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醒了(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六章 醒了(第二更)

  可救老师的良药?

  国渊听到这话猛的驻足,转过身双眸死死紧盯着莫小白:“男爵真有此良药?”

  莫小白摆了摆手里的九香丸,随即点头:“空口无凭,不如先带我去见康成公。”

  “男爵这边请。”

  国渊这次开口,完全不似刚才带路时那么随意了,右手虚引慎重一礼。

  自从在青州见到袁谭派来的使者,他就极力反对老师远行。但他一人之力,根本劝阻不了从官渡赶来的使者。

  一路西行,国渊深知自己如果去了邺城,很可能会遭到袁绍软禁,但他依旧选择与老师同行。沿途悉心照顾,就怕出一点意外。

  然而世事无常,你越担心什么,它就越可能发生。没等郑玄踏入魏郡,老头就已经扛不住了,等进入魏郡后,病情更是迅速恶化,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当国渊带着莫小白来到郑玄暂居的房间,看着床上面色蜡黄、昏睡不醒的老头,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一代汉家名儒,居然会有如此境遇。

  早年遭受党锢之祸,晚年还要被袁曹折腾。

  汉末康成公的一生,真的可以用命运多舛来概括。

  “恩师已经两日未进米粥,不怕男爵笑话,眼见老师时日无多,我才深知自己无能。才德在此时又有何用,到头来还不是连恩师都救不了。”

  国渊是真的难受,他从师郑玄的时候年纪很小,郑玄在他的心中是亦师亦父的地位,而郑玄也最喜欢这个关门弟子。否则曹操手下那么多郑玄弟子,像郗虑、崔琰、王经、任嘏这一大群人,能挑的不要太多,但曹操只选了一个国渊去青州。

  因为曹操听说过国渊和郑玄的感情,国渊去幽州出游顺便躲避中原兵祸,都是郑玄亲自送出门的,可见二人感情之深。

  “不急,我既然来了,只要康成公还有一口气在,就能给他增添一月阳寿。”莫小白缓缓点头,来到床边取出了一粒九香丸。

  因为不知道这玩意能不能碾碎了吃,为了确保万一,莫小白只能强行摁着郑玄的腮帮,将小药丸塞入郑玄口中。

  若是换了平时,有人敢这么对郑玄,国渊肯定要上去干架了,但他现在却顾不了那么多,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恩师,就盼着莫小白的妙药能马上起效。

  可盯着看了好几眼,却没发现任何变化,国渊不禁失望:“男爵此药,怕是也”

  “怕是什么,药才刚含到嘴里,给我拿碗水来,要温水。”莫小白瞥了眼这个失了方寸的家伙,摆手吩咐道。

  “是,是,我这就取水。”国渊闻言也没脾气,立刻就倒水端了过来。

  “我来摁住康成公,你慢慢的把水倒进他嘴里。”莫小白其实想说有根吸管就好办多了,但这种想法显然不可能,只能让国渊自己注意。

  别药没吞下去,人先给呛死了。

  国渊自然不可能蠢到那地步,小心翼翼的端着茶碗,一点点将茶水送入郑玄嘴里。弥留之际的郑玄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反应,喉咙处咽了两下,小药丸顺着茶水直接吞下去了。

  “好了,好了,现在咱们等一会吧。”

  莫小白不是医生,也不会看病,能做的就是这么多,当下摆手示意国渊先坐着等会:“我的灵药虽能暂缓康成公病情,但却无法根治,若没有名医为康成公调养,怕是醒了也很难再撑过一个月。”

  听莫小白这么说,国渊也很愁闷:“如今兵荒马乱,我要上哪去寻访名医?便是曹公帐下,医者大多也无甚出奇。”

  “名医嘛,其实不是没有。”

  “男爵知道何处能寻访到名医?”

  “实不相瞒,在下其实有一块自己的领地,养着千八百人。领地虽然不大,但却有一位医术高超的医者在我领地居住,我手里的灵药就是她给的。”

  灵药?

  国渊听莫小白这么说,顿时醒悟。

  如果男爵手里的灵药真能救醒恩师,那配置灵药的医者肯定医术绝伦。

  这样的名医为恩师亲自诊断调理,说不得恩师的病情会有转机。

  “若真如此,请男爵务必允我带恩师前往贵领地拜访那位名医。”别说国渊现在没得选择,就是他有信心能找到名医,又怎么比得上近在眼前的莫小白?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郑玄的病情能稍微好转一些。

  “子尼兄放心,我也希望康成公长命百岁。”莫小白心底满是按捺不住的兴奋,脸上却故意摆出一副淡然。

  这个任务对他而言,实在是太简单!

  而且,一旦完成那奖励简直赚翻。

  这可是活着的郑玄呐!

  别的不说,这位康成公至少是S级的历史名士,而且很可能是S级别中的顶级。

  在前世,郑玄并没在位面玩家领地中现身,很可能就是这次任务没人完成,导致这位汉末隐士,彻彻底底的隐没于位面。

  哪怕文庙降临,也没见那位大领主成功召唤出郑玄。

  就在莫小白习惯性想入非非之时,床榻上病怏怏的老头,突然动了一下手指,随后眼皮也跟着跳了一下。

  仅仅是一丁点细微变化,国渊就兴奋站了起来。

  随着国渊起身,床上的郑玄艰难的睁开了眼睑。

  好几天没睁眼的老头,终于醒了!

  “恩师,恩师您醒了?”

  刚刚站起来的国渊看到自己老师睁眼,马上又扑了下去,跪倒在塌边:“恩师您可把子尼给吓着了,我以为,以为”

  “以为老夫已驾鹤西去?”

  刚刚转醒的郑玄眯着眼睛望着身侧弟子,勉强轻笑了一声:“或许是老夫时辰未到,阎王他不愿收我。我昏睡了许久吧,此地是何处啊?”

  “恩师,我等如今是在元城。”

  “元城,唔,那离邺城怕是不远了,扶我起来吧,拿些稀粥来,吃了便继续上路。”刚刚转醒的郑玄低声说着,脸上也闪过一抹无奈。

  既然已经来了,总得把这段路走完才行。

  “去邺城的事不急,我去给老师端些吃食。”

  国渊听到‘邺城’二字时,脸上很明显的露出了一抹厌恶,但他却没直接对郑玄说,而是点头起身退开。

  莫小白见此也不着急去和郑玄说话,先让老头自己歇着,与国渊一同走出房间,来到屋外时才笑道:“子尼兄方才似乎有些失态了?”

  “渊不该失态吗?恩师遭此劫难,全赖袁本初出的好主意,此番我决计不允恩师再去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