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贯穿喉咙

  齐云被苏牧护着后退了数步,然后就看到所有人的技能全部落了下来。

  轰轰!

  轰轰!

  而苏牧,面带笑容的看着齐云,齐云只能是动容的喃道:“老……大……”

  轰!!

  miss!

  miss!

  miss!

  ……

  六人,六个技能,全部落了下来,全部落在了苏牧的后背上。

  而当所有人的都认为,PK结束了……

  只有一个人面带笑容,那就是诸葛牧月!

  她知道,如果苏牧在这个时候选择猖狂的面对秦国和炎黄而没有任何的准备,那他就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残魂之影了!

  故而,她知道,苏牧不可能被杀的。

  而也正如和她所想一样,所有的攻击全部都是无效攻击的miss!

  整个现场,本来已经要唏嘘的众人全部瞪大了双眼!

  要知道,苏牧承受进攻的是炎黄的副会长龙痕,华夏几乎是出名的刺客,田中令虽然没有排名,但是华夏玩家谁不知道炎黄有一个倭岛国的高手啊?

  还有董明坤,虽然是第一次出现在玩家的视野内,但是一个数千万人的超级公会所集合在一起的好装备能少了?一个会长身上至少会集合整个公会大部分顶尖的装备。

  加上外面还有一个魔法师天真也是华夏有名的高玩女性玩家,这个是六人的一起攻击全部落在一个人的身上,试问,轮回有谁能够抵抗的了?就算是无敌卷轴,就算是任何的防御技能也不可能防守的,毕竟这个时期大家都是三转,谁还没有一个豁免技能啊。

  然而,六个miss的符号飘起来震惊了所有的人!

  所有的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那miss的飘舞,全部都是miss,没有任何一个伤害,哪怕一滴气血都没有掉落。

  零度公会的零殇和零花兄妹二人这个是也无不是瞪大了双眼,他们只是知道苏牧是晴的旧相识,按照晴的实力,这个人应该不会太差,尤其是在秒杀了田中令之后。

  而现在,承受六个人的攻击居然一滴气血都没有出现?这简直让人毛骨悚然啊。

  因为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也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才对。

  嘭的一声!

  苏牧和齐云二人被击退数十步之后才慢慢的停了下来,之后,齐云呆滞的看着苏牧身上的气血一点都没有减少,刚才是多少现在还是多少……

  “老、老大……”

  苏牧松开齐云,然后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刚刚掉级,这种时候,应该是我保护你的时期,等你等级恢复了,再帮我也不迟。”

  转过身,苏牧看向了龙痕和董明坤。

  此时,他们六人全部都瞪大了双眼。

  上次的PK是因为零的出现而终止了,所以龙痕和董明坤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和苏牧PK,而今天,这六个技能全部都是miss的现象让龙痕不由的怀疑苏牧的身份,上次遇到了零,他怀疑是宙斯的零,而现在,苏牧表现出来的实力,再次让龙痕怀疑苏牧的身份。

  只是,上帝之影不可能带领一个小公会,而且,上帝之影也不是这种容貌,这才是最大的疑惑。

  而田中令这个是也是瞪大了双眼看着苏牧,之前他感觉自己被杀是轻敌大意导致的,而现在他忽然感觉,这个人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因为苏牧的防御力太强悍了,强悍的让田中令都怀疑他们是不是一个时期的玩家。

  其实吧,这个时候最震惊的应该是炎黄的天真女魔法师。

  她刚才是释放的那个技能是无敌豁免,免疫豁免属性的超级魔法,也是趁着苏牧没有防备的时候释放的,在以往的PK和打怪过程中,她的这个技能,从来没有低于三万的伤害值过,而现在,打在苏牧的后背上居然是miss?

  这不由的让天真怀疑苏牧的防御力是不是有一万点啊?直接用基础防御豁免了所有的属性?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一点伤害都没有出现?

  众人的震惊,换来的是苏牧的不屑笑容。

  神域背包的被动触发是免疫任何的伤害的,除了那些神灵boss还有至高神那些妖孽的属性之外,苏牧还真的没有见过有谁能够打破神域背包的被动。

  虽然冷却时间很长,但是在关键时候总是发挥最大的能力。

  蔑视一般的盯着炎黄和秦国公会的人,苏牧笑道:“这他妈这点能力?”

  惊!

  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苏牧。

  此时的苏牧,挂着蔑视又不屑的笑容慢慢的向前走了一步,然后盯着秦国的长风破,后者明显的一怔,然后后退了一步。

  唰的一声!

  “啊……”

  瞬移!

  苏牧的身体,直接消失在原地,在众人还在惊呼的时候就听到噗嗤的一声入肉声音。

  随后他们就看到长风破瞪大双眼站在原地,头顶上一个黑色的伤害值直接冒出来。

  惊恐的气氛瞬间传遍了整个现场。

  黑色伤害,十几万!

  苏牧的长剑这个时候贯穿的是长风破的喉咙!!

  那种画面和画风简直让人闻风丧胆一般的可怖。

  一把剑刺透了一个人的脖子,那种即视感让谁都感觉非常的恐怖的。

  然而,诸葛牧月却是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影,你还是喜欢刺别人的脖子,不管是什么武器,只要是利器你总是要贯穿别人的脖子来击杀敌人。

  当年在东欧,诸葛牧月亲自看到苏牧用一个没有带着刺刀的老步枪直接刺中敌人的脖子,没有刺刀啊,就是一个枪杆,硬生生的刺穿了人家的脖子,现实中的那个敌人,捂着自己的喉咙根本无法盖住那喷泉一样往外冒的鲜血。

  而现在,如出一辙。

  只是,根本不给龙痕他们震惊的时间,这个时候苏牧的身影再次消失。

  当!!

  田中令的举起长剑直接横在了自己的脖子面前,他几乎是下意识何当和躲避的,因为他知道苏牧下一个目标肯定是距离他最近的自己。

  故而这个时候田中令挂着冷笑看着苏牧那不屑的笑容,拿长风破这种垃圾和老子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