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你个死太监

  呼呼……

  呼呼呼……

  冲刺的劲风不断的在苏牧的耳中穿过,裂空座飞行的高度越来越高,这个时候苏牧却是坐在裂空座的身体上,然后拿出一根又一根的绳索不断的连接着,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苏,唔可进化。”裂空座的声音嗡嗡的传来。

  苏牧摇摇头道:“不用,你进化之后肯定会有限制的,而且召唤限制可能也会触发,不到万不得已不用进化,我只要杀掉那个陈强就行,你只管在空中飞就行了。”

  “可弓箭手,依旧可以射击。”

  “你的飞行高度是多少?”

  “浮翔和冲刺不同,这般飞行,最高一百米高度,三转弓箭手,依旧能够到我。”

  苏牧微微的皱眉。

  本来苏牧就是想用绳索连接裂空座,自己下去击杀陈强,然后让裂空座带着自己离开就行了。

  下面至少有几十万仲夏的成员,就算是加上裂空座和水蓝女神以及土系女神也不可能赢,所以苏牧唯一解气的办法就是杀掉陈强,而现在裂空座这样一说反而让苏牧有点无奈了。

  不过苏牧依旧在捆绑着绳索,一根接着一根的连接,甚至都已经不知道连接多少根了。

  一直等裂空座快要来到仲夏公会的上空时候他才站起身,道:“既然这样,那你回去吧,我让水蓝带我离开就行。”

  “自己小心。”裂空座瞬间消失在原地。

  “艹,你他妈让老子召唤出水蓝再走啊……”

  “水蓝!”

  苏牧的身体直接开始往下飞快的掉落,不过随后就是一根蓝色的长绫直接拦住了苏牧的后腰,水蓝女神悬浮在空中道:“苏苏,要水蓝做什么?”

  苏牧抬起头直接将绳索甩给水蓝女神道:“没什么,一会听我的命令,带着我快速离开这里就行。”

  水蓝女神马上就明白了苏牧的意思,但她还是担心的道:“苏苏,你要知道,在你飞向空中的这段距离,弓箭手是可以把你拉下去的,水蓝的浮力无法支撑那么多弓箭手的力量。”

  “我明白,你只管飞就行,其他的交给我。”

  “好的。”

  既然苏牧这样说了,那水蓝女神就知道苏牧有办法解决这个事情。

  故而,在苏牧点头示意下,苏牧的身体瞬间掉落了下去。

  ……

  这个时候的陈强不由的皱眉,因为那条大黑龙忽然消失了,而苏牧的身影变成了小黑点,弓箭手的准备全部都白搭了。

  所以他挥挥手示意弓箭手先不要释放技能。

  “老大,他下来了!”

  有人惊呼一声。

  陈强也看到苏牧的身体在快速的跌落,他不由的露出微笑,妈的,既然敢下来送死,老子今天就成全你!

  “准备!”

  嘣嘣嘣的拉满弦的声音传来,弓箭手系着绳索的箭矢全部准备妥当,只需要陈强的一个命令下达。

  而陈强挂着冷笑,他知道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尊严,所以苏牧就算明知道是死也会下来的,陈强料定苏牧不会直接逃走的。

  所以,他并没有着急让人击杀在空中的苏牧,而是等,等苏牧下来之后好好的讽刺之后再杀不迟。

  呼呼的声音不断的传来,苏牧也是挂着冷笑看着那陈强抬着头盯着他,对于仲夏公会的弓箭手没有释放技能,苏牧并不感觉意外。

  因为他知道陈强不会就这样杀掉自己的,这逼肯定会全屏嘲讽的,不然怎么显得他甩掉周文零而有能耐?这种人的心思,苏牧再熟悉不过了。

  呼啦的一声!

  所有的仲夏成员再次惊呼,苏牧的刀翼展开,为了防止摔伤,所以只能在快要落地的时候用翅膀减免落地的伤害。

  陈强,挂着讥讽的笑容看着苏牧,他并没有因为苏牧的刀翼而吃惊什么,在几十万人面前,一个人的装备再厉害也徒劳无功,更何况陈强也根本不知道苏牧的实力到底有多少,飞行装备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了。

  嘭的一声!

  苏牧直接落在了陈强的对面,而身体上十几米的高度还吊着一根绳索。

  陈强看着苏牧不屑的道:“还挂着绳索?你感觉你还能离开吗?”

  “那就试试咯?”

  苏牧也明白陈强是什么意思。

  就算是挂着绳索又能怎样?在苏牧飞行的瞬间这几万弓箭手的绳索都能把他的身体活活的给埋了,所以苏牧只要落下来再想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陈强并没有担心。

  “为了直面情敌来送死,这一点我倒是有点佩服你的。”

  看着陈强那不阴不阳的表情,苏牧真想哈哈大笑几声。

  “情敌?你可真高看自己,老子下来不是想要证明老子敢面对你,老子下来是因为……要杀了你!!”

  周围的仲夏成员不由的一挑眉毛,呼啦啦的脚步声向前一步。

  陈强却是哈哈大笑的摆摆手,示意众人不要动。

  他挂着讽刺的笑容看着苏牧说道:“说起来,周文零那娘们是不错,不过很可惜,是个破鞋哦……哈哈……”

  苏牧挥动刀翼也笑道:“啧啧,恋爱那么长时间,你他妈连周文零的嘴都没亲过吧?还他妈跟我聊这些?要不要老子把落红床单给你?废物!你他妈是阳.痿吧?哦不对,现在应该说是个死.太.监了!”

  “你!”

  苏牧说的是实话,陈强知道周文零的性格,她很自爱,正如苏牧所言,当初恋爱的周文零甚至接吻都不行,所以陈强才料定苏牧在没有和周文零结婚之前也不可能占有她的,但是苏牧的话却让陈强忍无可忍,他早就和周文零发生关系了?

  尤其是最后那一句话,直击陈强的心脏啊,当初在下海市,苏牧可是一酒瓶子把陈强的家伙儿给干没了,这会儿说他跟太.监没有什么分别。

  所以,气急败坏的陈强怒视苏牧的眼神都要冒出火来了。

  “妈的,别他吗得意,神域公会迟早会被老子铲除整个轮回,还有你,别他妈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哪个城市住着,小子,得罪我陈强,你他妈是瞎了眼了!给我干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