄傲,普通人压根都不带正眼瞧的。

  面对他们,必须得有拿得出手的战绩。

  让他们感觉到汗颜的战绩。

  “是你杀了孙策,焚我军粮?”

  一听莫小白正是袁绍战败的罪魁祸首,高览二话没说提刀冲了过去,只是在距离莫小白还有一步的位置,被李广死死摁住了手腕。

  “败军之将,也就剩下逞能的本事了?”

  侧眼瞥过几乎被李广摁在地上的高览,莫小白脚步不停走向张颌:“此战已败,何苦带着兄弟们死战?我翻掌间击溃袁绍几路大军,可见此人何等愚蠢无能,如你等名将为他慷慨赴死,扪心自问究竟值不值得?”

  “昔日司马公有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袁绍这会说不定都弃军而逃了,你们战死在官渡,谁会记得你们的抱负和忠义?”

  “重拾你们的战意和信心,随我去征战另一方天地,不是更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