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绝世镇封 > 第四百七十五章乔远的尴尬

第四百七十五章乔远的尴尬

  那火焰箭矢速度极快,上一息还刚从火云真君的衣袖中飞出,下一息就已然到了乔远背后不足十丈之地。

  恐怕用不了半息时间,那火焰箭矢便会直直的刺入乔远后心。

  但让火云真君大吃一惊的是,乔远竟然在火焰箭矢临近的刹那,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瞬移?”

  火云真君双目猛地睁大,眼中有不敢置信之色一闪而逝。

  不过他毕竟活了几百年,只是瞬间就明白那只是乔远催动的一种秘术,远远不能与瞬移相比。

  想到这里,火云真君的面色陡然阴沉了下来,他怒目看向前方,只见乔远已经出现在了紫璃的背后。

  “你你放开我!”

  紫璃使劲扭动着腰肢和双臂,想要摆脱乔远的束缚,可惜无论她怎么用力,乔远的大手就犹如一只铁钳,死死的扣在紫璃皓腕上。

  “紫璃道友还是不要乱动,否则在下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只怕紫璃道友便会香消玉殒于此。”

  乔远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紫璃,但只是转瞬,那复杂便收起,化作一片寒光。

  以他的聪慧,又如何看不出紫璃出现在这里,故意说什么归还琉璃镜,显然就是为了让自己擒住她,以此让火云真君有所顾忌。..

  紫璃听完乔远的话,果然眼中恰到好处的露出害怕之色,手脚与腰肢的扭动放缓下来。

  “放了紫璃!”

  火云真君双目微微眯起,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他虽然不知晓乔远与紫璃间有什么纠葛,但却是明白紫璃再怎么说也是金丹初期修士,怎么会被同为金丹初期的乔远一招擒住,这其中显然有猫腻。

  “前辈,晚辈知晓你不会放过我,若是临死前,能拉上一个垫背的,我在黄泉路上也不会那么寂寞。”

  乔远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他不管火云真君是不是看出紫璃是故意如此,总之紫璃在他手中,火云真君便不可能下杀手。

  当然,此人要真是心狠手辣,乔远也不可能拉上紫璃垫背,毕竟紫璃刚刚的一番举动,确实让他十分感动。

  火云真君听完乔远的话语,心中怒火腾地一下烧了起来,他自从进阶到了元婴期,还从未见过哪个小辈敢如此对自己说话。

  “竖子找死!”

  火云真君怒喝一声,双手急速掐出道道印决,转眼便在身前形成了两条火焰锁链。

  他右手向前一拂,火焰锁链便犹如两条交缠交错的火蛇,直奔乔远而去。

  “火云师叔!”

  紫璃见到这一幕,美目露出惊骇之色,连忙尖声叫道。

  乔远见到这一幕,暗道元婴期修士果然不能容忍低阶修士的威胁,若是他修为再高一些,恐怕火云真君也不敢出手。

  “得罪了!”

  来不及多想,乔远松开抓住紫璃手臂的右手,直接搂住了她的纤纤柳腰,让其背部紧贴自己胸口,随后道袍翻滚,将紫璃的娇躯也完美的包裹在了里面。

  “你你混蛋!”

  紫璃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温热,顿时面红耳赤,心跳砰砰加速跳动,目中露出又羞又恼之色,下意识的就要扭动身躯挣开乔远的环抱。

  不过此时,那两条火焰锁链却是到了近前,没有丝毫迟疑的缠了上去,将两人的身体牢牢捆在一起。

  感受到身前绵软的娇躯,乔远的老脸不由得一红,他连忙一脸歉意的轻声说道。

  “紫璃道友,情况紧急,实在对不住了。”

  两人紧密相贴,乔远的唇几乎都快凑到紫璃的耳朵上,说话间,一股灼热的气息缓缓流入她的耳中。

  紫璃觉得仿佛有一道电流顺着耳朵,瞬间流遍全身,让她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紫璃没有回话,只是其遮挡在面纱下的脸颊更红了几分,她心中仿若有一头小鹿在砰砰乱撞,引得她思绪神游,春心荡漾。

  乔远没有时间关注紫璃的变化,他如今被火焰锁链捆住,虽然道袍上的月白之光散出,那火焰锁链便会寸寸碎开。

  不过只要月白之光消散,那火焰锁链便会再次凝聚成型,将两人捆在一起。

  “前辈,你若是再出手,晚辈就自爆金丹,让紫璃道友陪我共赴黄泉,另外,这件道袍你也别想要了。”

  乔远见火云真君身形将动,就要朝着自己飞来,他目中闪过狠厉之色,看着火云真君冷冷的说道。

  此话一出,火云真君神色瞬间沉重起来,他刚刚之所以出手,是因为自信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法术,不会伤到紫璃。

  而且火云真君已然看出了猫腻,他能笃定乔远不敢亦或者不会伤害紫璃。

  不过兔子急了也有咬人的时候,火云真君不敢保证在乔远自爆金丹前将紫璃安全救出。

  更何况,他就算能够救下紫璃,那件道袍恐怕也会毁在自爆金丹的威力下。

  “小子,你逃不掉的,月河宗的那些老东西都以为本君在闭死关,根本不知道本君会出现在这里,所以你没有活路。”

  火云真君嘴角露出讥讽之色,看向乔远就如同看一只拼死顽抗的蝼蚁。

  乔远没有回话,只是身影一晃,带着紫璃向着沙洲南部急速飞去。

  火云真君目光微闪,这一次他并没有阻拦乔远,而是任其离去。

  一来自然是火云真君不想逼乔远太紧,二来是那火焰锁链一旦束缚住人,就算被扯断,也会立刻恢复如常,只有连续将火焰锁链崩断百次,那火焰锁链才会完全消失。

  有那火焰锁链持续消耗,火云真君相信以乔远金丹初期的修为,定然难以长时间催动那件道袍,而等他灵力枯竭之后,那一切都是手到擒来。

  火云真君的如意算盘打的的确不错,可他却是想不到,月无痕的道袍乃是自动触发防御功能,根本不需要乔远以灵力催动。

  不过他有一点却是猜对了,那就是乔远不可能长时间使用道袍。

  乔远知晓时间紧急,此刻见火云真君没有追上来,也懒得猜测他心中打的什么算盘,立刻将速度提到最快,疯狂的向营寨赶去。

  “你能不能放开我?”

  就在此时,一阵怯怯懦懦的声音轻柔的飘入了乔远耳中,他这发现自己还紧紧的抱着紫璃。

  “咳咳”

  乔远轻咳两声,面色微红的笑了笑,随即他立刻松开了揽住绵软纤腰的右手。

  不过就在此时,两道火红色锁链再次在他们周身形成,将两人捆缚在了一起。

  他们身体刚刚分开,却又一次贴合到一起,这种感觉还不如一直贴着,这么一松一紧,反而让两人心中不由得更加燥热。

  乔远本就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哪里经受得住这般折腾,他只觉得一股燥火在体内流窜,下身猛地一紧,竟然抵在了身前的一片柔软上。

  紫璃感受到身后被一个灼热的硬物抵住,饶是她是未经情事的女子,出于本能,也是羞的无地自容。

  “你你干嘛?”

  紫璃又羞又恼,微微将下身前倾,同时她侧过头,娇嗔道。

  乔远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那玩意儿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他只能扯着嘴角笑笑,随即将下身向后撤,避免与紫璃再有接触。

  火焰锁链立刻被道袍摧毁,不过没过多久,那火焰锁链再次成型,瞬间将两人又紧紧的束缚在一起。

  那股束缚之力,他们无法抵抗,乔远的下身立刻向前挺进,而紫璃的下身则是向后退去。

  “哎哟!”

  紫璃感受到两腿之间钻入了一根滚烫的硬物,下意识的便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娇吟。

  她面色羞红一片,娇艳欲滴的耳垂红的似乎要滴出血来,一颗小心脏差点跳出了嗓子眼。

  “那到底是什么?”

  紫璃只是一个未经情事的女子,根本不懂得男女之事,此刻她心中一直在想,夹在自己两腿间的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让自己有一种浑身绵软无力的感觉。

  “乔乔远,你能不能将下面的那个东西收回去,我我好难受。”

  紫璃呼吸急促,口中带着轻微的喘息声,透着一股动人心弦的诱惑力。

  若非乔远定力足够,恐怕换了任何一个男子,都早已将身前的这个尤物揉进了体内。

  “该死的!”

  乔远暗骂一声,他也想将那东西收回去,可那东西又不是法宝,不是他想收就能收的。

  因此乔远只好将心神沉入转天瞬身术的口诀中,希望能以此转移注意力,让下面的东西偃旗息鼓。

  好在乔远速度极快,又过了片刻,他便看见前方出现了一座高耸的山峰。

  没有丝毫迟疑,乔远带着紫璃飞到了那座山的山顶。

  两人刚刚落地,乔远便松开了抱住紫璃的右手,将其轻轻推开了数丈。

  与此同时,那两道火焰锁链再次成型,这一次却只是束缚住了乔远一人。

  紫璃看着被火焰锁链束缚的乔远,虽然知晓他没事,但心中还是莫名的生起了一股担忧。

  乔远没有时间理会紫璃,他抬手间取出阵盘阵旗,连续打出印决,将坚山阵完全开启。

  紫璃同样精通阵法禁制,她看到乔远催动的阵法,美目闪过一丝亮光,不过只是瞬间,她便摇头轻声一叹。

  “乔远,这阵法虽然厉害,但却阻挡不住火云师叔。”

  乔远自然明白这阵法拦不住元婴期修士,但此刻他最需要的便是时间,只要能多拖延一些时间便可。

  想到这里,乔远心念一动,将还在阁楼中静修的秦朗天叫了出来。

  “是你!”

  紫璃见到秦朗天,目光顿时冰寒下来。

  “紫璃师叔,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朗天也被吓了一大跳,可他见乔远还在一旁,便微微松了一口气。

  “秦小友,现在情况紧急,你快帮我操控阵盘阵旗,将阵法的防御之力发挥到极致。”

  乔远没有时间理会二人究竟有什么纠葛,他转头看向秦朗天,急声说道。

  秦朗天虽不明白情况,但也点了点头,连忙走上前,坐在那些阵盘阵旗之间。

  “乔远,你你打算怎么办?要知道就算有他帮忙,这阵法还是阻挡不了火云师叔。”

  紫璃有些猜不透乔远心中所想,便走上前,神色担忧的问道。

  乔远想到与紫璃刚刚发生的尴尬事情,又想到她以身为饵助自己脱困,乔远便没有隐瞒,连忙说道。

  “我有一式秘术可以逃离这里,不过却需要一些时间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