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老实人的怒火(第三更)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老实人的怒火(第三更)

  国渊会恨袁绍,莫小白一点都不意外。

  换了谁这么折腾自己的亲人,莫小白同样会翻脸。

  只是国渊说的信誓旦旦,好像他现在能阻止使者带走郑玄似得,不禁挑眉:“子尼兄孤身一人,怕是奈何不了这里的袁绍将士吧?”

  “呵~男爵可知,此刻元城守将是谁?”

  如今恩师已醒,国渊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变得不太一样,眼神中的迷茫尽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缕缕凶煞气息。

  这对一位从小接受郑玄教导的儒家子弟而言,是非常反常的事情。

  莫小白听到他的问话,摸着下巴想了好一会,最终摇头表示不知。他又不是百事通,哪能知道那么多枝枝叶叶的副本细节。

  “这些幽州来的将士,是建中将军鲜于辅的兵马。”

  鲜于辅?

  乍然听到这个名字,莫小白并没太多印象。但随着这名字突然蹦出的另一个人,莫小白却印象深刻。

  幽州有二田,田豫与田畴。

  幽州田豫在投靠曹操之前,就是在鲜于辅帐下效力。

  这个家伙,是曹操的脑残粉!

  早在曹操迎献帝时,就非常看好曹操能成大事。

  “莫非,子尼兄与幽州田国让相熟?”莫小白咂舌开口,他忽然发现一个古往今来都不曾改变的真理。

  千万别欺负老实人,老实人一旦发火,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猛烈报复。

  国渊的话已经很明显,袁绍既然敢这么折腾他的老师,就得承受他这个老实人的滔天怒火。

  国渊在幽州呆过,在幽州名流中的地位并不低,认识田豫简直理所应当。

  更别提田豫是曹操的粉丝,虽然名义上归属袁绍麾下,但他压根就不喜欢袁家阵营。甚至包括他现在的主公鲜于辅,也都对袁绍非常讨厌。因为袁绍明面上让鲜于辅督幽州六郡,实际却派了二儿子袁熙对他暗中节制。

  在幽州过的非常憋屈,鲜于辅说不定早想反袁了。国渊如果有心给袁绍来一计狠的,肯定会说服鲜于辅反叛。

  “这又是前世没有的剧情!”

  莫小白深吸了口气,他发现官渡副本在他的改动下,已经变的面目全非。

  前世曹操阵营不是没机会赢,而且赢的概率并不低,可就是几次任务或失败或未能开启,直接把大好的机会拱手送给袁绍阵营玩家。

  前世郑玄死在了元城,估摸着国渊已是心烦意乱,处理老师的后事都来不及,也就没去鼓动幽州兵马在官渡之战变节。

  现在不同,现在郑玄醒了。

  他国子尼压抑了一肚子的怒火,终于有机会发泄出来。

  “袁绍啊袁绍,一盘好棋被你下成这样。”

  “今生你是不可能再赢官渡了!”

  国渊要报复袁绍,莫小白表示喜闻乐见,跟着他去后厨给郑玄端吃的,等两人回到屋内时,就看到郑玄卧榻边,又有人跪着了。

  跪着的显然不是郑玄弟子,但以他康成公的名望,60岁以下的汉末文士,跪拜在他身侧并没什么不对。

  有外人在,莫小白低调的躲在了后头。

  听着国渊小声与那文士交谈,莫小白才知道原来他就是田豫。

  很好!

  想要说服鲜于辅叛袁,最重要的就是说服田豫。

  这种事莫小白并不打算掺和,毕竟田豫不是国渊,几乎没可能带去位面。

  然而他没兴趣掺和,国渊却对他这位恩师的救命恩人非常重视,给郑玄喂完稀粥后,拉着田豫出去‘详谈’时也没忘记叫上他。

  三个人先后走出房间,来到隔壁的小屋。

  刚入座,国渊就忍不住开口:“国让兄,近日你们家将军的日子并不好过吧。”

  “子尼何出此言?”田豫莞尔一笑,作为一名文武双全的人才,他上马是统兵大将,下马也能如文士般如沐春风。

  “袁本初表面调遣你们来官渡听用,结果却让你们驻扎在邺城周边。他根本就信不过鲜于将军,才会做出这种监视之举。”

  国渊看的很明白,这也是他敢于报复袁绍的原因:“你我相识多年,此间议事也就省去那些虚伪试探。如今袁绍战事不顺,徐州危机既除,豫州、三辅的局势均已明朗,此刻袁绍犹如困兽,我只问你一句,可敢反了那四世三公的袁本初?”

  国渊这次开口,话说的很直,就差问田豫敢不敢砍袁绍脑袋了。

  但他这么说,偏偏就对的上幽州人的豪爽。

  田豫闻言哈哈一笑,指着国渊开口:“你啊,这次被袁绍气的不轻吧?”

  田豫能笑,国渊却恨得咬牙:“我连杀了他的心都有!”

  “就凭你?得了吧,我都没那把握。”田豫摇头开口,随即望向莫小白:“不知这位小哥又是何人?莫非也是康成公座下高足?”

  “在下司空麾下一小校,不足挂齿。”

  莫小白没有直接报出身份,但国渊却揭了他的老底:“国让你说我杀不得袁绍,可知此番官渡一战,有谁死在他手里?”

  “何人?”

  “江东孙策!”

  随着‘孙策’二字脱口而出,田豫眼底马上闪过一抹惊讶:“数日前曾有耳闻,江东孙策战死广陵,不想竟是如此少年校尉所为?”

  见国渊漏了底,莫小白只能谦虚道:“设伏击杀,侥幸而已。”

  “能伏杀孙策,怕也没那么容易,有此本事,足以令人钦佩。”田豫点头感叹,眼底隐隐有些好奇。

  在他看来,莫小白实在太年轻了。

  随着三人把这场‘会议’继续下去,很快就对叛变一事达成初步共识。只是在叛变的时机,和如何相助司空这两件事上,田豫和国渊都没有太好的主意。

  毕竟事出突然,二人恐怕也没想到今天会坐下说这事。

  望着国渊二人继续讨论各种可能,莫小白的眼珠子也跟着打转,很快又有了主意。

  只是拿出这主意之前,他还得确认另一件事:“在下初来魏郡,有件事想向国让兄求证,近日魏郡是否发生过某些变故?比如贪赃被抓之类?”

  贪赃被抓?

  听到莫小白这么问,国渊还没听明白,田豫的表情却变得十分古怪:“审配星夜羁押许攸堂兄之事,豫也是昨日才有耳闻。此事可谓古怪蹊跷,听闻审正南当场抓住许家私卖军粮,证据确凿、人赃并获,就像有人提前给他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