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0章 二号消息

  比尔别墅,内院客厅。

  苏牧和闻人紫寒坐在沙发上,伊丽莎白却是吃惊的看着周围的布置。

  这里才是老比尔真正的住所啊,而且……面前这个苏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里是奥大帝国不是华夏,就算这个苏是富二代,哪怕是官丨二丨代也没有可能在多伦市横行霸道,毕竟不是一个国度之间的事情。

  所以这个苏的身份就让伊丽莎白更加好奇了。

  老比尔这个时候慢慢的走进来,手中还拿着一瓶没有了标志的红酒,伊丽莎白却是错愕的盯着手中的那瓶红酒,牌子没有了,可是酒瓶子改变不了啊……

  闻人紫寒这个时候也有点惊讶的和伊丽莎白对视了一眼,在奥大闻人紫寒没有娱乐项目,所以就跟着伊丽莎白研究红酒,很多名牌和各种年份的红酒都尝试了,然而,老比尔手中这瓶才是典藏中的典藏啊……

  伊丽莎白点点头示意闻人紫寒没有猜错,这瓶酒就是他们当初讨论过的,1975年产出的胡斐尔红酒,整个世界已经绝迹的红酒,可以说,全世界能拿出这瓶酒的人屈指可数。

  “苏先生,您来奥大真的应该跟老夫提前打招呼,老夫也好安排人手去接机安排您的起居,您这样忽然出现着实让老夫吓了一跳啊……”老比尔坐在轮椅上,然后让身边的女孩把红酒起开,随后倒进醒酒器皿里面。

  “我来奥大没i有任务,您别担心,我只是听说紫寒在这里被一个什么二代软磨硬泡,所以我就亲自来看看。”苏牧呵呵一笑。

  老比尔闻言才看向了闻人紫寒连连致歉道:“真是让您受惊了,我代替比尔乔给您道歉,请您万分原谅。”

  闻人紫寒有点不知所措,苏牧这个时候哈哈一笑道:“老比尔,你的汉语还是那么蹩脚,行了,我来这里除了这件事情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老比尔尴尬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您是为了二号先生而来的吧?”

  “呵。”

  老比尔一笑然后伸伸手示意女孩将红酒倒进杯子里面,随后又给闻人紫寒和伊丽莎白倒了一杯。

  “二号先生的确在奥大待了一段时间,不过现在已经不在了,比尔的消息网接到的消息是二号先生从奥大离开之后又去了美帝国,从美帝国去了印叁,之后变无踪迹了,您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比尔家族谁能追踪,唯独你们这一行的几个人是无法追踪到底的。”

  比尔家族除了****的生意之外就是消息网,和罂粟如出一辙,不过这些年罂粟的主要势力都拉到了亚洲,所以苏牧并没有从somnus口中得知关于他的消息。

  而此时听到老比尔的消息微微的皱眉。

  他在奥大是残魂消息网得知的,而现在居然离开奥大了?而且还去了美帝国?那为什么不直接去残魂总部?还有就是魅曾也说过他一直在奥大,连魅的追踪都躲避了,他到底要做什么?

  和老比尔的交谈中苏牧也了解到了这些年比尔家族的洗白过程,但一提到庸医老比尔就是一脸的铁青之色,苏牧哈哈笑的告诉他庸医也来奥大了,找个机会帮他恢复身上的毒素。

  晚饭也是在老比尔家吃的。

  比尔乔和老比尔的儿子也参加了晚宴,并且让比尔乔亲自给闻人紫寒道歉,闻人紫寒倒是没有什么,反而是伊丽莎白开口讽刺了几句,毕竟她可是见证了这两个月闻人紫寒所有的生活历程,这个比尔乔的骚扰不可谓不频繁和烦人!

  比尔乔现在哪里还敢多说?他这一顿饭始终都是战战兢兢的,一直等苏牧三人离开之后他才像是虚脱了一样蹲在了桌子上。

  ……

  路上,苏牧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前走,而伊丽莎白则是拉着闻人紫寒的手一边走一边道:“寒,你丈夫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老比尔那么尊敬他?还有,他是不是当过兵?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身上好多伤疤哦……”

  闻人紫寒和伊丽莎白这两个月也是亦老板亦友的交情,所以两个人手牵手倒像是闺蜜一样。

  “他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很…嗯,很强吧。”闻人紫寒的确没有问过关于苏牧的任何过往,因为在她眼中,她爱的就是苏牧这个人,不管过往是什么,那都是苏牧的整体。

  伊丽莎白连续啧啧出声和闻人紫寒聊着苏牧。

  而此时的苏牧却是眉头紧皱,二号的线索又断了。

  就在这个时候,闻人紫寒忽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然后赶紧追上苏牧道:“苏牧,我妈醒了……”

  苏牧一怔。

  “我妈说要见你。”

  “现在?”

  “嗯,现在让我们回去……”闻人紫寒也是一脸的奇怪,下午的时候母亲忽然激动的昏厥过去,那是因为看到了苏牧,而晚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居然又是要见苏牧?这让闻人紫寒微微的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三人回到别墅的时候才晚上九点,这个时候客厅内的庸医却是挂着一脸的笑容看着苏牧道:“老比尔有没有想我?”

  苏牧哈哈一笑:“找个时间给他身上的毒解掉吧。”

  “嗯,这次来奥大也算是一个契机了,赶紧上去吧。”庸医说完就离开了客厅。

  ……

  ……

  此时,二楼的病房内。

  苏牧和闻人紫寒推门而入。

  “妈。”闻人紫寒走到床边上拉住了那中年妇女的手,然后坐在了床边。

  房间内的医生和伊丽莎白对视了一眼,二人纷纷离开房间并且关上大门。

  此时,中年妇女拍了拍闻人紫寒的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她的目光看向了站在房间内的苏牧道:“过来,走近一点……”

  闻人紫寒回头看了一眼苏牧,苏牧也是奇怪的看着那中年妇女,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心中传来,潜意识中苏牧感觉,自己的身世要揭秘了一样……

  走到床边上,闻人紫寒的母亲一脸的慈祥看着苏牧道:“真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是紫寒的男朋友苏牧对吗?”

  “是的伯母。”

  “那你可记得你的父母叫什么?”

  “记得,我父亲叫苏通,母亲叫谢锦兰。”

  妇人摇摇头道:“我说的是你亲生父母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