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投名状

第一百一十八章 投名状

  审配已经对许家下手了?

  听到这消息,莫小白哪能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官渡之战最经典的阵前投敌戏码,许攸奔曹啊。

  或许是尝过许攸奔曹的甜头,之后赤壁大战时黄盖来投,曹操才会更加兴奋。

  可惜曹操忘了一点,许攸和黄盖原本就是两种人。而许攸会去投曹操,与其说他主动去的,不如说是被逼到走投无路之境才做的选择。

  这盘局究竟是谁给许攸下套,莫小白已经能闻出点味来,但此刻莫小白并不想花费时间解释,而是立刻开口:“许攸一家落入审正南手里,能留个全尸就不错,一旦他知道此事,恐怕不会久留于袁绍麾下。”

  许攸要投曹?

  见莫小白这么分析,国渊、田豫对视一眼后,都有几分震惊。

  许攸在袁绍麾下众谋士中,地位虽然比不上田丰、沮授、郭图,但也能和逢纪、审配等人相提并论,绝对是冀州高层。

  他若投曹,袁绍在曹操眼里,可就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再猜测的大胆一些,许攸只身前去曹营,身无寸功的话,如何在曹营立足?以他自大傲慢的个性,若真去了,必然有泼天大功能相助司空。”

  莫小白第二句话说出口,田豫深思片刻后,马上就反应过来:“两军对垒,粮饷为重,许攸熟知袁营各地卡哨,若他真愿助司空,定能轻易抵达乌巢。”

  宾果!

  你猜对了,但也猜错了。

  历史上许攸是这么做的,而且他最终成功了。但这里是副本场景,这里有数不清的玩家,自从官渡战事开启,许攸就被玩家给盯死了。

  在前世副本,许攸投曹还没走出两三里远呢,就被好几百玩家围攻击杀。

  莫小白把许攸的计划说出来,不是为了让田豫他们去猜测许攸会怎么做,而是想在这场鏖战的收官之战中,扮演许攸的角色。

  “许攸能献乌巢与司空,鲜于将军为何不可?”

  低笑了一声,莫小白把自己刚刚想到的计划完整的说了出来:“若鲜于将军有心,可一面派人暗中联络司空,一面伪造袁绍令牌,假借袁本初调动幽州兵马增补乌巢驻防的借口,从元城赶去乌巢。”

  “再与司空约定时日,内外夹击一举击破乌巢大营,届时官渡之战即定,鲜于将军怕是不好再领个什么建中将军了,战后封侯也未尝不可啊?”

  由幽州兵马去献乌巢?

  莫小白这么一说,国渊两人都动心了。

  国渊就是要给袁绍一记狠的,而田豫也想过若投曹操,必须得有拿得出手的见面礼。

  乌巢!

  够分量了!

  “若需联曹,豫愿亲去官渡,只是想伪造袁绍手书”

  田豫对计划十分动心,但他还有些不太放心,可话没说完,莫小白就笑了:“此事简单,子尼兄可是康成公座下高足,书法即便不如其师兄崔季珪,又能差到哪去?我等专走夜路,黑灯瞎火的那些哨卡兵将根本看不出破绽。再者说,此刻袁绍麾下受重用的将领,除了淳于琼识字,别的几位识不识字还两说呢。”

  国渊见莫小白把这事按在自己头上,没有犹豫当即点头。伪造袁绍的手书令牌而已,只要有个参照,他就能写出九成相似。

  一场三人密谋结束,走出小屋后几人很快就各自忙碌起来。

  田豫要去劝说鲜于辅,而国渊则开始碾墨仿文。莫小白闲的无事,原本想去找郑玄老爷子聊天,可老头吃完粥之后,居然又睡下了。

  只不过这次呼吸平稳,是真的睡着了,而非再次昏迷。

  百无聊赖的莫小白,只能和李绩、李广一起站在卧室门口当门神,不让人打搅郑玄休息。

  准确的说,是拦着那些寻药无果回到县衙的玩家,不让他们再见郑玄。

  因为莫小白一言一行都和李绩两人相仿,袁绍阵营的玩家并没瞧出他们面前的男子会是白日做梦,只当他是新来的NPC。

  NPC不让进,他们又没拿到救命药方,只能悻悻作罢,回自己的偏院休息。

  “这些玩家也是麻烦事,杀肯定是杀不得,必须让田豫严加看管,自杀的机会都不能给他们。”

  望着玩家们离开,莫小白心底又为整个计划补充了一环。

  想要袭取乌巢,最重要的就是消息保密。

  玩家一死就会回到袁绍大营,到时可没什么秘密可言了。

  又过去了半天时间,当田豫再来时,身旁跟来了两位穿着铠甲的魁梧将领。

  领头的是鲜于辅,另一位是鲜于银。

  一见面,鲜于辅就直勾勾的望着莫小白:“想不到替曹孟德平定徐州的战将,竟是这般白面书生。”

  “从古至今也没人规定,长的好看就不能当将军吧?”莫小白呵呵一笑,反问了一句。

  “说的好,只要能让某出了心中这口鸟气,管他脸白还是脸黑。”鲜于银说话不像他的族兄,直爽的爆了句粗口,也不怕被旁人听见。

  五人简单打了招呼,随后又坐下商讨一番。

  最后决定由鲜于银陪同田豫赶往官渡曹营,莫小白则跟着鲜于辅直奔乌巢。只留几百心腹和李绩驻扎元城,主要是为了照顾郑玄和国渊。

  计策一定,当夜田豫和鲜于银便悄悄离开了这座小县城。同一时间,县衙内也响起零星惨叫,该杀的都得杀,要关押的也全都关押起来。

  做完这些,莫小白才放心骑上马背,带着李广与鲜于辅一道绝尘而去。

  ………

  就在莫小白等人趁夜离开元城时,远在官渡的曹营中军。

  依旧是帅帐旁那个不起眼的小帐篷里,郭嘉神色幽幽的望着面前抱拳而立的两名黑衣校事小卒。

  “你们那边的事情,可曾办妥?”

  “回禀军师,袁绍日前连番斥贬许攸,如今已不让他入帐听用。”

  “只是这样?”

  郭嘉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须,眼中冷色闪烁:“光是这些,可远远不够。我要袁绍营内传出他欲杀许攸泄愤的流言,我要许攸在那多呆一天,都要担心自己脑袋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