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二十六章 灭匪记之营啸

第二十六章 灭匪记之营啸

  “和自己比起来,那两人的待遇可好多了。一次出击最多面对一家山匪势力,哪像这飞熊山,晃晃悠悠到处都是人头。”

  “对了,智脑为了给我制造麻烦,把这么多山匪集中起来,岂不是说周边的一些领地,很可能见不着山匪的面?”

  想到这个可能,莫小白顿时哭笑不得。自己完全是在替人挡枪啊,还是默默无闻的那种。

  然而很快的,莫小白就顾不得去想这些问题了。因为就在此刻,飞熊山寨口位置突然传开一阵喧嚣。

  “大人,有动静了。”

  马老六一直跟在莫小白身边,看到寨口处的匪寇们领着一个断了手的人往寨内疾走,他立刻警醒起来。

  “走,跟上去看看。”

  莫小白低声说道,跟上了这群匪寇的步伐。

  一群人闹哄哄的赶往寨内议事厅,当厅内的几个首领闻声皱眉出来后,其中一人脸色突然骤变:

  “张麻头,你这是怎么了?”

  “首领,我总算见着您了,咱猴儿山被人偷袭,山寨石碑都被敲碎了。”断了一臂的家伙一见自家首领,三两步跑过去跪地哭诉:“全都死了,没死的也跑完了,我被人踢下山,才捡回一条命。”

  “你说什么?”

  猴儿山首领闻言,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这会更是一阵青一阵白,只觉得眼前天昏地暗,一片晕眩袭来。

  领地是领主的根基,匪寨同样是匪寇的老巢。老巢都被人端了,当首领的还能站得住脚?

  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猴儿山首领咬牙切齿的吼出了四个字:

  “是谁干的?”

  “是,是虎头寨,对,就是虎头寨,他们领头就是这么说的。”

  断臂山匪一开口,站在他面前的众多首领一瞬间全都看向虎爷。而原本还在旁边看戏的虎爷,这会也是满脸错愕。

  下一刻,虎爷感觉到了不对劲,立马吼道:“不可能,老子的人都带这来了,你们眼瞎不成?”

  虎爷所说很合理,猴儿山首领一时间不知真假,只能再次追问自己的手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张麻头你给我说实话。”

  “我说的是真的,他们就十几号人,可一个个全是杀才。领头那人最凶,对,对了,那人额头上有青斑,下巴还有颗大痣,我看的清清楚楚。”

  张麻头绞尽脑汁总算想起了一点有用的信息,当他说完这些,虎爷整张脸都气绿了。

  额头青斑,下巴长痣,这说的不是他虎头寨里那个胆小的牛娃子?

  虎爷脸色变幻,其余几位首领都看在眼底,猴儿山首领更是直接怒视直瞪:“张麻头说的,是不是你的人?”

  “不是!”虎爷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现在绝不能承认。

  “还要狡辩,你,你,我现在先杀了你,替我满寨老幼报仇!”猴儿山首领已是气急攻心,见虎爷明显抵赖,一把抽出了腰间宽刀。

  只是没等他再有动作,旁边几人已经抢先把他拉住,飞熊山首领更是开口劝解:“切莫动手,切莫动手,事情不知真伪,不可意气用事。”

  “还分什么真伪,明明就是他趁我不在寨中,才想出偷袭之策,居然还想撇清关系,我绝不答应。”

  “你光听一面之词,怎么就能确定是虎爷所做?”飞熊山首领皱了皱眉,当下道:“别忘了我们还有大事,误了大事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这样,我先派几个机灵的去打听消息,待明日踏平那大梦村,再来处理你们之间的事情,如何?”

  “到时确切消息传回,若真是虎爷抽冷刀,我们几个一起为你主持公道。”

  “本该如此,你们二位先别动手。”

  “虎爷既然来了,想必也不会陷自己于死境,这事或许有些误会。”

  其余几位首领先后开口,猴儿山首领虽然气极,但却寡不敌众,只能咬牙把怒气咽了回去。

  “我就等上一夜,看你明天怎么交代!”

  留下这一句话,猴儿山首领‘哐当’收刀扶起张麻子,快步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虎爷的脸色同样很不好看,他现在忽然有些后悔,后悔不该来飞熊山掺和一脚。

  可事到如今,就算他想走也走不掉了。

  站在匪寇群中看了这么一出好戏,莫小白眼底笑意更浓。李绩那边看来十分顺利,自己可以按计划实施最后一步了。

  “老六,等过了丑时,就该我们登场了。”

  “大人您瞧好吧,煽风点火可是咱们的拿手好戏。”

  马老六嘿嘿一笑,正面刚的战斗,他连董家娘子都搞不定,可要说起三更半夜制造混乱,他自问算得上行家。

  简单的说,他马老六从小就是这么‘猥琐发育’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虽然入夜时的一场闹剧没有引发什么变动,但众多匪寇心底都起了疙瘩,彼此之间都有了极重的戒心。

  而这种戒心和不信任,正是莫小白和李绩共同谋划的结果。

  当弯月悬挂高空,就算再闹腾的山匪也打起了瞌睡,而当时间逐渐跨过子时、丑时,这会恰好是人们睡眠最深的时刻。

  寂静的飞熊山,此刻只有呼噜声此起彼伏。

  但在这些呼噜声的掩盖下,七八道轻微的脚步声正逐渐四散。其中一个白白净净的身影,不是莫小白还能是谁。

  随便扯了块布头蒙住脸,莫小白来到一群歪七倒八的虎头寨山匪中间,一眼就看到抱着自己佩剑酣睡的喽啰。

  “现在,该取回我的大宝剑了。”

  嘴角嘀咕一声,莫小白一把夺下铁剑,抽出之后就是一刀。没给对方喊救命的机会,刀刃直接划破了咽喉。

  一个,两个,三个,当莫小白一口气连续杀了五名山匪,这会旁边才有人被他的动作给惊醒。

  “你”

  “老子是来给我寨中姘头报仇的!”

  莫小白大吼了一句,再次一刀砍下,面露惊慌的山匪仓皇一躲,虽然躲过了致命一击,但右臂还是被莫小白砍下一道寸深的口子。

  侥幸死里逃生的山匪完全顾不得手臂伤势,嘶声力竭的大叫:“救命啊,来人啊,猴儿山的人打过来了。”

  这一嗓子,算是让周围炸锅了。

  原本睡的正香的山匪乍然转醒,就看见蒙面人在砍杀自己的弟兄。

  这还了得?

  抄起家伙,并肩子上!

  “来啊,虎头寨的卑鄙小人,来杀我啊!”

  莫小白劈出一刀立即退走。一边后退,一边引诱虎头寨匪寇追击。

  而在另一边,猴儿山众匪也受到了相同的待遇,同样也在一个蒙面人的引诱下跑出了自己睡觉的地盘。

  然后,两伙人就这么‘不期而遇’。

  “杀!”

  “杀了他们,为寨子里的娘们报仇。”

  “杀光这些猴儿山的,他们简直欺人太甚。”

  “杀啊!”

  近两百人毫无征兆的拼杀在一块,闹出的动静很快就把周围其余山匪也给惊动了。就在他们一脸懵逼的时候,一团团滔天火光却从寨北、寨南数个方向冒出。

  “走水拉,走水啦~”

  “别睡了,快起来,山上着火了。”

  “快,快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