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 不如禽兽

  秋水水红润的小嘴微微的嘟着,似乎还在和苏牧说着醉话,而看着秋水水的样子苏牧也是苦笑无奈,慢慢的给她盖上被子,不过这丫头却是忽然抓住了苏牧的一只手,喃喃的道:“苏、苏牧…留下来吧……”

  苏牧心中一怔,然后就看到这丫头的双眸微微的睁开,然后看着动容的看着苏牧,眼神之中尽是爱慕之色,此时的苏牧却是有一种无奈又可悲的感觉。

  慢慢的拉着秋水水的冰凉小手,苏牧坐在床边上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呃…嗯……”这丫头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慢慢的坐起身,一头长发直接搭在了苏牧的肩膀上,双手搂着苏牧的胳膊,胸前的凸出直接贴在了苏牧的手臂上,那种感觉,无以描述……

  “苏牧…我…喜欢你……”

  秋水水似是接着酒劲在告白,然而苏牧却只能挂着笑容聆听这女孩的心声。

  “从第一次任务…嗝…你让我好奇死了呀…没有一个人能够在那种环境下还能通过任务…呵呵呵…当时我要是知道你是上帝之影肯定会惊叫出来吧……好尴尬呀,当时我跟玲珑还瞧不上你和小软妹妹来着,嘻嘻…当初你肯定像是看小丑一样看着人家吧?”

  “嗯,有一点。”苏牧忍着笑说道,当时的确如此,上帝之影跟着她们去任务反而还被瞧不上,可想而知当时苏牧的心情了。

  “呀…我就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丢脸!”秋水水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坐在床上,一头青丝有点蓬乱的垂落。

  过了一会,秋水水喘了喘气,然后又拉住了苏牧的胳膊道:“所以,别走了…”

  苏牧坐在床边上,要是没有心动那是骗人,可苏牧却不会去动这个女孩,不管是秋水亦寒在游戏中的那种高冷还是现实中秋水水的可爱,苏牧都不想破坏这种画风,秋水水跟苏牧表白,仅仅是因为她喜欢自己吗?玲珑去哪了?这些细节做的还是太粗糙了,秋家完全忘记了他们要拉拢的人是残魂之影而不是普通的男孩。

  纵然秋家以秋水水这个千金为代价,可并没有给苏牧任何的好感,不管是处于利益还是处于任何的动机,不是纯爱苏牧绝对不会接受,再者,苏牧已经不敢再接受任何女孩的情债了,所以这个秋水水,苏牧只能当一回不如禽兽了。

  慢慢的拍着秋水水的长发,苏牧也把脸颊靠在了她的头上,看着房间内的暖光,苏牧笑道:“睡觉吧…”

  “嗯…好…”说着秋水水就要脱衣服,不过却是被苏牧拉住了双手,她一怔,双眼朦胧的问道:“怎么了?”

  “穿着睡。”

  “穿、穿着睡?”

  苏牧点点头道:“水水,我知道你借助酒劲才敢说这些话,所以,我当没有听过,你也没有说过,好吗?”

  秋水水的脸色唰的一下骤变,她借助酒劲没错,可是说出的话是真的啊,虽然这其中也掺杂了一些她排斥的因素,可是要面对的对象是苏牧秋水水也就认了,所以今天晚上自始至终秋水水都是开心的。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而没想到苏牧居然拒绝了她,这让秋水水的心情一下子沉闷起来。

  不过苏牧却是拉着她的双手道:“不管话是真是假,然而这个过程,你说这些话的前提是有别的因素在其中,我不想让你后悔,也不想让我后悔,你了解我吗?还是仅仅知道我两个响彻世界的名字?”

  秋水水瞪大着双眼看着苏牧,后者继续说道:“我身边有闻人紫寒,有周文零,有残魂的魅,澜,还有,我曾和你说过,京都的诸葛牧月也是我前女友,这些你都知道吗?”

  秋水水别过头,然后微微的点了几下道:“我知道…你有紫寒姐,有零姐,还有残魂的漂亮女人……可为什么要说出来呢?你不说我…我就当不知道……”

  苏牧哑然,还有这样自欺欺人的?不过随后苏牧就明白了秋水水的心思。

  这姑娘,或许是真心的喜欢上了上帝之影,喜欢上了牧影,但是身在家族之中的她有时候却也避免不了像是周文零和闻人紫寒那种利益的联姻,所以,当秋家老爷子说出要她和苏牧在一起的时候秋水水并没有过激的反对,因为秋家老爷子说的人就是她喜欢上的人……

  虽然这里面参杂了一些利益的牵扯,但起码能把自己交给一个喜欢的人也算是在这京都的错综复杂的千金之中独树一帜了,故而,秋水水并没有反对,哪怕她知道苏牧身边早就有了很多女人,可又怎样呢?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接着酒劲也就什么都不想了……

  只是秋水水万万没有想到苏牧会拒绝她,这才是让秋水水打击最大的地方,而听到苏牧的解释秋水水也明白了苏牧的的意思。

  所以,这姑娘抬起头看着苏牧笑道:“那么,下一次呢?”

  “下次?”

  “嗯。”

  苏牧笑了一下,秋水水的意思是,如果下次表白则是她自己的心意,并且是在知道苏牧有别的女人情况下,所以苏牧还能说什么,他只能点头道:“下次哪能轮到让女孩去表白?”

  “嘻嘻…你说的的……”

  “嗯。”

  “那睡觉吧。”

  “你还在这里睡?”

  “女孩子想要把完璧之身交给一个流氓却遭到拒绝,你不应该补偿一下吗?抱着我睡。”

  “呃,这样…不好吧?”

  “你是男人吗?”

  苏牧直接掀开被子,然后和秋水水拥抱在了一起,红润的双唇诱人,苏牧却是坚守本心,这一刻,估计苏牧自己都在嘲讽自己装什么伪君子,然而,这一刻苏牧却是没有任何的负罪感,所以,还是有些收获的。

  一下午无话,傍晚的时候,苏牧醒来已然看到怀中的可人儿已经消失,被子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香味,苏牧却是挂起了微笑,果然,还是做了不如禽兽的事情。

  晚饭没吃,苏牧直接让小木灵开启了命门轮回,然后进入了游戏,今日是兽潮最后一天,也是最难一天,更是最关键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