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一百零四章 打酱油的官渡枢纽(第三更)

第一百零四章 打酱油的官渡枢纽(第三更)

  王忠。

  曹魏阵营里不得不提,却又属于路人甲的都亭侯。

  一生戎马没什么军事建树,除去出道时抢了娄圭刚招募的一千农夫,直接投奔曹操以外,之后一直败多胜少。

  这样一个败军之将之所以能混到侯爵,全赖站队眼光好。

  曹操在发家初期只是个空有一小块地盘的穷光蛋,王忠投奔过去直接就被曹操许以中郎将高位。之后曹操逐渐称雄大汉,王忠跟着夏侯惇等人力劝曹操称公。等到了曹丕时期,他又和曹仁一块劝曹丕称帝。

  所谓从龙功臣,说的就是王忠这种。

  不过曹家两代人都清楚王忠的能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给他布置什么任务。就如此刻官渡大战,曹操麾下大将均有要职,唯独王忠身居中郎将高位,却被安排在后营管着一群预备役。

  人数不少,足足两千多人,可这群人没有一个是当兵超过一年的,说是一群刚拿起武器的农夫也不为过。

  穿戴整齐,牵着战马领着李绩、李广二人进入后营面见王忠。

  看着面前比自己强壮不了多少的身影,莫小白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前世在众多玩家心目中,决定官渡之战胜负枢纽的将领,居然是这么一个货色。

  就这副卖相,不用看他的属性,莫小白也能估摸出武力没超过60。

  至于统帅,呵呵,曹孟德或许喜欢擅杀人才,但很少埋没人才。

  “唯一算得上特色,就是那一对凶蛮的眼珠了吧,可惜眼神杀对付的了难民,吓唬不了我啊。”

  心底嘀咕了一句,莫小白双手抱拳:“卑职参见中郎将!”

  “男爵多礼了,你我皆为司空效命,不必如此分生。”

  王忠身材一般、长相蛮狠,说起话来倒是难得的温和,从主将位上起身,走靠笑道:“不知男爵此来何为?”

  “愿在中郎将麾下效力!”虽然很不确定这货究竟靠不靠谱,但莫小白思虑一息后,还是打算按照自己早就想好的计划继续下去。

  “哦?”

  王忠听到这话,脸色立刻古怪起来。

  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很清楚的,所以哪怕不得重用,他也从不抱怨,反正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

  但此刻官渡正是用人之际,面前年纪轻轻的大汉男爵,又有军中校尉官职傍身,不去找那些精兵强将,反倒跑来后营找自己,王忠顿时觉得不可思议。

  就自己这本事,还有人来他这效力?

  王忠想不通,当即试探问道:“司空帐下良将何其多,且不说妙才、元让,便是公明、文远此刻也身居要职,男爵若去寻他们,岂不是更有用武之地?”

  废话!

  我当然知道夏侯兄弟、张辽、徐晃他们比你有前途。

  可特么谁让这群人已经被绑死在官渡战场了呢,此刻又没到决战的时候,我想赚功勋不找你还能找谁。

  心底吐槽了两句,莫小白低咳一声解释道:“将军可知,前任东海太守昌豨又反,已经率军威逼彭城?”

  “那又如何?琅邪彭城不是有臧霸在?”王忠虽然水平很菜,但消息并不闭塞,琅邪一地那可是昔日泰山贼首臧宣高的地盘。

  区区昌豨,当年臧霸手下而已,收拾个小弟还不简单?

  “自从泰山一众归附司空,臧霸等人早已肢解,孙观、伊礼等人均被调离,臧霸虽有琅邪相的高位,可他手中兵权却大不如前。”

  将自己知道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些,莫小白终于说出自己前来后营的真正原因:“而且卑职来时听闻陈登派来的使者已经到了司空大帐,想来是要求援。”

  徐州陈登来求援?

  王忠先是一愣,随后嗤笑起来。

  官渡大战四处狼烟,徐州战场再如何糜烂,司空这哪还有闲置的兵马派出去?

  王忠先是这么一想,但紧接着他就察觉出不对劲了。

  闲置的兵马?

  嘶~

  还真有!

  自己这后营,不就有好几千兵卒!

  王忠一想到这,两颗眼珠终于严肃起来,直视莫小白开口:“男爵所言可是属实?徐州当真派人求援了?”

  “自然是真的,不信中朗将可去中军一看究竟,不过此刻正值白天,此时去怕有些危险,入夜去比较妥当。”莫小白说的是实话,这不是他上辈子的记忆,而是之前推着粮车交任务时,听路过玩家说的。

  陈矫带着陈登的求援信函来找曹操,就是盼着曹操发兵去徐州战场。而在上辈子的副本进程中,王忠之所以被玩家摆在官渡枢纽的位置,就是因为他原本有机会驰援徐州。

  虽然他去徐州未必会有多大作用,但怎么说也是两千余兵马摆在那。只要王忠去了,昌豨不可能立马拿下彭城。

  但若王忠不去,昌豨会率领贼兵和袁绍阵营玩家攻破彭城,然后去广陵与孙策夹击陈登。等陈登战败,孙策马上就能挥师西进。

  这么一来,原本都快将刘备打哭了的曹仁,只能放弃踩死刘备的最佳时机,被迫撤守许都。

  曹仁一撤退,缓过劲的刘备和孙策一汇合,副本版孙刘联军把许都围的水泄不通,曹仁孤掌难鸣被打的鼻青脸肿。

  前世的官渡副本,就是这么走偏的。

  哪怕曹操和袁绍之间的对线拼杀并没崩盘,但那时下路全崩,曹操已经无力回天。

  回忆着前世自己知道的副本进程,莫小白也在等待王忠回应。可等了半天,王忠都没说话,只是摆出一副纠结、便秘的样子。

  “中郎将可有顾虑?”

  “不瞒男爵,某在司空帐下虽已历时多年,却从未独自领兵,怕是司空也不会考虑让某去彭城。”

  王忠虽然这么解释,但莫小白一听就听出来了。

  特么这货是怕死!

  一个饿极了敢吃人肉的混球,居然惜命怕死到了如此地步!

  “昌豨,山贼耳。中郎将难道不想取这军功?中郎将此去只需将兵马一个不少的带至彭城,有臧宣高在,根本不需亲上战场。届时平定战乱,领兵驰援的是您,臧霸只是守城有功罢了,中郎将您以为如何?”

  莫小白嘴上劝着王忠,心底却是不屑吐槽。

  你丫前世就是躲着不想去,一直留在这等最后决战。到了决战也是躲着打,以为避开主战场,去扫荡那些袁绍设立的土山箭楼会轻松些,结果死的最快。

  本爵爷可是在救你小命,居然还拖拖拉拉。

  活该一辈子都是战五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