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异能寻宝家 > 第二百九十六章:刀插总统府!

第二百九十六章:刀插总统府!

  爱丽舍宫位于巴黎八区圣奥诺雷市郊路五十五号,临近香榭丽舍大道,是法国总统的官邸和办公室的所在地。

  它是法国最高权力的象征,,面积足有一点一万个平方米,地处热闹的市中心,背倚一个两万多平方米的恬静大花园。

  主楼是一座两层高的欧洲古典式石建筑,典雅庄重,两翼为对称的两座两层高的石建筑,中间是一个宽敞的矩形庭院,宫内有三百六十九间大小不一的厅室。

  等到香榭大道之后,李商直接下车了,像是一个游客一样,不断的乱转着。

  在周围有很多的摄像头,李商不管不顾,甚至还对着一个摄像头笑了笑,露出那一嘴洁白的牙齿。

  李商先是在外围观察了一下,不愧是能跟白宫,白金汉宫,克里姆林宫齐名的爱丽舍宫,光是外面的那富含古典建筑,经历岁月侵蚀的模样,就让人看见很严肃了。

  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面,李商直接遁入地下,直接向着里面遁去。

  不愧是最高权力的象征,在爱丽舍宫内部,金碧辉煌,在李商一路遁来,所见的每一个客厅里面的面壁上都是用镀金细木装饰着,墙上悬挂着著名油画或者精致挂毯。

  有很多的珍贵艺术品陈列在那里,金光闪闪的座钟和大吊灯将这里映照的宛如一个博物馆一样!

  对于这些,李商虽然感到了震撼,但是却并没有多少的感觉,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真的是没有一点的用处。

  今晚,他是来杀人的!

  五行瞳开启着,静静的直立在地下,仰着头,不断的扫视这个金碧辉煌的宫殿。

  法国总统今天晚上很急躁,他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心中就是烦躁,不安的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他坐在办公室里面,平常处理起来的顺手的政事,现在却不得不审视第二遍,第三遍。

  他拿起座机,按了一个号码,烦躁的说道“比达尔,帮我泡一杯咖啡!”

  接过咖啡,他抿了一口,蹲着,站在窗户旁边,心情也是不知道怎么的放松了下来,刚一转身,眼中顿时一缩,脚步也是往后猛地一退。

  他厉声道“你是谁!”

  李商坐在办工桌上面,手中拿着一把散着幽光的军刀,脸上带着笑的看着法国总统“怎么,是不是不认识了?!”

  军刀猛地一插,直接钉在办公桌上面,脸色也是突然的转变,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在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将周围好好的检查过一遍了,并没有监视器之类的东西,毕竟这是一个总统办公室嘛,很正常的,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的恢复回原来的模样了。

  法国总统震惊了,脚步蹬蹬蹬的往后退,神色比之刚才的还要惊恐。

  他瞪着眼睛,大声的喊道“李商,是你!!!”

  李商坐在那原本是法国总统的位置上,掏着耳朵慢悠悠的说道“是我啊,见到我不用这么激动吧”

  这里面的隔音效果很好,就连法国总统喊了那两嗓子之后,外面的人也是没有一点的发觉,平常这是保守秘密的手段,现在却变成了他的葬身之地了。

  法国总统深吸着空气,努力的平复着心情,手中颤颤巍巍的端起咖啡,喝着,对着李商问道“你来这里想干什么?!”

  李商坐在沙发上,往后一倚,将腿翘在办公桌上,笑着说道“没事啊,今天晚上夜色这么好,我来找你聊聊天,顺便借你一样东西”

  看着李商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心中虽然怒火万丈,但是面色还是平静的问道“你想借的是什么?”

  对于法国总统现在的心情,李商早就感应的差不多了,歪着头,笑着说道“借你的命,你觉得怎么样?!”

  法国总统的眼珠猛地收缩,手中端着的咖啡也顿了一下,对着李商笑着问道“为什么要我的命呢,我们可是朋友啊!”

  对于他的话,李商嗤之以鼻,嘲笑道“朋友,有三番四次杀我的朋友吗,要是有的话,我还真是荣幸啊”

  对于李商说的话,他明白是什么意思,眼中轻轻的撇了一眼不远处,端着咖啡,边走边说道“我们当然是朋友,当初我可是赠送你一百件的国宝呢,你不会不认吧~~”

  对于他的举动,李商也是看在眼里,但是却没有说什么,眼中闪过笑意“那样,是不是我杀了你,然后在送你一程的话,我也是你的朋友呢?!”

  “近了,近了!”看着就离自己脚步不远处的按钮,他心中暗道,终于,他一脚踩了上去。

  法国总统端起手中的咖啡,气定神闲的喝了一口,对着李商笑道“刺杀总统的罪名你可是担不住吧?!”

  看着李商没有说话,他缓步走着“不过我还真是佩服你的胆量,居然能跑到这里来”

  李商笑着,看着他在那里自顾自的发挥着,不搭腔,也不动手。

  终于,过了两分钟左右,李商歪着头,笑着问道“你难道就不奇怪为什么现在还没有人来吗?”

  经过李商这么一提醒,法国总统手中也是一僵,同时也是不敢相信的看着李商。

  李商摆着手,作请状,指着刚才被法国总统踩着的那个地方,满脸揶揄的说道“慢慢踩。用力踩,我有的是时间,不着急!”

  法国总统身上僵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商,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的,手中拿着的咖啡,一波波的波纹也是不断的产生着。

  两分钟了,按照条例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这该怎么解释,他声音颤抖“你,难道你把人全部杀了!!!”

  李商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嘲笑般的看着失态的法国总统,说道“你猜啊~~”

  对于警报器为什么不响,那是因为在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将全部的警报器下面的线都给割断了,所以才会这样,但是对于法国总统的大脑洞,李商也不想解释,让他接着乱想吧。

  看着李商脸上的表情,法国总统咬着牙,眼中充满怒火的看着李商,猛地将手中的咖啡扔向了李商,嘴中吼道“你这个恶魔,恶魔!”

  脚步猛地一踏,坐在椅子上的李商一移动,躲过飞溅的咖啡,嘲笑的看着暴怒的法国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