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定计

  和李广一同回到荒山,正好赶上将士用餐。

  来到王忠、陈矫、李绩等人围坐的篝火边,莫小白刚坐下,王忠就率先问道:“男爵此去探查,可是发现了昌豨贼兵踪迹?”

  “不错,昌豨虽被司空委任东海太守,但依旧是那副贼寇性子,手里聚起一二万人,就忍不住派兵往各县抢掠。”莫小白点头如实禀告,只是说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特么说错话了。

  莫小白话音落地,王忠整张脸都变了神色:“一二万人?贼兵声势如此浩大?”

  真不是一般的怕死!

  莫小白无奈吐槽,我还没说他们那的玩家数量呢。要是让你知道,哪怕是最不被玩家看好的彭城战场,昌豨身边都有七八千玩家,你估计马上就会调头回官渡了吧。

  “一二万只是贼兵拖家带口的总数,算不得什么的。”

  莫小白摇了摇头,捡起一根断枝在边上比划着:“中郎将请看,昌豨从南海反叛,聚众两万余后,领着大股贼寇来了彭城。但以他的贪婪性子,岂能放过南海诸县?定然会留下三千左右贼兵抢掠南海。”

  “从他来到彭城到现在,与臧霸交手约莫也有二十来天。虽然一直不曾全力攻城,但每日的试探进攻就不会死人了?伤亡至少得有一两千。”

  “现在他重兵围着彭城,就等臧霸投降,但料想兵力不会超过一万。至于剩下的贼兵,就如我方才所见,早就各自分散至彭城八县烧杀抢夺去了,一时半刻召集不了这些贼兵。如此昌豨看似人多势众,其实算不上一块难啃的骨头。”

  不算难啃的骨头?

  那还有一万人呐!

  就自己这点兵马,可不够和昌豨拼的。

  王忠虽然认真听了莫小白的分析,但他还是坚定摇头:“可再派哨探,若有机会入彭城,我们便领兵前去,若无甚可能,那就,就回官渡向司空复命领罚。”

  宁愿回去找曹操认罚,也不想和昌豨打。

  莫小白来时就想过王忠会很怂,但没想到他能怂到这地步。

  摊上这样的上司,莫小白真有一刀砍死王忠的冲动。

  曹操为啥把后营交给你这样的脓包!

  莫小白很无语,但若这话让远在官渡的曹操知晓,估计曹操也会无奈摊手。

  我有什么办法,我麾下大将都有各自防线要驻守,只剩这么个货色可用。

  莫小白其实也知道这点,所以深吸了口气,暗道自己犯不着和脓包生气后,隐晦的朝陈矫使了个眼色。

  陈矫可是能和陈登结交的高智商人才,哪能不明白莫小白的意思。况且陈矫就指望眼前兵马相助陈登守城,不论如何也不会让王忠回去的。

  所以在对莫小白隐晦点头后,陈矫立刻劝道:“中郎将莫说丧气话,昌豨此人狡诈反复,看谁占得上风,便如墙头草一般靠向哪边。如今手握重兵却不思攻克彭城,反而大肆劫掠乡里,可见他领兵毫无章法、完全不知兵事,此类贼匪就算聚众再多也难成气候,一击便可击破。”

  “中郎将切莫忘了来时司空之言,彭城一战事关徐州存亡,徐州不存,则许都危矣。若因中郎将一时心怯,导致许都东侧门户大开,司空会如何处置你我,中郎将自己斟酌。”

  陈矫的一番劝说,有诱惑也有威逼。

  对王忠这种想升官发财又惜命怕死的人来说,正好是最佳的劝词。

  王忠知道司空一向无情,梦里都能杀人,真要惹得曹操大怒,他就算回去,估摸着也是个死。

  苦着脸想了好一会,才哭丧道:“非我胆怯,实是兵力悬殊,如何迎敌?”

  见王忠终究没再说‘走’字,莫小白开口道:“我有一法,可迫降昌豨。”

  “男爵有计?”

  “自然。”

  莫小白了然点头,如果他没点把握,怎么可能离开官渡主战场跑来徐州。

  既然来了,就是来赚功勋的!

  “我等只需查明昌豨大营,以雷霆之势出击直袭中帐,无需击杀多少贼寇,只要杀至昌豨面前诈称曹军主力已至,以昌豨反复的性子,他肯定会当场投降。”

  “啊?就这般?”

  “就是这么简单。”

  莫小白没打算想些乱七八糟的主意,一个能反复投降叛变,叛变再降的山贼,其实怕死程度不比王忠好到哪去。

  昌豨没有与曹操大战的念头,他只喜欢在后头捡漏。

  “当然,此计看似简单,过程却不容易。我们这些兵马万万不能提前暴露,一旦暴露被昌豨知道,此獠定会有恃无恐同时暗加提防。”

  莫小白补充了一句之后,扭头看向李绩:“若由懋功统帅兵马前行,能否做到悄无声息赶至昌豨营外?”

  “此事不难。”

  李绩自信颔首,他打伏击偷袭不是一次两次,这是他最喜欢的作战方式。

  得到李绩的回答,莫小白继续问李广:“由飞将探明贼营,需几日功夫?”

  “两日内,便能禀明贼营敌情。”

  李广同样自傲回应,他发起疯来敢在北击大漠时亲自冒险探营,眼前这点阵仗,真不被他放在眼里。

  手下两位大将先后承诺,莫小白才幽幽望向王忠:“敢问中郎将,可一战否?”

  开玩笑,这可是李绩+李广的组合!

  两人一谋一勇,别说对付昌豨,就是去广陵对付孙策依旧能占赢面,莫小白真不信一个山贼小头目,能挡得住自己的步伐。

  王忠见莫小白和他身旁二将自信满满,一路上他也见识过李绩、李广统兵时的老练,不用看也知道是难得的大将。

  这样的将才亲口许诺,可信度是很高的。

  “某可将兵马暂交于你,但请男爵千万慎重。”王忠此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自己没本事自然得依靠莫小白了。

  “还请中郎将放心,待大军回营,想必便是中郎将封侯之时。”莫小白知道自己这样夺人兵权有些不地道,索性给王忠透露一些‘未来信息’,这货在曹营早就混够了资历,若真有一两个拿得出手的战功,提前封侯是很有可能的。

  听到莫小白这话,原本还有些郁闷的王忠立刻喜上眉梢:“不可妄言,不可妄言,我等无非是为司空效力,岂敢贪图侯爵高位?”

  不敢?

  呵呵!

  你特么笑的嘴都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