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再去冥界

  夏风,叶秋,醉酒梦红尘,泪落繁花和齐云五个人瞬间懵逼了。

  他们都知道刺客的分身术能够持续一段时间,所以在苏牧刚才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但是尼玛现在分身术会说话是几个意思?搞得现在他们根本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苏牧了。

  而苏牧摆摆手道:“你们别一惊一乍的,我刚学的一个技能而已,可以控制分身术,你们继续。”

  咕噜一声。

  夏风咽口口水,然后看了看苏牧又转头看了看苏牧的分身,一脸的哭丧道:“妈的,我该和谁说话啊?”

  苏牧哈哈一笑道:“刚才你们说到哪了?”

  “秦国很有可能会放弃攻打我们。”泪落繁花说道。

  苏牧点点头,秦国五天前对神域申请攻打的事情的确很不理智,要是直接灭掉神域也就算了,可万一灭不掉呢?那就是让秦国直接跌入谷底了,这跟两个人赛跑一样,第一名永远都是提心吊胆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第二名什么时候会追上来,而第二名只需要咬咬牙就能冲刺往前追。

  秦国这种公会一旦失败虽然不会出现大乱子,但是肯定会给神域带来巨大的好处,所以说这次秦国申请攻打神域,要么是全力以赴,要么就是放弃攻打。

  所以苏牧点了点头,然后想要开口说话,不过还是把意识调转到了分身身上道:“不管他们打不打都要做好迎接战斗的准备,这毕竟是秦国,不比以往那种公会。”

  夏风等人快要哭了,这尼玛到底要和谁说话啊。

  不过他们几个人也明白苏牧的意思,所以刚才的商量也是按照这个思路来的,故而只能先这样了。

  因为有D级的工事建筑,所以就算是防守起来也不会和以往那种时候疯狂的用人来挡,故而就算是秦国要攻打神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起码现在就算是秦国也没有D级的工事建筑。

  苏牧在这里和他们商量了一下两天后的战斗,然后自己又跑出去和自己的分身玩儿去了。

  这个分身让苏牧非常的重视,虽然他现在还不能完全控制两个人的脑海思维,可苏牧知道,一旦自己能够控制i两个人战斗,那么不管是在将来还是现实都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一个苏牧可以抵挡数万人进攻,那两个苏牧呢?

  说不好到时候两个苏牧合并起来将会有更大的战斗力也说不准呢。

  还有一点就是关于神域并合,苏牧不知道自己在神域并合的状态下召唤出来的真身分裂术是不是也是并合状态,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无敌了!

  所以现在苏牧迫不及待的想要控制好这个分身。

  而驻地城内对于苏牧的分身也无可奈何,一时间神域内部无聊的玩家都来看苏牧耍猴一样的控制分身来了。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半天时间苏牧还是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控制分身。

  只要你让分身做什么事情,那么本体总是会有空白的时候,有的时候苏牧都害怕自己的本体脑电波会留在分身体内出不来的感觉,这让苏牧非常的无奈。

  翌日上线。

  苏牧直接来到城主府内将大赛签到做了一下,然后回到驻地城内打算继续训练控制分身,不过这个时候尸魂女妖的消息再次传来,依旧是女帝的传唤。

  这让苏牧不由的挂起了微笑,女帝蔷薇这女人上次故意穿的那么性感,这才过了几天时间啊又要让自己故去,所以这货自然能贱笑了起来。

  大致安排了一下公会活动,苏牧直奔九泉玄塔而去。

  ……

  ……

  冥界,冥王山宫殿。

  巨大的宫殿之中,高达百米的黑色金属柱子树立在两边,两排黑色柱子中间是一条走道,而一身黑色长袍的冥帝就慢慢的走在上面。

  她身后是漆黑一片,大殿里面却是明亮的光线。

  黑袍,高领,黑发,挺立双.峰之上的雪白肌肤暴漏无疑的冥帝慢慢的往前走,高冷的冥帝蔷薇这个时候双眸之中居然泛着一丝丝的恐惧,这让任何人都不会想到的。

  而此时他所在的位置叫冥王宫,是冥界主神所在的位置。

  冥界之王并非冥帝,蔷薇也知道在八千年前接管了冥帝的位置,所以冥界真正的霸主在这冥王宫之中。

  按理说,冥帝乃冥界NPC主城的霸主,是和玩家们接触的一种特殊的NPC,而冥王,真正的冥界霸主是掌管整个冥界的人,冥界地牢的所有灵魂掌管是出自他手!

  这一点当初在苏牧第一次进入冥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所以苏牧前两次就一直在怀疑这冥界的霸主到底是谁,为什么不出现。

  而此时的冥帝双眼泛着担忧的神色然后慢慢的向前走,心中却是想着苏牧的脸庞,不知道他,能不能及时赶来……

  这是冥帝在走出这个走廊最后一步的想法。

  穿过这个走廊,巨大的宫殿之中空无一物,正殿的前方,一个长椅之外就是两边的巨大火盆,火焰轰轰的跳动,似乎想要吞噬这黑暗的空间一样。

  而在那长椅之上,一个全身黑色肌肤,头顶长有犄角,全身也是黑色的长袍的人横躺在长椅上面。

  那两颗獠牙露在外面挂着微笑盯着冥帝蔷薇的胸.部,一种暴露无遗的欲.望迷漫在这偌大的宫殿之中。

  呼的一声!

  此人化作一阵黑雾消失在长椅上面,再次出现已然来到了冥帝的身后,并且变化出了一个黑袍男子,面容颇为帅气……但却带着丝丝妖气一般的感觉。

  他伸出双手,慢慢的放在冥帝的肩膀上,黑色的长指甲让人不寒而栗。

  挂着一种桀桀的笑声,他道:“蔷薇、八千年了,我们的承诺应该兑换了吧?”

  蔷薇赶紧转过身不留痕迹的躲开这人的手,然后微微的躬身道:“蔷薇,见过冥王大人。”

  名望呵呵一笑的收回那惨白的手指,然后放在身后慢慢的向一侧走了几步,道:“蔷薇,已经八千年了,你每一年前才来一次,可让寡人好生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