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九十三章 收流民(第二更)

第九十三章 收流民(第二更)

  将一部分药材和九香稻留给李绩,莫小白知道山氏能治好也就不再过问。

  吃过午饭,带着老妈、李广一同出门,莫小白三人直奔平皋县衙。

  男爵身份开道,莫小白很快就见到了现任平皋令。一个留着山羊须、蜡黄脸,姓王名晖的中年人。

  “本爵偶然路过贵县,今日特来叨扰,还望平皋令莫怪。”

  一间客室内,莫小白和平皋令王晖分坐左右,身旁都有人作陪,平皋令身边是县尉刘坍,莫小白身侧则是莫母和李广。

  “男爵此言差矣,老夫虽年迈,不如男爵年少,亦有一见如故之感。既然男爵来了平皋,岂有错失相见之理?”

  王晖眯着小眼睛,眼眸中透着几丝精明。

  单是莫小白男爵的身份,他虽然会接待,但不会这么熟络。但莫小白急匆匆的冒昧拜访,他心底已经断定莫小白有事寻他。

  不管莫小白所求何事,但凡是这平皋县内的一应事物,都撇不开他这位县令。

  现在客套,待会就好‘说话’了。

  王晖打着小算盘,莫小白也开始自己的表演,摇头道:“说来惭愧,我这男爵之身,无非是祖上庇荫,当不得什么。”

  莫小白敢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在位面世界,玩家只要不去谎报爵位,没有哪个NPC会去细究爵位是怎么来的。

  NPC只会知道,莫小白的确有爵位头衔。就如此刻王晖,闻言立刻笑道:“勋爵傍身,何来惭愧一词?过谦了过谦了。”

  “平皋令此言差矣,我等勋贵晚辈虽享爵品荣耀,但也有报效天子之愿,奈何我文不成、武不就,想为天子效力只能另辟他法。”

  “愿闻其详。”

  “近日中原战乱、烽火四起,又闻并州军肆虐我大汉故都,三辅之地流离失所者甚多。我虽不才,但也有两三庄园,养活百余口人不在话下。一人之力虽小,但能多救下一位,大汉便能多保住一位百姓,平皋令以为然否?”

  虽然河内的地理位置和南边不同,但莫小白用的借口却没什么变化,无非是把刘备、刘辟换成并州高干。

  现在曹孟德倒了大霉,除去许都周围还算安全,别的地方不是前线战区,就是被流民搞的焦头烂额,同样的说辞放哪边都能说得通。

  “哦?男爵愿接收流民?”王晖一直在等莫小白说‘正事’,现在正事来了,他很有一种喜出望外的错觉。

  河内的流民问题严不严重?

  可以说非常严重!

  像张汪这种祖籍就在河内的还好,路上手下、金银丢失干净,回老家至少有个老宅住着。可那些真正逃难的流民可就没这待遇了,王晖身为平皋令,很清楚河内郡现在的状况。

  连最靠黄河的平皋县,都有许多难民滞留。不是他强硬将流民全都驱赶到了城北的破败土庙,这会平皋县城内城外都是躲避兵祸的难民。

  怎么处理这群人,他一直都头疼的很。

  现在突然冒出一个愿意接收流民的男爵,对他而言不亚于久旱逢甘霖。

  “不知男爵愿收留多少流民?”

  “百二十之数。”

  “当真?”

  “此乃报效天子的大事,岂敢胡言?”

  莫小白严肃反问了一句,停顿半息后才继续道:“只是我若接受流民,不会收那些青壮男子,他们有手有脚,无论做点什么都该活得下去。我只收10岁以上,四十以下的女子,日后去了我的庄子,多少能学点采桑织布的手艺。”

  “只收女子?”王晖闻言不禁蹙眉,脸色也跟着迟疑起来:“流民老弱参差,男爵只挑女子,怕是有些不妥吧。”

  话刚说完就开始不断摇头,右手也在一个劲的摩擦左手小指。

  这什么意思?

  莫小白一看这老货动作,就知道他根本不是因为自己的要求而迟疑,而是拐弯抹角向玩家讨要好处。

  这一点,也在莫小白的预料之内。

  这群人连曹操的命令都阳奉阴违,指望他们免费帮忙,那只能在梦里想了。

  不动声色的在案桌上垒起三枚金灿灿的金币,莫小白瞧了眼王晖的表情,见他脸色已经明显松动,当即再次放上三枚金币。

  也是这一瞬间,王晖板着脸的模样已经绷不住了,小眼珠怎么瞧都冒着精光。

  六枚金币看上去不多,但换算成铜币,那可是足足六万。

  若没合适的机缘,寻常县令一年也捞不着这么多的额外资财。

  将这家伙的丑态收入眼底,莫小白抖了抖袖口:“本爵深知此事有些唐突,但望平皋令能施以援手。”

  “好说,好说,男爵有拳拳之心,本县令岂能不成人之美?”

  王晖呵呵一笑,很快就变幻了表情,同时望向自己身旁的刘坍:“此事由你亲自去办,务必要让男爵满意。”

  “喏!”

  能让王晖带着在这作陪,县尉刘坍绝对是王晖心腹,抱拳朗声答应后,同样看向莫小白:“男爵何时去挑人?某可一道同去。”

  “不急,等明日准备妥当了,我会再来。”

  莫小白摆了摆手,随后便起身告辞。王晖也不留客,他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对面那张案桌上。

  从县令府衙出来,莫小白就听到母亲恨恨开口:“这些个贪官污吏,只知道吃拿卡要,要我说就不该给他。”

  “不给他?您儿子我上哪弄人口?”

  莫母不岔道:“他不是说在土庙?我们可以自己去招,六枚金子能买很多粮食,招不少难民了。”

  “老妈您不知道有个词叫‘聚众谋逆’?在华夏超过30人的集体活动就要报备了,您以为大汉朝就可以随便收人啊。”

  “他敢,他敢诬陷你,咱们刚好让李广将军为民除害。”

  莫母说完立刻看向一旁的李广,李广右手微微一动,沉声道:“此等贪吏,死不足惜。”

  “是,他是该杀,可杀完了怎么办?你主公我肯定会被曹操通缉。到时你们就跟着我在副本里亡命天涯一个月,然后灰溜溜的回大梦村?”莫小白摇了摇头,官吏索贿是智脑设定的王朝特色,这点暂时来说是没法改的。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没必要节外生枝,现在对咱们而言,女性领民是最重要的,六枚金币,权当喂狗了吧。”

  莫小白看的很开,因为在他眼里,解决领地男女不平衡的大事,远比金币重要。

  但莫母还是想不通,却又辩不过儿子,白眼道:“我看啊,你现在就是大手大脚习惯了,哪天给你找个精明持家的女朋友,让她看住你的钱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