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限制交替

  轰的一声!

  在空中的那个白光冲下来的瞬间苏牧就暗道不好,苏牧只能用精神力控制两个身体,然后快速的抱住魅和陈小软,本体抱住阿九妹快速的跳下房子。

  轰的一声爆炸,整个大寨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火光冲天,此时的苏牧回头看向了空中的烈钰,而烈钰女神却是挂着笑容,而在她身边,亡雪和婴却是平躺在她的身侧。

  苏牧不由的皱着眉头。

  又是时空至高神烈钰!

  这个未来世界的烈钰肯定是本体,她每次出现都是恰到好处,这次更是为了救婴和亡雪而出现,苏牧的神域并合直接飞向了空中快速的冲向了烈钰。

  然而空中的空间瞬间扭曲起来,苏牧一把抓住烈钰的长裙,上次是带着自己回到了轮回,而这次呢?轮回现在还没开放,而婴和亡雪也在她手中,如果回到轮回的话岂不是要和地球那边冲突?

  所以这次苏牧明白,烈钰传送的地方肯定不是轮回!

  然而,当苏牧的分身进入那虚空之后却忽然看到手臂瞬间消失,而且变成了粉末的状态直接被扭曲的空间绞成了碎片一样。

  紧随着苏牧的分身直接就被拉了进去,下一秒苏牧的意识回到本体上快速的后退了几步。

  分身被绞杀了?

  苏牧盯着那烈钰女神消失的地方不由的哑然,这个烈钰居然改变了时空变动的规则,恐怕是上次带着自己回到了轮回而做出的准备了。

  ……

  ……

  婴被救走,而且是被烈钰救走的,这让苏牧非常的意外,不过好在陈小软和魅都没事,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大寨虽然消失了,但是罗寨还有很多的民房,魅交代把陈小软安排好,然后又开始着手安排族人的事情,并且和那老婆婆聊了好久。

  傍晚时分。

  苏牧站在罗寨的一处悬崖边上看着落日,魅的香味从身后传来。

  一直走到苏牧的身后,她慢慢的抱住了苏牧的虎背,然后把脸颊贴在苏牧的背上喃喃的道:“谢谢你能来罗寨。”

  苏牧拉着魅的双手笑道:“我们之间还要说谢?”

  “不然说什么?不说话很尴尬的。”

  “呵呵,你什么时候学会调皮了?”

  “女人还是调皮点好不是吗?”

  苏牧笑着,魅也挂着笑容,二人就站在夕阳下面相拥着。

  太阳慢慢的落下,魅忽然道:“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苏牧一愣,然后低头看着怀中的魅道:“你都知道什么?”

  “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感觉而已。”魅摇摇头笑道。

  其实苏牧也知道,自从魅四年前为了救自己而破身破功之后她就能感受自己的心情,甚至是能感受自己的位置,这也是为什么谁也找不到苏牧唯独魅能做到的主要原因。

  二人没有在说话,就站在原地相拥着,这种安静的感觉非常的惬意。

  一直等着时间的推移苏牧还是召唤出了未来之门。

  时间定格,魅依旧是站在原地,不过苏牧还是把魅抱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起来放在了房间内,然后看着魅挂着微笑的样子才满意的离开了未来世界。

  一阵眩晕之后苏牧回到了奥大的房间内。

  风曦女神却是微微的扶住自己的额头差点没有蹲坐在地上,苏牧赶紧一个箭步冲过去扶住了她道:“怎么了?”

  风曦女神额头上的细密汗珠很多,她微微的摇摇头道:“承受太多的时空错位而已,主人您从未来进入轮回本身就是被限制的,只是烈钰姐姐的能力太强大了,如果风曦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整个空间之门崩塌……”

  苏牧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从未来世界进入了轮回,在轮回中和夏风他们又待了一天,然后又在未来世界待了一天,所以风曦女神承受的空间压缩就导致了她如此疲惫的状态。

  “辛苦了…”苏牧扶着风曦女神道。

  “没事的主人,只是,这次错位之后将会改变您在轮回中的限制。”

  “什么意思?”自己又要有各种限制了?现在都他妈不能正常登陆轮回了又来这一套?

  然而风曦女神的话却让苏牧无奈的摇摇头,这不算是限制,只能说是一种交换罢了。

  因为错位的关系,现在苏牧能够每天进入轮回了,游戏管理者的那种限制已经不复存在,只是苏牧想要进入未来世界就需要七天的时间了。

  本来进入轮回的冷却是七天的时间,而现在交替过来了,这反而让苏牧松了一口气。

  因为未来世界的时间在自己离开之后是静止的状态,所以自己就算是一年进去一次也是上次离开时候的状态,但是轮回不同的,七天才能进入轮回一次会导致苏牧错过很多事情,例如四天后的神域和神话帝国的工会战等等。

  所以这反而让苏牧感觉并不是惩罚而是奖励一样……

  风曦女神被苏牧收回去休息,之后苏牧便离开房间来到了一楼的客厅内。

  闻人紫寒和伊丽莎白不在,客厅内只有庸医这个老家伙,他一边捣鼓自己箱子里面的药丸一边抬起头看了一眼苏牧道:“国内传来消息了,周晴的踪迹找到了,你要不要回去一趟?”

  “找到周晴了?”苏牧心中一惊,然而这个时候苏牧反而有一种排斥的心情,因为找到周晴就意味着自己的身世很可能要解开了,但是苏牧不仅没有高兴的心情,反而还感觉心情有点压抑。

  庸医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这一天总是要面对的,别说你不想承认,就算你想认人家也未必就是和你想的一样。”

  苏牧微微一笑,庸医说的没错,自己在这里瞎想,或者京都苏家和自己半毛钱关系没有呢?

  这个时候苏牧的电话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

  “请问你找谁?”苏牧微微的皱眉,这个号码是私人的,知道的人很少很少,然而这个电话打过来却不说话,这让苏牧很奇怪。

  庸医也抬起头看了一眼苏牧。

  良久后,对方道:“看传真。”

  “!!!”

  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