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杀人魔女

  汽车的马达发出呜呜的声音,苏牧开着闻人紫寒的车子瞬间冲出了公寓的停车场。

  一直等半个多小时之后,苏牧将车子停在了一栋别墅的门前,随后直接冲了进去。

  别墅的大厅内,一头白发的狂澜走来走去,当她看到苏牧之后马上走了过来。

  “零在卧室。”

  “走。”

  二人急急忙忙的走到一楼的卧室,推开门的瞬间苏牧就微微的皱眉。

  此时,大床上面,零那一张冷酷的面颊依旧寒冷无比,不过此时的零,双目紧闭,并且嘴唇发紫。

  苏牧看到这副画面不由的攥紧拳头,道:“她果然活着!”

  “是谁?”狂澜不由的惊道。

  苏牧慢慢的走到零的跟前:“这是十日死。”

  狂澜听到这三个字不由的瞠目结舌,那一头短发静止了一样,双眼瞳孔很大,一脸的呆滞和震惊之色。

  “不可能!她早就被你亲手杀死了!这不可能!影!这不可能是十日死!!”狂澜快速的走到苏牧的背后,试图想要从苏牧口中听到不是十日死一样。

  十日死,一种毒药的名字,而知道这个名字的人非常少,恰好残魂之中的核心都知道这种毒药的名字,因为这种毒就出自残魂上一代首号佣兵魔女之手!

  残魂之影的名字由来便是苏牧击杀她之后取代她的代号而来。

  在接受琼茗七难山任务的时候,苏牧在皇天洲区就发现了她,并且赶紧下线,和零的对话之后才让苏牧大发雷霆。

  因为那个她是苏牧亲手击杀的,双匕首刺中心脏,那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人存活下来,试问,心脏都已经贯穿了,还怎么活?

  而零的话让苏牧不得不承认,她可能真的没死!

  当初击杀她之后由庸医检查,然后便发生了大火,本以为那一场大火连同她的尸体都焚化了,可是现在,这个女人的忽然出现,让苏牧几乎毛骨悚然一样的惊恐。

  不仅如此,这十日死剧毒的出现更加证明了‘她’没死的真相!

  这个世界上,能够悄声无息的给零下毒,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做到。

  苏牧全盛期可以打败零,但是绝对不可能给他下毒成功,这一点除了她没有人能够做到。

  加上这十日死又是她的招牌手段,除了她还能有谁?

  “影、影…真的?她真的没死?”狂澜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如果她没死的话,那么残魂…自己…亡晴…亡月…魅……甚至还有芙蕖和茽无双她们可能都会在某天一天忽然死掉的……

  狂澜不由的想起那张美艳又狰狞的面容,那个杀人魔女!

  苏牧放下零的手腕,道:“澜,联系东欧,让庸医来华夏。”

  “可是……”

  “我亲自给他打电话,你安排机票吧。”苏牧说完站起身,然后走到别墅的大厅掏出手机。

  随后,电话接通。

  “来华夏吧。”苏牧道。

  对方直接沉默了下来,并且久久没有说话,一直持续了接近二十秒电话那头才道:“影,你知道二十年前我发过毒誓,有生之年绝对不踏入华夏半步。”

  “零中毒了,十日死。”

  “什么?!”

  电话那头的庸医也呆滞了,好一会才他才反应过来,然后淡淡的问道:“这么说,她还是没死?”

  “没死。”

  “当初不是杀死了?”

  “是我亲手杀的,你也检查了。”

  “那为什么?”庸医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是医生,对于人体的结构非常清楚,心脏被两把匕首贯穿,甚至形成了切割的伤害,没有人能够存活下来。

  人的心脏在不供血之后短时间就会导致肢体坏死,她当初怎么可能活下来?

  二人的电话沉默了下来。

  大约过了几分钟,庸医道:“既然她没死又出现在华夏,影,你是不是应该带着狂澜回来了?遇到那个女人,你们必死无疑。”

  “回去?回去做什么?有什么重大任务吗?还是为了躲避那魔女?躲到她的老巢去?”

  “我知道你恢复了八成的实力,可依旧不是她的对手,就算你没有那么容易被她杀掉,可是澜和零呢?现在零中毒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回来吧,东欧才是你们的战场,在这里依旧可以打游戏。”

  “你告诉我,十日死能不能解?”苏牧转移了话题,现在回东欧肯定不可能!

  而庸医也知道苏牧的性格,所以也不再劝阻苏牧,既然苏牧坚持,那庸医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十日死虽然出自残魂,可是能使用的,能解毒的只有她一个人,我研究过她的十日死剧毒,这种毒药,十天之内不会死亡,但会处于昏迷状态,这十天之内,中毒的人不能吃任何药物,一旦误食必死无疑,而不用药物,中毒之人怎能够坚持十天之内身体不死?这就是所谓的十日死……我解不掉……”

  庸医要是在苏牧面前的话,他会给他一个大嘴巴字的,尼玛说这些老子都知道!

  “行了,回国吧,你那什么狗屁毒誓算个鸟?和这些年你医死的人相比,九百道天雷都该轰死你!”

  “艹,卸磨杀驴是吧?”

  “没工夫和你斗嘴,三天之内回来,不然老子去东欧把你的胡子跟叼毛全部剃光!”

  啪的一下挂掉电话。

  苏牧转身看着卧室门口。

  十日死,这种毒药,恐怕唯一能解开的就能是她了。

  而她对零下手而不是对自己,这是为了什么?引自己去见她?

  苏牧想不通,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直接在海天市找到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对零下手?

  而且苏牧也很奇怪,零为什么忽然就中毒了?

  就算零不是她的对手,但是这种警惕防备的事情零绝对是鼻祖级别的,忽然就中毒让苏牧倍感意外。

  随后狂澜说道:“我是下游戏看到他趴在大厅内的,我感觉零被下毒之后马上就发现了,所以坚持到了这里,不过,十日死这种毒药可能让零坚持来到别墅吗?还是说,她就在附近?”

  “好好照顾零。”苏牧没有废话,直接开了别墅。

  而狂澜并没有说话,她知道零对苏牧的重要性,更知道苏牧的性格,所以,只能默默祈祷苏牧不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