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教科书式的战例

第一百一十二章 教科书式的战例

  孙权并不知道,陈登又给他开了一次玩笑。

  而这次玩笑,将创造出一次以寡敌众的经典教科书式战例。

  城头上,陈登两条胳膊就跟注了铅一样,低垂搭在腿间。

  连续击鼓一个多小时,他早已没了力气,靠坐在城门楼旁,目光凝视着不时会跳上城墙的江东精锐:

  “都安排妥当了?”

  “回禀太守,一切均已就绪,只等太守下令伏兵出击。”

  “呵呵~孙郎啊孙郎,你果然难以取舍吗?”挤出最后一点力气,陈登笑的非常璀璨,此刻孙权居然执意继续攻城,他陈登已经胜了大半。

  “江东兵马进退无度,以为有长江之险,便无人能奈何他们?此乃取死之道,给我传令,伏兵尽情向江边掩杀,我要孙策此生不敢染指江陵!”

  “喏!”

  麾下副将抱拳领命,立刻就指挥传令官下达下一步军令。

  “太守有令,伏兵直袭江岸!”

  当军令在众多玩家耳边回荡,数千名早就等不及的玩家立刻蜂拥而出。

  一晚上不睡觉,等的就是这一刻了!

  “杀!”

  “跟着大神杀孙郎。”

  “孙仲谋,白日大神在此,你死期已至!”

  玩家冲锋,根本别想他们有什么章法,反正就是一通两千米的长跑,大喊大叫朝着江岸发起进攻。这也多亏玩家升级后,或多或少都提升了一些领主属性,否则很多人可能连五里路都跑不下来。

  五里,和十几里,这两个数字差距还是蛮大的。

  孙权满以为曹军援兵还在十里开外,谁想才过了没一会,曹军援兵都快抵达城下了。

  “不好!”

  孙权终于意识到不妙,他派出去攻城的兵卒没能攻克城门,此刻正是进退两难的时候。等曹军援兵过来一包夹,他派上去的七八千丹阳精锐,很可能覆没在广陵。

  “撤!”

  “鸣金收兵,都给我撤!”

  来不及多想,孙权直接下达了撤退军令。

  命令刚下达,孙权就恨恨的瞪眼望向广陵城:“好一个陈元龙,竟然用计诓我!”

  原本孙权以为哪怕攻不下,也会有撤退时间,可现在仓皇下令,很多人还不明白什么事呢,就跟着撤退兵卒一起往回赶。

  等他们从城墙边退下来,才看到曹军援兵距离自己已经不到一里的距离。

  这还了得?

  赶紧跑路!

  穷山恶水出刁民,丹阳兵虽然以彪悍闻名,以至于曹操都曾慕名前来招兵,但这群人通常也是最难管束的。

  一看形势不对,马上调头就走。

  什么统属、什么按秩序撤退。

  都滚他娘的蛋吧!

  初次掌兵的孙权,在一个错误的时刻,用错了一群兵卒,最后还下达了一个错误的命令。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当他逃回江岸中军楼船,即便孙策就在眼前,也难以逆转形势突变的败局。

  孙策一句废话也没说,直接下令楼船返回:“今日暂退江南,来日再战广陵。”

  站在楼船上的孙策,可以说是亲眼看着江东兵马从形势大好,瞬间变成兵败山倒。

  是孙权指挥不当的责任吗?

  孙策也不知道答案。

  但此刻军心动荡,江东兵马已经不宜死战广陵。

  撤退,是必然的选择。

  好在他还有主力兵马未动,折损肯定有,但谈不上伤筋痛骨。

  十余艘大楼船伴着随着艨艟、斗舰开始南撤。因为撤退的很仓促,岸边依旧有大量的玩家和丹阳兵马滞留。

  一部分丹阳兵壮着胆子直接跳江,引得不少玩家效仿。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玩家死后可以选择回楼船复活,丹阳兵死了却只能尸沉江底。

  ………

  长江南岸,丹徒县以北。

  和江北的那个山寨‘白日做梦’相比,莫小白其实低调的多。

  早在一天前,他就已经通过校事和陈登取得了联系。但陈登没让他领兵进入广陵,反而给了莫小白另外一条指令。

  偷渡过江,奇袭南岸的江东辎重营寨。

  理由给的很充分,此刻广陵即便再多三千人,面对孙家数万兵马依旧处于劣势,改变不了根本局面。若能逼退孙权,再焚其粮草,以目前江东形势而言,几乎很难再组织出一次两三万人的大规模战役。

  知道了陈登的计策,莫小白自然不会反驳。

  如果能够轻松搞定广陵战场,对他而言同样有很多好处。说不定回去的速度再快点,能赶上曹袁最终决战。

  带着李绩、李广绕路渡江,途中除了一只小舟意外翻船,淹死二十名兵卒,其他人都安全上岸。

  江东兵马此刻几乎尽数北渡广陵,莫小白都不用挥剑鼓舞士气,光靠李广领头冲杀,就把整个辎重营寨握入自己掌心。

  而此刻,长江南岸才逐渐有楼船破浪归来。

  “主公,何时点火?”

  攻破只有区区四百兵卒守卫的辎重营,李广一点兴奋劲都提不起来,现在他就想一把火烧了营寨,然后引诱一些刚下船的江东将士回救。

  “不急,总要给孙郎一点希望嘛。”

  莫小白呵呵笑着,手里拿着他的须弥袋,此刻营内辎重早被莫小白搬空,就是烧也只能烧些木头架了。

  “兵马都埋伏好了吧?”

  “回禀主公,只等江东退兵入瓮。”

  “唔,这就好。”莫小白摸着下巴眺望北面,眼底亮彩闪烁:“若是待会孙策亲至,飞将可有把握将其击杀。”

  “若那孙策真有小霸王之勇,末将定为主公献上其人头。”

  莫小白不置可否的挑眉,点头道:“去准备吧,懋功随我烧了这破营寨。”

  一分钟后,整个辎重营四面起火。

  火光透亮,刚靠岸江边的楼船将士,全都看的一清二楚。

  “大哥,那边是我军囤粮营地!”正要走下楼船的孙权脚步一顿,整张脸都变得煞白。

  打了败仗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人端了后路!

  粮草一旦烧光,这仗就真的没法打了。

  “你且留下,我先领兵回援。”

  孙策此刻也不淡定了,那些粮草都是他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绝不能让人一把火烧了。

  好在火势不大,很可能来犯兵马不多,粮草辎重还有救。

  “大哥,还是我”

  “别争了,你好生整顿退兵,来日我还要再战广陵。”

  孙策右手一摆,立刻率亲卫离开。来不及点齐兵马,只带着不足三百人,火急火燎的往辎重营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