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

  方小白和蝶小濛悬空在那座从天而降的封天台上空,眼睛里带着深深的震撼。此时的三叉戟神兵已经再次返回了蝶小濛的手,纤细的手指与漆黑的神兵形成鲜明的对比,透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如果所料不错,那伫立在天涯山海壁上的藏天台将我们送来这里的最终目的地就应该是这里,竟然是封天台。”方小白喃喃自语,声音竟然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

  “封天台,封天之手?”蝶小濛也轻轻自言自语,眼睛忽然扭向方小白,震撼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甚至,比刚刚那一瞬看见苍天残像的时候还要镇静万分。他清楚的记得,这个青年在第一次看见祭天台的时候就曾喃喃自语,神志不清,当时口所说的话就有“封天”两个字,更在几位禁忌强者面前施展出了威能通天的封天之手,将措手不及的几名禁忌强者全部封印在空间,虽然只是一瞬,可是方小白的修为连帝君级都不是,只能算的伤是金仙级的强者,却能在突然出手之下短暂封印住名祖君级禁忌强者。这只能说那封天之手简直就是逆天。

  然而此时两人面前的石台上却清晰的篆刻着封天台三个字。

  方小白曾经施展过的封天之手和眼前这座从天而降的封天台到底有着什么联系?

  “葬天祭天,皆因封天……封天……封天……”被眼前石台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方小白并未注意蝶小濛的话,嘴里喃喃自语,忽然转头看向蝶小濛,嘴里发出一声惊呼:“封天,难道那神秘的歌声吟唱的封天就是指的这座封天台。”

  蝶小濛的也从猜测回神,听了方小白的话而变得异常凝重,现在的两个人,无论是先前所看见的两座神秘石台,还是那篆刻着古老刻痕的天涯山海壁,甚至刚刚这座天生八卦台和奇怪出现的八道高大残像,宿命,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正在牵引着两人不断前进,正在揭示着一个震惊天地的秘辛。

  “祭天台,葬天台,再加上你我眼前这座封天台,到现在我们已经看见了三块造型一致却名字不同的石台。天地间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石台呢?”蝶小濛一阵恍惚,看向方小白,似乎是在询问。

  轻轻的摇头:“我想这天地之间再也不会有第四块这样的石台,想那神秘的吟唱歌声所说,这三块石台似乎有着神秘的联系,那歌声的含义似乎葬天台和祭天台全部是因为眼前这座封天台。”

  说到这里方小白微微停住,神色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看着面前的石台,沉默不语。

  蝶小濛冷静了片刻,轻轻蹙眉说道:”如果说祭天台是在祭奠周天,那葬天台便是将周天埋葬,那这封天台呢,难道是将天封困住了?天被封印才能埋葬,然后才能有祭奠。按照先前那神秘的歌声和三座神秘石台,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也许吧。”方小白苦笑着摇摇头:“不过我总觉得事情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三座石台代表的含义和关系也许真如你所说,可是我有一种感觉,他们所代表的含义更加让人震惊。”方小白的声音沉重带着一丝迷惑和恐惧。

  “还能代表什么?”蝶小濛不解看向身边青年,能够经历这一切完全都是因为她当时大意想要救出方小白而发生,这一切似乎都是在随着方小白旋转,至于她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无意间被牵扯其的旁观者。三座神秘石台,彼此绝对不是孤立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刚刚她所说的那些话已经是她所能想出的最合理的解释。可是方小白的神色似乎并不完全赞同,蝶小濛并不怀疑方小白的感觉,这个青年的感觉往往都是有莫名的力量在牵引着前进,再不正常,也会最终有迹可循。

  “我现在真难以相信,这座凹凸不平的石坪从远空看来竟然是一个严谨的八卦图,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啊!”方小白抛开了心那团神秘的烦躁,落在石坪边缘缓慢的向着心走去,低头看着脚下那一道道巨大而粗糙的山石裂缝,不由得一阵惊叹。

  脚下的裂缝并不多,错综复杂的交错在一起,走在石坪上才会发现这些裂缝的巨大,就连其最小的几道裂缝都足足有十几米长,两三米宽,就像是石坪上发生了剧烈的地震火灾将岩石崩碎了一般,而且整个石坪也是凹凸不平,高低相差足足有数米,一路走来还需要不断绕开这些裂缝和凸起。

  然而就是这些天生的粗陋裂缝和凹凸不平,从千米高的天空看,会形成一个繁杂玄奥的远古八卦图。如果不是两人先前身在高空见证了这一事实,恐怕绝不会想到这些粗糙不平的裂缝会组成那样神秘的让人震撼的图案。

  那从空看来精致复杂的八卦图站在其上竟然才能发现其竟然如此巨大,竟然足足有数百米方圆。

  方小白没有直接走向石坪的心,而是一转身走到了先前那“苍天”所盘坐的位置上,被青光包裹的古老字已经消失,可是在“苍天”刚刚盘坐的位置却明显和其他地方不同,这里高高隆起一块巨石,并不高,更像是一个蒲团,只不过却比普通的蒲团庞大许多,坚硬的巨石上却光华无比,好像有人长时间坐在上面摩擦所致。

  “蝶小濛?”走上光华的巨石,忽然回头对着立身在石坪边缘的蝶小濛叫道。

  听见声音的蝶小濛化作一道流光,瞬间也站在了巨石上方,巨石并不小,方圆足有十米,否则那高达十丈的人影也不可能稳稳的坐在这里。

  “什么事?”

  蝶小濛看着一脸古怪的方小白问道。娇小的身体,时尚的都市女孩打扮的蝶小濛,在这粗糙的环境,竟然有一种诱人的味道,少了一丝刁蛮清纯,多了一丝女孩的诱惑,方小白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并仔细的打量这个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女孩,不由得竟然看的呆了一下。

  “怎么了?你叫我到底有什么事?”不知为何,被方小白那直勾勾的眼神看着,蝶小濛的心竟然迅速的跳了一下,顿时骄横的说道。

  尴尬的一龇牙,方小白赶紧收回盯在对方那纤细小蛮腰的目光,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他刚刚竟然有种疯狂的想法,很想看看这迷你裙下的风光,这让方小白都觉得自己简直是有些无耻,察觉到蝶小濛那越来越冷的目光,同时心里一颤,眼前这看似娇蛮的女孩可不是普通的女孩,乃是周天少有的禁忌强者,如果自己刚刚真的失去了理智做出什么混蛋事的话,天知道这个任性的逆天人物会不会随手让自己形神俱灭。想到这里,方小白身上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被封一吹,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到底有什么事,快说,不说我走了!”察觉了方小白那忽然的颤抖,蝶小濛的眼光也流露出一丝好奇,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个家伙如此恐惧。

  “额,呵呵……”赶紧让自己静下心,方小白知道自从自己被卷入周天秘辛就已经再也没有回去见过自己的那几个娇滴滴的老婆,长时间不碰女人让他的心理和生理都有点不正常。不过眼前的蝶小濛他可是万万不能碰也不敢碰,当下只得尽量的将心那无形的**压下去,转移到先前的问题上:“你真的能确定,那道人影真的会是苍天?”

  “你说呢?”蝶小濛白了他一眼,竟然说不出的风情,就在方小白神色再次变得古怪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再次恢复了凝重,走到巨石边缘,看着面前斑驳不堪的石屏:“我的身上留有苍天的一丝印记,这一点周天之内强者都知道。刚刚那到身影我绝不会认错,他身上虽然没有一丝生命气息,可是却有着苍天的气息,而且,这并不是什么灵魂印记,而是真正的苍天才有的气息。”

  方小白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难道说,苍天曾经来到过这个地方?”他脑海忽然想起了从高空看见的八道巨大人影,如果那人真是苍天,那其他七人又是什么人,竟然能够与苍天平起平坐,这周天怎么可能还存在如此强者?

  “也许,这个问题需要你去挖掘了。”蝶小濛很古怪的看向方小白,脑也想起了当时苍天残像控制着三叉戟阻止自己前进的情形,那一刻,苍天的残像竟然没有理会自己,而是与方小白对话,之后便完全消散,似乎,苍天的残像之所以在这里出现,便是为了简单的和方小白说一句话。

  这怎么可能,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方小白无语,他自然知道蝶小濛这句话是因为苍天残像当时所说的那句话,可是现在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苍天残像的话到底代表了什么。

  什么叫自己就可以交给自己了,到底是什么意思,方小白一点都不明白。然而那道残像却没有给予他回答,说完这句话后就彻底消散,似乎残像在这里出现的目的就为了和方小白说一句话。

  麻痹的,这不是让人发疯吗?方小白大声咒骂道,不再理会蝶小濛,走下巨石,这个地方到底隐藏着什么,他一定要挖掘清楚……

  让火云重生的妖狐震惊的事情远不止此。

  封天台崩碎的一瞬间,石坪上空的虚空忽然之间崩碎出两道空间通道,两道与封天台相同的光影从虚空飞出,光影在空出现后一闪而逝,下一刻,已经和先前的光影相聚在一起,同时悬浮在方小白的头顶上空。

  古朴无华的青光从第一道石台的光影封天台上向着四面八方散发而出,霎时间,所散发的青光就笼罩了整个石坪,犹如一道远古的封印,燃烧的粉红色火焰在这一刻全部被定在了空,一动不动。

  后面而来的两道石台光影依旧保持着静静的状态,没有丝毫的青光发出,就像是幻影一般,此时缓缓的旋转着,竟然向着方小白飘去,停留在了那散发着凄惨青光的八盏古灯,便再也不动,炙热的青光漩涡,只能模糊看见两道光影的存在,就像是彻底的和方小白融为了一体。

  从火云重生的妖狐身躯诱人,可是此时她的瞳孔却闪烁着强烈的恐惧,惊骇的看着那悬浮在方小白头顶,散发着青光的封天台,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青年竟然如此诡异,竟然将那第一瞬间现身就感觉到恐惧的石台崩碎,并将其残碎的光影融合进了自己的身体灵识之内。

  此时的她同样被那古朴的青光封印在空,除了一双眼睛,连身体里的血液似乎都停止了流动,就更不要说反抗。

  将石坪上一切都封住的封天台忽然一闪,青光消失,和其他两座石台一样融入了方小白的灵识,三座古老而神秘的石台,按照特殊的顺序排列在八盏青灯之间,如果仔细去看,那三座石台光影的排列,竟然是按照天地人三才之式排列,虽然归于平静,可是却似乎与天地形成了一种神秘的融合。

  轰——

  三道石台光影隐身的同时,那强烈的青光漩涡忽然再次暴涨,毁天灭地的威能让整个空间都在颤动,石坪上被封印定住的火云在一瞬间犹如固体般粉碎,然后迅速的飞入了漩涡之,连那重生的狐妖女也不例外。

  “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在被吸入漩涡的一瞬间,传来女那娇美却凄厉的惨呼,身影在一瞬间化为了虚无,彻底的消失在了天地之间,然而,就在魅惑妖狐消失的同时,方小白**的胸口却奇异般的忽然浮现出了一朵粉红色的火云,如同胎记一般生长的**上,依稀之间能个看见火云的形态仿佛是一张魅惑人心的绝美面庞……

  吞噬了全部火云的漩涡依旧在疯狂的旋转,似乎无休无止,无数的天地能量在这一刻从神秘的空间四面八方向着石坪飞来,整个空间都因为漩涡的强横吞噬而开始不断的颤抖,似乎,它要将整个空间的能量都要吞噬干净一般。

  神秘空间的青天白云随着漩涡的不断吞噬开始变得暗淡无光,最后竟然显得有些昏暗起来,然而就在漩涡要将空间所有能量全部吞噬干净的同时,石坪之上的虚空忽然传出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一道粉红色的神秘空间门户和一扇黑色的门户突兀的显现而出……

  两道门户刚一出现,就像是有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一把,两团光芒瞬间从门户伸出,笼罩在地上的两人之上,然后迅速的向着神秘门户卷去……

  ………………………

  天地之间在刹那之间恢复了平静,天然生成的八卦台依旧巍峨伫立在高山之巅,只不过心位置已经缺少了那三米之高的封天台。

  方小白和蝶小濛被分别卷入两道神秘门户后不久,神秘的八卦台忽然发出一声颤动,下一刻,青光大放,先前两人所见的那神奇一幕再度出现。

  八卦台十个方位,再次出现了八个古老的象形字和八团笼罩在青光的神秘物体,正是那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古老字和象征着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自然力量的神秘物体,随着十团青光的出现,十方位八块巨石上再次出现了八道身高十丈的高大身影,依旧不是本体,只是八道残像。

  八道残像出现之后,并未先前一样盘膝做好,立在巨石之上,同时看向了石坪间的棋盘上,那里空空荡荡,封天台已经无影无踪,八道身影的眼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终于来了啊,多少岁月了,终于等来了他的到来!”一道身穿粗布麻衣的身影仰天叹息,语气竟然有一丝悲凉,但是更多的却是喜悦。

  “岁月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只不过是一个符号,只不过能够等到他的出现,我心竟然出现了一丝期盼,甚至,有一些恐慌。”站在雷字旁巨石的高大身影此时忽然皱眉,虚幻的身影有着不真实的感觉,正是蝶小濛和方小白当日所见的那道苍天残像。

  “恐慌,为什么会有恐慌?你我八人在十万年前布下这道棋可是为了整个周天的正常,而不是让他继续掌握在某一些人的手,形如玩偶,那样,也不是当日创世之主的最初意愿!”另外一道人影傲然说道,与其他七道人影不同,他的身体竟然显得更加虚幻,同时周围笼罩着一层黑漆漆的惨雾,身边的空间被他所感染竟然像是一个人间地狱,说不出的恐怖阴森。

  C苍天残像一阵沉默,良久才道:“不知为何,我心总有一种预感,十万年前我们所做的这一切,虽然隐秘,漫过了大多的神通者,但是却似乎总有一种感觉,似乎有人早已察觉了我们的所作所为,正是冷眼旁观。可是你们不要忘记了,这乾坤之内,并不是只有一个大周天,八方世界,道轮回,其如你我等的大神通者多不胜数,你我布局,难道他人就不会布局?”

  “不可能,周天之内虽然强者无数,可是不要忘记,除了你我八人之外,周天之内还有何人知晓这个所在,就算是那些大神通者也曾经听过远古的传说,知道曾经有一个世界被周天遗弃,可是已经被创世之主当年创世之时炼化的三块远古石台封印了的世界根本不会有人找的道。”一个人此时微微皱眉,不知道是在说服别人还是在说服自己。

  “这是一个被周天所遗弃的世界,如果不是我们身上有着创世之主曾经维护平衡分化周天镇压的气息,我们也永远不会找到这个世界的入口,其他人,即便是大神通者也不可能有如此神通。”笼罩是黑雾的人影沉声说道。

  “也许吧!”苍天轻轻叹息一声,不再说话,一双深邃的眸再次看向间那空荡荡的棋盘,道:“但愿他进入这个被遗弃的世界之后可以找到本属的力量,否则,即便是他身为天眷者也难以改变什么,要知道,那些隐身在周天幕后的人是多么的恐怖,如果不是如此,你我八人也绝不会躲在这里偷偷的布局。”

  “你不要忘记,他的身体里现在可是一惊融合了那三块石台,呵呵,周天之内,即便是那些隐身在幕后操纵一切的黑手,如果当他们看见这三座石台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我真的很想知道啊,哈哈哈。”一个魁梧男说着说着忽然仰天大笑,似乎极为开心。

  其余等人脸上也露出同样的神色,他们知道,如果那些连他们都没有察觉到的真正操纵周天运行的大神通者发现方小白的身上竟然有着三面镇天的三面石台的时候,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笑了片刻,其一人忽然眉头一皱,看了其余七人一眼,凝声说道:“苍天刚刚所说不错,周天之内,不为人知的大神通者无数,尤其是那些从太古就存在的老家伙,虽然在太古年代,十二灵兽为了维护周天平衡,强行联手运用无上神通将她们尽数毁灭,但是那些老不死可不会那么容易死去,这些与天地同存的家伙目前就已经发现有些人在远古时代借用特殊的方法重生,不过为了避免吸引十二灵兽的注意再次毁灭,他们始终不曾在人前露面,但是我能感受到在这周天之内有些神秘的太古气息。”

  “你这样一说,我忽然想起,万年前那场大战时,出现的面石碑,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掌控着如此威力通天的古物?我能从石碑上感受到浓烈的太古气息,而且,这种气息似乎还有些熟悉,但是猜测捉不到真实的身份,石碑上有很古老的神秘封印,根本不能根据其找出其背后隐藏的强者。”苍天也一阵皱眉,轻轻说道。

  “如今天眷者已经进入遗弃的世界,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我们也应该做一些事情了。”立身在天字前的白袍老者忽然说道。

  “你是说……”所有人都看向那巍然立在天字前的白袍老者,等待他的解释。

  “这件事情如今已经完成,现在全部回到所属的世界,寻找那些可能存在的太古强者,我们的努力等了十万年,绝对不能白费,在天眷者返回周天之前,绝对不能发生任何意外,否则我们的一切努力都将化作流水,毫无意义。”两鬓斑白的老者严肃说道。

  “是!”其他七人纷纷点头。

  “另外,在寻找太古幸存者的同时,尽量想办法联系到曾经的十二灵兽王族,要知道百万年前那一场大战,他们虽然破坏了那些违逆天道的作乱者的计划,可是作为代价,十二灵兽的王族也因此全部重创,虽然他们永生不灭,却为了维系王族的传承,不得不封印自己的血脉,尤其是十二灵兽的皇者更是受创严重,几乎全部险些形神俱灭,虽然他们借助先天的神秘血脉得以重生,可是据说每十万年都要进行一次涅槃重生,重新修炼,才能逐步化解太古时的创伤。如今百万年已经过去,不知道这十二灵兽的王族当年的皇者到底还幸存几位,是否已经将本身封印解除。虽然他们性情不一,可毕竟的当年创世之主炼化用来维护乾坤周天平衡的种族,如果有他们的帮忙,也许,我们的计划会变得容易一些。”

  “是。”七人齐齐的再次点头,不过每个人的神色都说不出的凝重严肃,显然,老者所说的内容他们七人也全部知晓其严重性……柔软的草地上,方小白缓缓睁开眼睛,只感觉到手心处传来一阵滑腻的感觉,而且很舒服,他不自禁的又轻轻捏了捏,果然手感不是一般的好,滑腻还带着一丝柔软,富有弹性,让他忍不住的又轻轻捏了两下,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难以将手拿开。

  正在方小白一脸陶醉的感受着手的诱人触觉时,身边忽然发出一声轻轻的脚印:“哦……”娇.吟婉转,又荡人心魄,让人不自禁的想要知道发出这个诱人声音的主人到底是生的如何妖媚入骨。

  可是方小白的心里却咯噔一声,这这声娇..吟声,他猛然想起了先前发现的一切,在那天生的八卦台石坪之上,自己和蝶小濛被那诡异出现的无名**熊熊燃烧,最后彻底失去理智纠缠在了一起,从对方的身体上疯狂的寻找着发泄的途径。

  想到这里,他猛然转头,然后正和身边一双柔软的眸对视在一起,一双清纯带着无限娇媚的眼睛,自己的一只大手正在对方胸前那对傲挺的饱满上,刚刚那**的触觉竟然是这里。

  蝶小濛。

  方小白的脑袋里轰的一声巨响,身猛然坐起,然而坐起的他脸色却瞬间红了起来,只因两人身上全部**,竟然没有任何的遮挡。

  蝶小濛也条件反射一样从地上坐起,似乎也马上发觉了两人**的尴尬,一团黑光在身上一闪而过,瞬间用法力凝结出一件黑色的裙装,将满身的春光尽数包裹起来。然后,一双眼睛便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同样用法力幻化了一身衣衫的方小白。

  “蝶小濛,我……”方小白想解释什么,可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看着蝶小濛那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神,他的心竟然有一丝恐惧,要知道,蝶小濛可是周天之内少有的禁忌强者,修为远胜于自己,如果她真的发飙,方小白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扑哧——”看着方小白窘迫的样,蝶小濛竟然笑了出来,不同于以前的时尚短装,一身黑色衣裙的蝶小濛在笑起来的时候竟然有一种妖艳的美丽,让方小白看的目不转睛,竟然连恐惧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你不用担心,发生那件事其实也并不是你的错。”蝶小濛轻轻说道,站起身来,在柔软的草地上随意的走了两步,秀眉微微一皱:“你还坐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起来。”

  “啊,起来!”方小白尴尬一笑,翻身而起,看着这个外表只有十四五岁可实际年龄却远超这个数字的蝶小濛,不知道因为什么,面前的蝶小濛虽然还是那个蝶小濛,可是却给方小白一种陌生的感觉。

  靠,自己是不是被吓的神经出问题了。方小白暗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顿。

  “你现在根本不用担心我会伤害你。”蝶小濛忽然说道,抬起头来看着远处:“难道你没感觉到,我们现在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吗?在这里,我们本身的修为全部被一种神奇的封印给禁锢住了,根本不能发挥出来。”

  “什么?”方小白失声惊呼,听了蝶小濛的话赶紧探查了一下自己的全身经脉,果然震惊的发现,原本在自己全身经脉流转的法力精元此时竟然以一个极其缓慢的速度运行着,似乎受到了某种强大的禁制。震惊的方小白再次向着自己的丹田处看去,顿时神色变得更加难看,乾坤霸天诀和血月修罗诀两个神秘功法修炼的气旋依旧存在,可是此时却像是被封印一般,旋转的速度出奇的缓慢。

  这个发现让方小白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却是恐惧,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存在着什么恐怖的禁制,竟然将自己身体里的修为几乎全部封印?简直太恐怖了。

  “不用再试图寻找破解之法了,这是一个有着远古封印的世界,我已经试过,身体里的力量被某种更加强大的力量所禁锢,根本不能解开。”蝶小濛见方小白想要寻找方法,淡淡说道。

  “你的三叉戟神兵呢?”方小白点头,忽然看见蝶小濛两手空空,顿时惊呼道,同时,眼睛向着四处寻找,竟然没有发现那神秘的神兵的气息。

  “不知道,也许在穿越空间的时候丢掉了吧?”蝶小濛淡淡说道,脸色稍有有点变化,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娇媚的脸蛋上一如既往的冷漠,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此时的蝶小濛,方小白心竟然出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也说不清楚,但是却总是觉得此时的蝶小濛与以前的蝶小濛有些不同。

  嘿。自嘲的笑了一声,方小白用力的甩了甩脑袋,暗说自己真是疑神疑鬼,此时的蝶小濛被那神秘的**火云燃烧,阴差阳错的将身给了自己,对于这存在了数万年的禁忌强者来说,心一定很郁闷,神色之间有些怪异有什么好奇怪的。

  如此一想,方小白也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缠,放眼向着四周看去,脸上的神色再次变得凝重起来。两人所在的竟然是一片茫茫大山之的一座高峰上,四周云雾缠绕,此处所在的位置竟然已经穿破了云霄之上。

  不过让方小白震惊的却不是所处山峰的高度,而是生长在这里的那些古怪植物,竟然没有一颗植物是他所认识的,而且,看着这些参天的巨大植物,心隐然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方小白心用力的思索着,从被那祭天台卷入神秘的黒渊之后,他就已经确定自己好像进入了时空裂缝,先是那诡异的凶兽空间,然后见到了神秘而古老的天涯山海壁,并发现了伫立在石壁上的葬天台。之后更是被葬天台送到了神秘的天生八卦台石坪处,每一个地方都好像不属于周天之内,散发着一种古老而悲凉沧桑的气息。

  现在所处的地方同样透发出一股苍茫的古老气息,甚至,这里的气息更加浓厚。

  “封天台,难道这里是被那座封天台所封印的世界?”方小白心里咯噔一声,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解释他现在身体里被封印的力量,以及那种雄厚的苍茫气息。

  就在方小白思索身在何处之时,一股危险感觉从心底骤然出现,他下意识的转身往后看去,顿时大惊失色。

  一双充斥着血色红光的狰狞巨眼正在身后不远处盯着两人,从那双巨眼竟然射出两道似乎是贪婪的目光。

  一只高大数十丈的庞然大物在云雾缓缓出现在两人身后。

  看着那怪兽的怪异形状,方小白眼闪过浓浓的惊骇,竟然是一头生长着牛身虎头的庞然怪兽,随着怪兽张开大嘴,两根数米长的巨大獠牙从嘴里伸出,上面还残留着粘稠的液体,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怪味,让人作呕……

  “这里是那个天涯山海壁上所刻画的世界,果然是那个被封印的世界!”方小白惊讶的大叫道,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而他身边的蝶小濛却似乎并不吃惊,只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怪兽,虽然充满警惕,却不像是方小白那样震惊。

  此时的方小白已经顾不上注意蝶小濛的神色有何不同,他的眼睛始终警惕的盯着那只慢慢靠近的庞然怪兽,确定这里果然就是那个神秘的被封印的世界,让方小白充满了震惊。他实在难以明白,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来到了这里,尤其是此时身上的力量被封印了大部分,面对如此凶兽怎么能够抗衡。

  等死吗?

  “呵呵,两位出现在此,想必也是为了圣山上降临的天神圣女而来吧?”一声震天的声音从怪兽背上传来,方小白茫然看去,这才发现在这牛身虎头的怪兽背上竟然端立着一名身穿树皮,几乎半裸的魁梧男,男身高足有三米,比起方小白来险些高出了一倍,最让方小白震惊的却是这站在怪兽之上的人竟然是只有半个人身,下半身竟然不是人体,而是连方小白也叫不出来的怪兽身体,没有普通人的双脚,反而是一双巨大的利爪,古铜色的肌肤在云雾隐隐现出一种濛濛青光,豹头环眼,双耳上挂着两条青色的怪蛇,说不出的怪异。

  此时半兽人的火红眼睛就注视在方小白和蝶小濛身上,等到发现两人竟然是全部人体后,竟然发出一丝古怪的疑惑:“咦,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上了远古的神秘遗族。”

  “神秘遗族?”方小白微微一愣,清楚听见对方话的他并不理解话的意思。

  “神秘的远古遗族人你好,我是这座山峰的掌控者凶环,不知道阁下来这里可是也为了那圣山上降临的圣女?”半兽人大汉洪亮的声音如同打雷一样,说话的时候周围的云雾竟然自动的向着四周散开,说不出的诡异。

  虽然身上的力量大部分被神秘的力量封印,可是在大汉说话的同时,方小白却敏感的觉察到,这名魁梧的半兽人身体里竟然天生的蕴藏着一种恐怖的风云之力,正是这股神秘的力量让那些云雾自动散开,而这个发现再联想起怪兽深渊所遇见的那些本身携带某种自然之力的恐怖怪兽,让他更加确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正是那个封印的世界。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口所说的圣山,和降临的圣女又是怎么回事?”见对方似乎没有恶意,方小白稍稍放心,问出心的疑问。

  “原来阁下并不知道古荒最近发生的事情,阁下应该是刚刚觉醒的远古遗族吧?”魁梧大汉愣了一下,惊讶问道。

  “古荒?”方小白口重复了一下大汉口的话,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异常难看,半兽人大汉口所说的这个古荒世界难道就是山海经所描述的那个大荒不成?“古荒,你刚刚说这里是古荒世界?”方小白震惊的看着牛身虎头怪兽身上的半兽人大汉,满脸不可思议。

  “不错,这个世界确实叫做古荒,看你反映,应该刚刚觉醒的远古遗族,否则绝对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兽身大汉的神色也有些吃惊,他在这个古荒世界生存了已经数百年,却因为自己的身份不能轻易离开这片山脉,对于外面传说的神秘遗族从未见过,从跟随大神获得灵识开始,他就知道,这是一个被遗弃并封印的世界,这里的每一个生灵都被周天诅咒,被封印成了野兽的身体里,就算开辟出灵识,最多也只能获得半具人身。能够成为完整的人身是这里每一个人的最终目标,可是只有一些特殊种族才有这样的神通,他们施展秘法在将自己的身体变化成人身,但是本身寿命和能力会大幅度下降。但是,在这个蛮荒的世界,却有一些被传说的远古遗族,他们生来便具备完整的人身,据说,那些远古遗族是被天派遣到这里看守这个世界,所以他们保持着完整的人身,但是同样,这些有些特殊血脉的远古遗族也被永久的封印在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