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十七章 小白脸首领

第十七章 小白脸首领

  鹰嘴山。

  莫小白上辈子没来过,今生更是头一回造访。发现侧看的确形似鹰隼尖喙,难怪有此山名。

  一行近十人上山,立刻引来了一片骚动。待看清楚领头的是前不久离开的匪寨兄弟,守着寨门的山匪立刻打开寨门,招呼道:“马老六,大夫你请回来了几位?”

  几位?

  就身后那一位,都搞不定呢。

  领头走进寨子的马老六心底郁闷,但脸上还是一副马到成功的表情,高声勒道:“老子把州城最有名的董家大夫请来了,麻利的让边去。”

  “董家?莫不是建安三神医之一,董公的后人?马老六你这趟差可办的不错,首领的伤定能治好咯。”

  “马老六,哪位大夫是神医后人?”

  “快快,指给我们认认。”

  一群山匪起哄似的挤上前,望向莫小白等人,就跟看动物园里的胖哒一样。

  而这群人目光落在莫小白身上的成分占了大多数,因为在一行人里头,董家姐妹是俩女的,李绩行伍气势四散,瞎子都能分辨的出。

  唯有莫小白白白净净,一瞧就不是寻常平民。

  “瞎起什么哄,我还赶着带大夫去见首领呢。”

  马老六可没那脸去指出董家娘子,更没脸把自己被女人一脚踹翻的事说出来,左右推开挡着路的山匪,急不可耐的就要往前走。

  周围山匪也不是要故意拦人,哈哈一笑便让开了山道。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那么三四个谨慎机敏的,一路跟随左右。

  入了山寨,没一会就到了后厅。

  马老六打头走进一间卧室,很快里头就传出一声颇有中气的俊朗笑声:“既是董公后人,还不快快请来,不可怠慢。”

  “听声音,有那么点武将的味道啊。”

  站在卧室外,莫小白两眼一亮。在位面刚开启的时候,别说李绩这样的历史名士几乎隐没不出,就算寻常军中偏将,武力五六十的人物,也是不多见的。

  这寨子,有些意思呐!

  脑海中的念头一闪而过,莫小白和董家二女还有李绩,一起走进了内室。

  内室不大,但极为考究。

  一张约莫丈长的案桌,用料是有些年头的老黑檀,案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砚中还留有墨渍。

  两边壁墙各挂钢弓、精铁剑,以及立着一柄长槊。

  “现在山贼都这么土豪?一柄材料寻常的马槊至少得十金吧,看这墙上挂的,居然雕印了虎豹斑纹,用料也绝非寻常精铁,没个五六十金,想都别想拿到手。”

  莫小白前世在位面一直没怎么成功过,但他眼界却不低,几次智脑举办的大型拍卖会,他都去凑过热闹。

  马槊这种冷兵器集大成者,不是谁想要就可以有的。

  首先得有钱,其次得有身份。

  最后,你总得会使不是?

  否则花费几十金买个好看的玩具?

  自己脸面无光,外人见了也会笑话你打肿脸充胖子。

  莫小白打量了整个房间好一会,才最终将目光落在卧室床榻上。

  “唔~原来也是个小白脸。”看清楚躺在床上的首领是何模样后,莫小白不由轻笑嘀咕了一句。

  不知是真脸白,还是伤病导致,卧榻男子整张脸居然比莫小白还白嫩三分。

  年纪倒是不大,估摸着也就刚及冠的岁数。眉清目秀的容貌,和山贼这个职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莫小白在打量着面前首领,青年首领同样目光如炬的扫视莫小白四人。

  当他的目光从莫小白身上移开,落在李绩身上时,整个人浑身一震,嘴角竟然勾出了几丝惨笑:“董医师,今日来此是为救人,亦或害人?”

  这话是对着董家二女说的,他倒是没和那些手下山匪一样,把莫小白错认成大夫。

  “首领,何出此言?”

  “你等欺我眼瞎不成?我那几个不成器的手下,如何能请的了诸位?若非势必要取某性命,又何须如此大将亲自前来?”

  青年首领惨笑着开口,下一刻却露出几分决然:“马老六,取我剑来!”

  这是一言不合要决斗的意思?

  莫小白忽然觉得好笑,这家伙现在连坐都快坐不起身了,还想取剑?

  给你根木剑,你挥的动吗?

  “董小姐,看来在下方才所说不差,强人始终是强人,看他这态度,似是要将我等悉数留下呢。”带着几分戏虐开口,莫小白望向青年首领:“你不用喊了,以你的状态,我们要杀你,根本不会站在这浪费时间。”

  “白领主说的不错,我与舍妹上山,只是来看看患病之人该不该救。”莫小白说完,未来的董医仙也跟着点头,目光扫过青年领主全身,眉头微蹙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不是来杀我的?

  青年首领闻言也是惊愕,片刻后又多出了几分狐疑。

  他现在相信莫小白等人来山寨不是为了杀人,可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救治自己?

  怎么看都不像!

  就在众人都没说话的空当,持剑少女忽然好奇开口:“喂,小白脸首领,你身上伤势很奇怪呐?”

  小白脸首领?

  听到这个称呼,青年首领脸颊一阵扭曲。

  莫小白噗嗤一笑,心道刚才少女对自己应该是嘴下留情了。

  青年首领虽然很不满意‘小白脸’的称呼,但还是开口反问道:“区区战场挫伤,有何奇怪?”

  “不对,你五脏中毒,胸前刀伤最重,手臂有多处箭伤、枪伤,可你后背为何没半点伤势?”持剑少女先是摇头,随后猛地一惊,看向青年领主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可置信。

  只是面对少女的惊讶神色,青年首领却不以为意,淡淡道:“家父从没教我如何用后背迎敌。”

  装得一手好逼啊!

  莫小白听到这话,心底不由赞叹。

  既是赞叹青年的装逼技能,也是赞叹青年光洁后背。

  “君本良将,奈何为贼?”持剑少女身侧,董小姐终于又开口了,说话声音似乎有些惆怅,又夹杂一丝不解。

  “做贼有什么不好,至少在这山上,我和我一帮弟兄能养的活家小,还不用受人驱使。”青年首领低哼了一句,显然他也是有故事的。

  董小姐闻言颔首,随后又转头望向莫小白:“白领主,你能否养活鹰嘴山满寨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