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势不可挡

  四维轮回。

  苏牧将飞天映痕叫来和涂丽女神一起调试传送阵,等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将所有的投弹车,防守车,以及瞭望台,水晶塔以及攻城车等等所有的工事建筑全部传送到轮回的神域驻地城内。

  传送阵设置好,只要等明天涂丽女神运转符文,那么所有的建筑工事都会被运送到神域驻地城的城墙上,而等待仲夏的便是这投弹车,关卡栏,水晶塔,各种工事道具建筑。

  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苏牧才下线回到公寓内。

  女孩子们虽然只有陈小软在皇天洲区,但是这边的情况她们都已经了解,所以氛围不算太好。

  这一次不比任何一次的工会战。

  皇天洲区,神域势单力薄,秋水亦寒的苍穹之鹤,凌天的四九山庄,乃至龙跃之门和胡夏洛神,甚至是亡晴的零度等都不可能起到支援作用的,因为有秦国和炎黄这两家看着,还有八家联盟那一盘散沙,虽然不成气候,但却也是一股不可忽略的力量。

  所以说,明天一战,神域要亿三十万人,或者说明天恐怕只有十几万人能上线了,这些新加入神域的成员未必就会马上给神域卖命,所以按照最好的打算来说,神域二十万人防守仲夏三百万人的进攻,而且仲夏还有投石车这种攻城道具。

  故此,明天的防守战,神域看似一点获胜的机会都没有。

  闻人紫寒他们都怀疑苏牧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就和皇天洲区所有的公会为敌,就算是要发展公会,难道不应该先稳定下来再说吗?

  然而,苏牧一句话就让她们哑口无言,打仗累积的人气,比慢慢发展累积的人气要快几十倍,甚至是几百倍。

  所以,只有打仗才能换来更快的发展,当然,风险也是巨大的,一旦神域失败,那么将会面临皇天洲区瓦解的局面,所以这种发展的方式,估计也只有苏牧敢用了。

  一直等游戏上线之后,苏牧在驻地城内看着夏风他们反馈回来的消息发笑。

  整个皇天洲区的议论全部都是神域这次必输无疑。

  不仅仅是因为仲夏的人数众多,更因为仲夏的老会长夏海也出现了,几天前和苏牧的过招可是所有人都看到了,那高达四十万的气血是这个时期没人能够击杀的。

  所以,不仅神域要失败,可能神域的会长也会被斩杀。

  上次的天谴技能虽然震撼了皇天洲区,但是谁不知道那种技能的冷却时间动辄就是七天或者一个月的?所以这次想要动用天谴技能也不可能的。

  而和神域要好的几家公会全部都无法支援,这是必然的结果,炎黄和秦国,以及八家联盟的人肯定会从中阻挠,所以玩家们都知道,今天神域将不会有任何的支援。

  而满打满算的神域不过是三十万人而已,防守仲夏的三百万人,简直是不可能的,甚至战斗开始不足一个小时就会结束。

  四面八方,神域驻地被团团包围,整个神域驻地城被围的水泄不通。

  一些新加入的玩家看到这种情况居然直接下线,游戏刚刚上线不足半个小时,神域的成员骤减三分之一,加上一些本来就没有上线的成员,神域驻地城内的总人数居然不足二十万。

  这让夏风他们愤怒异常,可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些人都是刚刚加入神域的,所以在看到这种不可能赢的工会战,谁也不会选择出手的。

  “吼吼吼!”

  团战,要的是气势,仲夏的几百万人惊天巨吼传遍了整个神域驻地城上空,而苏牧此时慢慢的走向了南门的位置,上次就是在南门,那么夏海今天必然也会在南门等着自己。

  所以,在苏牧走到南门城墙之后,所有的神域成员也安静了下来。

  气氛变得很压抑,毕竟这其中只有一万人是从中州来的精英,所以,剩下的人自然不知道神域的每次战斗几乎都是差不多的场面,故而,那些新加入的神域成员不由的好奇,那一万多的精英成员为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兴奋之色而不是害怕和恐惧?

  这让人费解,好像是神域要以多欺少了一样。

  “哥,夏海就在下面。”夏风指着南门护城河外的仲夏队伍说道。

  苏牧点点头,现在苏牧不想说什么鼓舞士气的话,因为说什么都没有用,唯一能够让神域成员士气高涨起来的办法,那就是击杀夏海!

  只是苏牧现在并没有把握杀掉这个夏海,气血太厚是一个因素,苏牧身上的有些长时间技能还在冷却,在负年轮回使用的CD免疫技能在地球轮回居然不管事。

  这让苏牧非常的郁闷。

  “哥,要不然咱们就闭门防守吧。”夏风虽然不惧,但还是有点心虚,毕竟人数的差距太大了,如今这个三转时期,人数的差距越大越难以防守,这是毋庸置疑的。

  呼啦一声!

  苏牧直接展开刀翼飞了下去,夏风不由的呆逼,尼玛,感情还是要出风头去啊!

  围观的玩家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神域的会长出现了,仲夏的老会长也在南门护城河外面,所以,今天这一场工会战不仅仅是团战那么简单,还有可能会看到一场惊世骇俗的个人PK秀!

  “神域会长,在幽暗峡谷,中州城,从未有过败绩,年纪轻轻有如此成就,的确不简单。”夏海看着苏牧道。

  “呵呵,您老也说了,我从未有过败绩,那么是不是也代表着今天您也没有信心赢我呢?”

  “哼,伶牙俐齿!苏牧,现实中的事情我不想多说,游戏中既然已经成为敌人,我希望不要牵连到现实中去,这是游戏界几十年来最基本的游戏准则!”

  说真的,夏海还是担心苏牧现实中的报复,那天晚上的事情太令人震撼了,所以他不得不考虑这种后果。

  虽然他堂堂的夏氏集团董事长这样说会有点丢份,但又能如何呢?现实中的确无法压制面前这个年轻人,这是不争的事实。

  苏牧啧啧出声:“我就算是报复也只是针对陈强,你们夏家只要规规矩矩的!我苏牧绝对不会滥!杀!无!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