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0章 又见伊人

  京都。

  诸葛公馆。

  一袭飘窗落地,透过玻璃可看到小院内的假山,流水,荷花,青松和翠竹,宛若人间仙境一般的别墅公馆。

  飘窗内,一个女孩一身白色的长裙,双腿放在飘窗的沙发上靠在床边,一头长发散落在肩膀上,清秀而黑的弯眉之下,一双清澈的双眼看着小院内的流水。

  双手慢慢的保住膝盖,女孩把下巴放在了上面,长发紧随着就像是丝沙一般的垂落下来,好不惊艳。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女孩直接瞪大了那双好看的双眸,然后坐直身体盯着窗户外面那座假山下面的台阶。

  她有一种无法相信的目光,更有一种惊喜的神色,因为小院内出现了一个男子,一个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却又有能力出现在这里而不被发现的人出现了……

  惊喜,惊讶,她不敢冲出去,因为她害怕一旦目光离开这人就会变成虚幻的,所以就这样坐在原地,然后惊喜的看着他,泪痕慢慢的落下。

  女孩不由的挂起微笑:“是你吗?”

  本来,以她的能力和智力完全能分辨自己看到的东西是幻觉还是真实,可这个时候的她俨然像是失去了任何智商的女孩一样,傻傻的隔着窗户问了一句。

  房间的隔音效果就算是外面打雷也听不到什么声音,所以女孩的三个字并没有传出去。

  然而,站在假山下面的男子却是点了点头。

  女孩这一次缓过神来,然后直接站起身冲向了房间的门口。

  啪的一声打开房门。

  那个男子依旧站在荷花池内的台阶上,女孩双眼婆娑的站在房间的露台下面,一身的纯白长裙和这环境融为一体,像极了仙女下凡一般。

  此时,公馆外面的走廊冲进来了十几个黑衣男子,不过却是看到白裙女孩站在原地挂着泪痕,然后就看到那十几个男子被一个人赶走,并且这个人也挂起了微笑离开了小院。

  “影…”诸葛牧月一脸的泪痕站在原地。

  因为她从未奢求,也从未想过苏牧会亲自来京都诸葛公馆来找她,更不敢奢求苏牧会直接来到诸葛牧月所居住的地方,这或许在梦中才能实现的事情,而今天,诸葛牧月亲眼看到苏牧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她要做何感想?尤其是在承受了巨大苦衷的情况下。

  苏牧一步一步的走来,然后站在了诸葛牧月的身边,双手握住她冰凉且还在颤抖的小手,苏牧一抹难以压制怜惜之色道:“谢谢你。”

  诸葛牧月一怔,然后双手颤抖的更厉害了……

  她拉着苏牧的双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这样抬着头看着苏牧,好像是要把时间定格一样,而苏牧却始终挂着微笑,然后就站在原地让她看着,而苏牧也在打量着她。

  “七年了,你还是喜欢一身白裙。”

  诸葛牧月挂着惊喜的微笑道:“那是因为你喜欢……”

  苏牧愕然,然后笑了一下拉着诸葛牧月瞬间跳跃房顶上面,然后拉着她坐在了屋脊上面,诸葛牧月挽着苏牧的胳膊,然后靠在了苏牧的肩膀上。

  “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这样和你亲昵的在一起了……”诸葛牧月像是一个受到委屈的小媳妇、又像是一个久别相聚的夫妻一样紧紧的挽着苏牧的胳膊。

  看着小院内的精致,感受着公馆周围树林传来的沙沙树叶声,苏牧道:“和我说说四年前的事情吧。”

  陈小软虽然说明了大概情况,但是细节也只能是诸葛牧月自己来说明了。

  良久之后,诸葛牧月才告诉了苏牧前因后果。

  当年,战魂要吞并残魂,而实则是苏牧杀的首代残魂首领,那个她复活控制了战魂,所以才导致了四年前残魂一百兄弟死于非命,甚至是牵连到了狂澜,陷害是狂澜所为,可是苏牧始终都没有怀疑过狂澜,这件事情也让诸葛牧月多少有点醋意。

  后来在东欧战场,暗杀苏牧的人是那个她易容亡月,因为亡月和苏牧的关系太好了,而且又是在战场上,所以苏牧根本没有怀疑诸葛牧月是被易容的,最终导致那个她动手刺杀苏牧,而最终被狂澜挡住了,所以后来苏牧才会问诸葛牧月狂澜的二度伤害是谁伤害的?那就是她伤害的!

  当然,这些还不至于让苏牧动杀心,最重要的还是狂澜的一头长发,不仅是陷害了狂澜,更是污蔑狂澜是残魂的奸细,而狂澜割发代首,将她那一头爱惜如命的纯白长发割断……

  亡晴之死当初也是那个她易容亡月和亡晴说了一些绝情的话,导致亡晴现在都很痛亡月,甚至是想要暗杀她,可尽管大家都是提着脑袋生活的佣兵,可只要是人就会有感情,苏牧对诸葛牧月用情至深,对亡晴更是视若姐妹,所以亡晴当初跳机没死之后就一直考虑这件事情……就算是亡晴当初告白残魂之影也不会让亡月这般的对待……亡晴甚至想过亡月会让她一起和苏牧在一起……而结果是亡月的小肚鸡肠,并且冷嘲热讽刺激亡晴导致跳机事件……

  可那个亡月只是那个她易容的罢了。

  诸葛牧月靠在苏牧的胳膊上道:“其实她就是想要报复你,促使闻人紫寒去奥大的事情也是她一手促成的…闻人紫寒的母亲本来就要在奥大悄无声息的离世,也是她泄露了消息让闻人紫寒知道……”

  “她敢对闻人紫寒动手?疯了她!”苏牧哼了一声,闻人紫寒除了是苏牧的女人之外更是华夏闻人家的孙女,有这一层关系如果她还敢动手,那她在华夏就是活得不耐烦了,当然,去了奥大就不同了……

  按照诸葛牧月的说法,那个她就是要逐一将自己身边的人害死……

  “你傻不傻,我们是什么人?还能受到威胁?当年我为什么在美帝国不回国?就是害怕会和普通人产生关系而有了软肋,所以我们才成为了情侣,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我知道后终身后悔?”

  诸葛牧月为了救苏牧不惜扛下了这些所有的阴谋陷害,苏牧此时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而事情并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如果苏牧真的下狠心杀了诸葛牧月那才叫可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