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 君子之交

  龙哲文安静下来之后整个客厅都随着安静了下来,气氛有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这个时候龍都感觉苏牧不是和他一个年龄段的人了,这种感觉像是自己的爷爷在和闻人致远谈话一般。

  而且此时的苏牧和龙哲文相互对视着,双方似乎都不想在气势上输了对方。

  苏牧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赫阳的死和龙家有关,那么合作绝对是不可能的,这件事情是苏牧的底线,赫阳的死因虽然现在已经查出来了,但是苏牧却不敢告诉闻人紫寒,毕竟这其中参与者有闻人家。

  整件事情根本不是赫阳牵动了华夏十大家族的权势和金钱利益,而真正的原因是苏牧早就预想到的,这件事,赫阳之所以被牵连其中,被十大家族联合谋杀,真正的主导是轮回!

  龙哲文微微的叹口气道:“小子,你应该知道,赫阳那小子的死和华夏这些家族的利益冲突仅仅是因为轮回。”

  “我明白,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还要坐在这里和你谈?”

  赫阳死于上款游戏,但是死因却是因为这款轮回,就是这么简单,至于其中真正的细节,早在苏牧回国的时候就想过,只是苏牧根本没有想到居然是十个家族涉及了这件事情。

  “既如此你为什么还要纠结这件事情?”

  苏牧冷笑了一声,道:“赫阳是我兄弟,是我发小,你说他的死我会不闻不问吗?纵然赫阳不是因为你们家族之间的权势和利益,可是说白了,和你们家族的权势内斗还是有一定关系的不是吗?再者,赫阳严格说起来是闻人家的私生子,纵然这样你们都不肯放过他?如若不是因为这样,龍,为什么不参加华夏的挑战赛和世界级的个人MVP?”

  龍这个时候一怔,道:“和我也有关系?”

  苏牧转过头道:“你仔细想想就明白了……”

  龍有点呆滞,不过随后他就明白了苏牧的意思……

  只是,龍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如此的复杂,赫阳的死不仅仅是因为牵动了十大家族的利益和权势,还有更多的东西在里面,仅仅是一个小小赫阳吗?

  龙哲文不得不说苏牧在现实中的能量很大,这件事情都能调查清楚,而且龙哲文也明白,让龍把赫阳真正的死因告诉苏牧,只是起到了苏牧确定这件事情的关键而起不到真正帮助苏牧的目的,故而,想要和神域合作,想要让苏牧真心实意的和龙家合作,仅仅是拿着陷害赫阳的十大家族资料是远远不够的。

  苏牧这个小家伙的心智远远超乎龙哲文的想象。

  所以他再次点上旱烟淡淡的说道:“除了赫阳死因的真相,加上你身边的兄弟删除在华夏境内的通缉令,并且允许你们自由活动,前提是,不允许出现任何死伤事件发生。”

  在之前苏牧就知道龙哲文已经调查出自己现实中的身份了,而现在更加确定他已经知道残魂的存在,恐怕龙哲文现在还不知道的是残魂的首领就是苏牧吧。或者干脆说龙哲文还不知道苏牧到底是属于那个佣兵团的人也未必可知。

  苏牧点头道:“行,只要你们龙家有这个能量就行,神域在轮回的争霸,在世界的争霸,和龙家合作,但是指挥权,游戏内的所有事情归我神域,这一点不可商量。”

  龙哲文一怔,然而却没有多大的意外,因为神域和闻人家的合作也是如此,闻人家出了十万大兵进入游戏还没有拿到神域的主导权,别说是龙家只有一个龍加入神域了,所以龙哲文没什么可争的,也争不过苏牧。

  “那么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苏牧冷笑了一声:“龙家有没有直接关系我需要调查,在此之前,我要摧毁除了龙家和闻人家之外的八大家族所有在轮回的财产!”

  “所有?”

  “所有。”

  “呵呵,有魄力,然后呢?”龙哲文没想到苏牧的口气这么大,八家家族的所有游戏势力?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一点。

  而苏牧这个时候却是说道:“除却轮回之中的财产,现实中,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小心闪了舌头。”

  “我就这么一说,您权当就这么一听好了。”

  龙哲文闻言再次看向了苏牧,而苏牧的眼神却是坚定无比,说出的话就是承若,苏牧敢这样说就是这么做的,秦国,只是开始而已。

  龙家利用在华夏的权势开放残魂成员在境内的活动,那苏牧还犹豫什么?游戏中,只是开始而已……

  ……

  ……

  离开四合院,龍带着沉闷的心情带着苏牧走进了一家酒吧内,因为天色尚早,所以酒吧并没有客人,而酒吧老板很明显是龍的朋友,所以二人坐在吧台内有一个酒保专门给他们倒酒。

  苏牧端起酒杯笑道:“是不是感觉事情超出你的预料了?”

  “嗯,没想到赫阳的死因这么复杂。”

  “你爷爷到最后也没有说出龙家谁参与了这件事情,而你爷爷又让你加入神域,这一点就证明你和赫阳的死因没有关系,所以咱们之间不用想那么多,龙家虽然有牵连却没有多大的直接关系,所以神域和龙家不会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龍点点头,然后看着苏牧道:“假如说,苏哥,如果神域和龙家真的有什么的时候呢……”

  “我们君子相交,不管其他,龙家和赫阳,你和赫阳都没有直接的关系,就算是有也是你叔父他们那一辈,所以我们,只求友谊,不求其他。”

  龍重重的点头,然后端起酒杯道:“只求友谊,不求其他!”

  和龍的相交,苏牧只能说是君子之间的事情,赫阳死的时候和龍没有任何的关系,也和龙家没有多大的关系,就算是有也只是在和其他家族争执上牵连一些关系,总之事情的复杂化苏牧都不想多想,苏牧只需要知道,摧毁十大家族之八就行,龙家和闻人家不能动,这是铁定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龍忽然神秘的笑了一下站起身道:“苏哥,别说兄弟不够意思,我这也是还人情啊……”

  “什么鬼?”看着龍离开酒吧,然后苏牧就看到大门口站着一个女孩深情的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