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怒不可揭

  高跟,细腿,大胸,面如桃花,烈焰红唇。

  火热的她同时和水蓝女神挽着苏牧的胳膊走在小雨中的人行道上。

  虽然她看不到水蓝女神的样子,但是却知道水蓝女神在苏牧的另外一侧,所以这女人咯咯娇笑道:“小水蓝,你就不怕再被别人看到?”

  水蓝女神嘻嘻笑:“周妖精,你就不怕被别人看到抢了你呀?”

  “咯咯咯…小水蓝的嘴巴越来越甜了……”

  苏牧心情大好,周妖精的忽然回来让苏牧的阴霾心情一扫而空。

  同时被水蓝女神和周妖精挽着胳膊,苏牧不由自主的哼起小曲来,尤其是在这小雨中,别提多惬意了……

  “哼,享受这齐人之福是不是很爽?”周文零挽着苏牧的胳膊还不忘记调戏他一下。

  苏牧嘿嘿一笑,转而看了一眼水蓝女神道:“她说我在享受齐人之福,水蓝你什么时候跟我滚过床单了?”

  水蓝女神的脸色唰的一下通红,然后别过头靠在苏牧的肩膀上喃喃的道:“苏苏,水蓝和女帝姐姐都和你在一张床上睡过…而且…”

  “而且没有穿衣服是吧?”周文零娇笑。

  苏牧一头的黑线,道:“那是我昏迷的时候,再说了,只是光着在在一张床上了,也没有怎么样不是?”

  “你想怎样呀小流氓……”

  苏牧被两个美女调戏不但没有郁闷,反而心情大好,一直等回到别墅的是才把水蓝女神收回神域塔内。

  陈小软她们看到周文零回来自然很高兴,所以晚饭吃的很丰盛,就连狂澜都没有任何的不满,几个女人坐在一起反而聊起了游戏中的一些事情。

  周文零这一个多月没有上线,所以自然是等级不高,而且也不知道游戏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故而和几个女孩子在一起聊到了很晚,如果不是说今天还要和秦国他们收尾战争说不定她们就不上线了……

  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钟苏牧的房门才被打开,周文零穿着一件性感的睡衣走了进来,苏牧根本就没上线,他就知道这周妖精会耐不住寂寞,所以早就躺在了大床上等待了……

  周文零挂着迷人的笑容直接爬到床上,然后骑在苏牧的身上媚笑道:“小流氓有没有想姐姐?”

  苏牧哪还给她调戏自己的机会啊,直接将她摁在了床上,二人嬉笑的打闹了起来,周文零这妖精总是这样,根本不给苏牧直来直去的机会,反倒是将苏牧勾引的差不多了才进入正题。

  缠绵如外面的蒙蒙细雨一般,久而绵长,细雨滴滴,妖精蜜蜜,甜如丝,忘而迷。

  周妖精今夜无比的奔放,一次不够两次,两次不够三次,直至将苏牧榨的浑身困乏欲罢不能。

  深夜时刻苏牧才深深睡去。

  而倒在他怀中的周妖精,依旧挂着那媚人的笑容然后慢慢的掀开被子,一身雪白的傲人身材呈现在房间内,周文零慢慢的穿上衣服,随后坐在梳妆台上梳理已经被苏牧抓乱的长发。

  这妖精忍不住的一笑,这头发每次都会被苏牧抓着才肯罢休,每次都是蓬乱的结果……

  二十分钟后,周文零看了一眼时间,深夜三点钟,她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苏牧熟睡的样子却是挂上了一种淡淡的忧伤之感……并且抚摸着自己的长发……回忆着和苏牧的点点滴滴……

  随后她站起身,在苏牧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这才站起身摸着自己的长发喃喃的道:“小流氓,好好的…妖精这一头青丝,只为你而留……”

  随后,周文零慢慢的离开了苏牧的房间,闭门而去。

  房间内。

  苏牧直接睁开眼,然后坐起来穿上了衣服,随后拿出电话写了一条信息,紧随着就站在了窗口位置看着周文零快速的消失在黑夜当中。

  大约过了五分钟。

  窗口外面忽然出现一个黑影,零站在了苏牧的面前道:“她从华夏西部而来,路过京都待了四五个小时才来的海天市。”

  苏牧道:“这妖精今天太不正常了。”

  从一开始周文零的忽然出现就让苏牧很奇怪,如果她要回来的话肯定是先回公寓,然后再去别墅,如果自己不在的话她肯定会在别墅内等待而不是直接找到自己,这一点有点反常,但最反常的还是周妖精和苏牧欢愉之后就给他下了迷香,这才是最让苏牧奇怪的地方。

  而现在周文零的悄然离开也让苏牧明白,这妖精在今天来海天市之前就做好离开的准备了,只是苏牧不明白为什么这妖精又要离开。

  第一次离开是因为找到了陈强的消息,第二次离开是因为陈强没死而导致她身心疲惫,这才去的昆仑山,而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零看了一眼苏牧道:“在京都她去过什么地方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是回了一趟周家。”

  “周家……”苏牧知道周文零和周家早就不和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只身一人来到海天市,所以这件事情必然还有内幕。

  不一会,零的电话响起,他接通一句话没说,只是听了大约几十秒钟之后才看向了苏牧道:“是闻人致远。”

  “什么?”苏牧大惊,怎么又扯上闻人致远了?

  “闻人致远警告了周家,并且要求周家把周文零嫁人,并且对其承诺永远不得让周文零和你见面,如若违背,必斩断周家的商业链,其他的威胁暂不清楚!”

  “又是闻人致远这老东西!”苏牧气的咬牙切齿。

  “当然,这件事情主要还是周家的人在做决定,周文零本身就算是弃女,现如今却又和周家扯上了关系,其很大一部分原因恐怕就是因为周文零的性格……”

  苏牧看了一眼零,这关乎周文零的性格什么事?

  零道:“残魂传来的消息,周文零父亲见了周文零,并且很可能羞辱和打了她,故而,这件事情的真相恐怕……”

  啪的一声!

  窗口另外一扇窗打开,苏牧的身影直接跳了出来,站在零的身前,苏牧道:“游戏中打理两天,我去一趟京都。”

  “可是周文零她没有去京都……”

  “我知道她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