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雪白大腿

  对于狂杀的嘲讽,董明坤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华夏谁不知道秦国?谁不知道华夏前三的巨无霸公会?这小子居然公然的挑衅!

  然而,董明坤却必须要明白一件事情,现在就算是神域的人嘲讽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单挑?一个苏牧就足以秒杀他和天真等人,而群殴大队伍根本不可能拉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所以说,在这红石大峡谷内,董明坤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看着神域的人猖狂!

  苏牧看了一眼董明坤,道:“自作孽不可活,堂堂的华夏前三会长尽是会玩一些狗鸡摸狗的事情,也难怪华夏无法荣登世界排名,丢人!丢份!”

  “你!”董明坤整个人的脸色已经铁青无比,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苏牧的话。

  而苏牧今天如此挑衅秦国,无疑还是因为皇天洲区的事情,不管现在的局势怎么样,秦国定然会在短期内就会对神域做出针对。

  昨天刚刚因为针对仲夏的事情而和秦国发生了正面冲突,而苏牧知道,秦国的压制就要来了,而苏牧更清楚,不管秦国什么时候对神域动手都是这近来几天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苏牧不让神域成员在野外浪的原因之一。

  天真无奈的在心中叹口气。

  她不得不承认苏牧的说话,华夏无缘世界排行榜,大多数都是因为华夏的超级公会不和谐,在国战中总是不能团结一心的对付外国人,而是在国战的时候还要想着公会自己的利益。

  这就是华夏和美帝国那边的区别。

  宙斯压了太阳神多少年了,可是每次国战太阳神都能全力以赴的帮助宙斯,而宙斯也会放下所有的恩怨一致对外,而不是想着太阳神会不会在国战之后强过宙斯了等等。

  而华夏的神话帝国,秦国和炎黄,这三个超级公会参加国战总是要考虑自己的利益,神话帝国身为华夏第一,他们考虑的是国战之后秦国和炎黄会不会超越神话帝国,这就是为什么华夏不能荣登世界排名的主要原因之一。

  当然,苏牧这次京都一行也了解到,华夏不能拿下世界排名的主要原因是国家的支持,倭岛,美帝国,俄北帝国等这些国家的超级公会都是军方背景,直接导致这些国家的超级公会不得不全力以赴的合作,所以这些年才没有华夏的排名。

  而苏牧也清楚,今年不同往年,既然华夏的高层已经开始瞩目游戏了,那么就会让参加国战的所有公会全心全意的合作,所以,不管今年神域能不能参加国战都将不会和往年一样无缘世界十强!

  游戏时间已然来到了下线的时候,所以苏牧直接选择原地下线,对狂风简单交代了一下,无非就是傍晚的时候第一时间上线,然后阻止董明坤他们私自过桥。

  苏牧刚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别墅内香艳的画面。

  陈小软,温蒂,以及周小蛮三人正在客厅忙活着早餐,而狂澜这女人则是摆弄着红酒,好不热闹。

  一行几人吃完饭各自去休息。

  一直睡到中午……

  苏牧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什么给碰了一下,所以才马上清醒了过来,不过当苏牧睁开眼的时候却欲哭无泪了……

  狂澜这女人居然趴在苏牧的床上,而且这个时候苏牧躺着,狂澜的一条胳膊搭在苏牧的胸口,一条雪白的大长腿翘在苏牧的腹部……

  啧啧……这白花花的大长腿直接就让苏牧有点邪火上升,尤其是狂澜这个时候的大腿呈弓状,所以短裤根本包不住那大腿.根上的雪白和光滑,简直让人喷血!

  这个时候苏牧刚刚睡醒,谁他妈还没有一个什么勃之类的啊?再加上狂澜这女人的腿就在那上边,一时间苏牧难受至极且无奈……

  狂澜那一头的白发就在苏牧的肩膀边上,没有任何颜色的白发显得异常的刺眼,而且那红唇的小嘴嘟嘟着似乎在做梦一样,加上这个女人就穿了一件短裤和一个吊带背心,胸前那雪白更是暴露无遗,那条雪白的沟壑更是让苏牧一览无遗。

  只是雪白的胸上那一条伤疤依旧让苏牧心疼。

  当年为了救自己受伤,二度伤害更是战魂所为,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苏牧对诸葛牧月那么大怨气的原因,这二度伤害必然就是战魂所为了!

  苏牧小心的抓住狂澜的脚踝,然后慢慢的抬起来试图把她的腿放下来,但是这女人像是八爪鱼一样的抱着苏牧,所以想要扯开她的腿苏牧只能慢慢的坐起来,然后一手抓着脚踝一手扶着大腿处慢慢的往外推……

  “影,你摸我大腿干嘛……”

  苏牧心中一惊,随后直接推开狂澜道:“你丫醒了还装!”

  狂澜一翻身,再次把那雪白的大腿放在苏牧的身上,嘟嘟囔囔的道:“人家又没有强女干你,干嘛那么羞涩?魅都和你一起睡过,我就不行呀……”

  啪的一声打在狂澜的屁股上,苏牧直接走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道:“你丫就浪吧,早晚有一天老子干了你,到时候别后悔。”

  这个时候狂澜转过身,一个大字摆在床上挑衅的道:“来呀来呀,求强女干!”

  “……”

  苏牧真的拿这女人没辙了,尼玛这回国之后更浪了,也不知道她们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我是来告诉你,找到小嫂嫂的位置了。”狂澜忽然说道。

  苏牧一怔,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个时候狂澜侧身躺着,雪白胸口,背心无法遮挡细腰,一手还放在那光滑的大腿上,这姿势别提多羞涩了……尼玛没有一点女人的样子,尤其还穿着短裤,能不能矜持一点啊。

  “在奥大多奥多市的一家私人医院,好像她的母亲真的没死,所以那边的人就让我通知你一下。”

  “嗯,我知道了,让他们多照顾一下那边。”

  “这还用你吩咐啊,我早就跟他们说了,不会有事的,看看我多体贴,还说人家不像女人,话说还有四五个小时才开放游戏呢,你这么早穿衣服干嘛?”

  “还有四五个小时?!”

  “是啊!”

  “卧槽!那你特么这个时候来找我!”

  “我不是害怕你担心小嫂嫂嘛……”

  “艹!”

  “来艹啊……”

  “真的以为老子不敢?”

  “怕你不成?来来来,安全期!”

  “妈的!”苏牧直接脱掉穿上的大裤衩子扑到狂澜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