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俏军嫂 >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

  盛蓝蓝放下婚纱长长的裙裾,走到阳台关窗,刚要转身,猛地被人抱住。

  这下可把盛蓝蓝吓得不轻,难道有人从五楼阳台爬上来了?

  她立刻保持镇定,双手出其不意去抓那人裆下。

  对付男人的偷袭,袭击男人的命根子是最好的办法。

  哪知道身后那人早有防备,不等盛蓝蓝的双手抓到,一拧身把她反转到怀抱里。

  盛蓝蓝吓得闭上眼睛。心里暗道,以后一定要和欧苏阳学些擒拿格斗术,上辈子在健身中心学的那点花拳绣腿格斗术,根本不管用。

  一缕熟悉好闻的味道钻进鼻息,盛蓝蓝睁开眼睛。

  欧苏阳正笑望着她。

  “讨厌!你要吓死我了!!”

  盛蓝蓝身子一软,耍赖往地上瘫去。欧苏阳哪能让盛蓝蓝往地上坐,身子一沉,把盛蓝蓝公主抱起,送进卧室。

  “比赛固然重要,可也不用这么拼命!你看看都几点了?”

  “我就是想一鼓作气做完了省心。”

  盛蓝蓝很少熬夜,被欧苏阳如此关心,心里暖暖的。

  “你没听比赛的规则?就是你今天把几个系列都做完,也要等到七天后下午五点才能走出这里。你必须劳逸结合,不然累坏了身体我不答应。”

  “我不会累着自己的。可是你是怎么进来的?”

  盛蓝蓝望一眼阳台,还是想不明白欧苏阳如何能爬到五楼,自由出入她的房间。

  “又忘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欧苏阳脸上挂着三分得意七分宠腻的笑。

  “那好吧,我不问了。不过你得答应以后教我,我也要像你一样。”

  盛蓝蓝撒娇地勾着欧苏阳的脖子,她是不打算让他离开了……

  凌晨三点,盛蓝蓝突然从欧苏阳的怀里无缘无故地惊醒了。卧室只开着一盏幽幽暗暗的小夜灯,阴影重重的感觉。

  怕惊醒欧苏阳,盛蓝蓝没敢动,眼睛却在屋里巡视。

  落地窗帘旁边,一团乌气渐渐弥散。盛蓝蓝盯着那团乌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马上闭上眼睛暗念梵文咒,一只手从枕下拿出灵石握在手心。

  既然你先来,那我也不用找机会收你!

  心念已动,眼前一切都变得清晰透明。

  乌气里现出万珩阴郁的脸,一双阴冷的眼睛似要把盛蓝蓝看穿。

  透骨的寒冷又一次袭入盛蓝蓝的后背,她赶紧抓起枕下的黑符,暗念的梵文咒一声紧过一声。

  寒冷的感觉刚刚爬上脖子又慢慢退去,经过腰腹,滑过大腿,从脚底散尽。

  万珩的脸开始扭曲变形,终于模糊成一团雾气,隐在落地窗帘后不见了。

  盛蓝蓝用力睁开眼,跳下床猛地拉开落地窗帘。窗外的霓虹灯瞬间闪过几点斑驳的光亮,悠悠的塞纳河不急不缓地静静流淌。

  看来要对付万珩仅有灵石还是不够的!今天初次交手,盛蓝蓝终于掂出对手的份量。

  一定不能轻敌!盛蓝蓝攥紧了黑符和灵石,打算天亮在屋里布个风水阵,让万珩的怨灵再没机会进来。

  至于怎么收复万珩的怨灵,盛蓝蓝已经有了想法。只待比赛结束,在离开别墅前,以血祭诸神,将万珩的怨灵封印在乌色灵石中。

  哎,万珩也是一个苦命人!

  想起万珩从小被强抱去做人养子,仰人鼻息生活了二十多年。最后被连累在狱中惨死,实在算不上大恶之人。

  盛蓝蓝并不打算把万珩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她想如果可以,把灵石送去灵隐寺的古塔。佛祖慈悲,可以渡化万珩轮回转世……

  盛蓝蓝重新上床躺好。身上染了冬夜的清冷,她不敢靠近熟睡的欧苏阳,怕打扰他的好梦。

  想着收复万珩的事,盛蓝蓝哪能睡得好,翻了一个身,脚丫不小心碰到了欧苏阳的腿。

  盛蓝蓝滑嫩的脚丫传来一股冰冷入骨的感觉。她顿时睡意全消,打开屋里的大灯,看见欧苏阳脸色惨白,双唇没有一点血色。

  盛蓝蓝推欧苏阳,欧苏阳没有一点反应。

  完蛋了!欧苏阳重了万珩的寒毒……

  瞥见床头柜上欧苏阳的工作牌,盛蓝蓝欲哭无泪。就怕欧苏阳着了万珩的道,还是让欧苏阳在她的眼皮底下被阴气给侵袭了。

  怎么办?

  盛蓝蓝急得六神无主,想起欧苏阳给她泡澡驱寒,她也如法炮制。找出药粉洒在热水里,把欧苏阳连拖带抱地放进浴缸。

  热水都有些烫手,欧苏阳的身子还是冰冷没有半点起色。水温越来越凉,加热水也赶不及欧苏阳身上释放出的冰冷。

  盛蓝蓝真的慌了,在异国他乡,如果欧苏阳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想活了。

  不行,不论怎样都要把万珩给收了,不能让他再害人。

  “苏阳,你醒醒……”

  盛蓝蓝感觉到唇角发咸,和着泪水将双唇贴到欧苏阳惨白的唇上。双手紧搂着他,胸口对着他的胸口。

  盛蓝蓝抱着越来越冰冷的欧苏阳,心情越来越沉重。

  再这样下去恐怕天亮以后,欧苏阳就没命了。

  盛蓝蓝记起她的血有特别的功效,她使劲咬破舌头,用力顶开欧苏阳的唇齿,喷涌的热血送进欧苏阳的口中。

  一下,两下,三下……

  盛蓝蓝觉得舌头已经麻木了,她紧贴着欧苏阳,生怕错过他身体的温度。

  欧苏阳的身体慢慢热了起来,盛蓝蓝的身体也跟着暖了起来。

  欧苏阳睁开眼睛的时候,盛蓝蓝的泪再也止不住了,哗啦一下,如绝堤的河口,嘴里发出唔唔声。

  “你怎么啦?”

  欧苏阳一脸糟懵,不明白大半夜的怎么和盛蓝蓝洗起了鸳鸯浴。更不明白盛蓝蓝为什么哭得如此伤心,伤心得不能说话。

  盛蓝蓝拼命摇头,舌尖触到牙床钻心的痛。

  “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昨夜久旱逢甘露似的疯狂让欧苏阳记忆犹新,今夜他觉得一定是他又控制不住心里的狂热,把盛蓝蓝给弄疼了。

  望着欧苏阳一脸的内疚,盛蓝蓝只能苦笑。恐怕一时半会,她是不能说话了。

  不过还好欧苏阳活过来了,只有片刻的失忆,对他不会有太大影响。

  盛蓝蓝紧抱住欧苏阳,心有千言万语,却让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