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一贯的嚣张

  众人惊呼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洛天公会的驻地城。

  而在中间的苏牧,这个时候也微微的皱眉,这十个倭岛国的狂战士,全部都是四转八十级,可洛天公会内,想要找一些四转的狂战士应该不难,而飞火流星却是感觉抬不起来,这倭岛国的十个狂战士,必然是有隐藏职业,或者说,全部都是加持力量的隐藏职业,不然的话十个人怎么可能抬起来这么大一口青铜鼎?

  还有,这青铜鼎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苏牧可从来没有见过玩家有这样的游戏道具,这已经完全超出了苏牧对轮回的认识了。

  “哈哈,飞火会长,现在该你们洛天了。”坂田次郎这个时候看向了飞火流星,哈哈大笑道。

  众人都不由的惊悚,这么大的一口青铜鼎,他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而现在居然被十个玩家给抬起来了,这倭岛国的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飞火流星的表情很难看,因为他知道,洛天内部不可能有十个人抬起来这口青铜鼎,太重了,至少有一万斤的重量,十个四转狂战士根本做不到,坂田次郎这次是有备而来,因为他们根本就知道他们自己那边的十个人可以抬起来,所以,这只是一场为难洛天公会的比试而已。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惊艳的看向了水蓝女神,所有的人这个时候才发现,飞火流星身边又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美女和一个ID叫影子的……刺客?

  水蓝女神的惊艳,让坂田次郎和所有的倭岛国玩家都是惊为天人,还有洛天公会的人全部都是惊艳,水蓝女神的容貌,太美了,美的让人窒息。

  不过,坂田次郎却是笑了一声道:“飞火君,我想,这个美丽的女孩是不能参加这次比试的,您说呢?”

  飞火流星一怔,他正有此意,本来等苏牧就是想利用苏牧的神宠来帮助洛天度过这次的比试,而现在,这个坂田次郎很明显就看出了水蓝女神是神宠不是玩家。

  这不仅让飞火流星震惊,就连苏牧都有点意外,水蓝女神的ID已经隐藏了,这个时候是看不到她任何的消息的,这个坂田次郎居然能知道她是神宠而不是玩家?

  既然坂田次郎说到这里了,那么飞火流星也知道这个办法也行不通了。

  所以,他一脸的无奈,这次,又要输了。

  洛天公会,身为华夏的前三甲,居然输给了倭岛国?而且还是人家找上门的比赛,国战在即,这种时候输给倭岛国,飞火流星感觉异常的憋屈。

  “哈哈,华夏的高手呢?来来,该你们了!”一个倭岛国的玩家哈哈大笑道,似乎早就想到华夏的人不可能抬起来这口青铜鼎了一样。

  坂田次郎看着飞火流星的表情不由的笑道:“飞火君,当初在荣誉战区,贵国洛天公会的副会长可是信誓旦旦的告诉我们坂田公会,随时迎接我们的挑战,要是输了,不可参加国战,不知道那位副会长能不能代表洛天呢?”

  “操,老子是说了,你嚣张什么?荣誉战区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坂田的人嚣张?”飞火陨石这个时候忍不住的喝道。

  苏牧看了他一眼,感情是这小子惹的祸啊。

  “呵呵,飞火君,如果洛天公会的人抬不起来,我不介意飞火君求助华夏其他的大型公会,看看华夏是否有公会能出十个人抬起这口青铜鼎的。”坂田次郎的话,瞬间引起了洛天公会驻地城内的华夏玩家愤怒。

  尼玛这是挑战整个华夏吗?这种意思就是说洛天不行的话华夏的任何一个公会都可以上?而且听这口气,整个华夏也没有公会能出十个人抬起这口大鼎了?

  飞火流星,微微的对着飞火陨石点点头。

  后者随后挥挥手,其余的九个狂战士马上跟了上去,准备去抬这口大鼎,而坂田次郎却是挂着冷笑,似乎根本就断定飞火流星的人不可能抬起来一样。

  而苏牧,传音道:“不是说抬不起来?”

  “那也不能输了气势,就算抬不起来也要上。”飞火流星也算是一个条硬汉子,这次的挑战,很明显就是倭岛国有备而来,而且是钻了飞火陨石的空子,打赌谁输谁不可以参加国战。

  这样一来,这个百年轮回之中的国战,华夏帝国就少了一个洛天公会,那么对于倭岛国来说,简直就是少了一大劲敌,苏牧能够想象洛天公会在百年轮回之中的地位,应该像是相当于秦国那样的存在。

  所以,这次倭岛国,第一来打击华夏的玩家,第二就是为了国战而排除劲敌,而且还能在游戏界赚取名声,说华夏帝国居然连败三次,可以说是一举三得!

  苏牧看了一眼坂田次郎,然后又看向那洛天公会十个没有信心的狂战士。

  “等等。”

  众人不由的一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看向了苏牧的位置。

  飞火流星也不由的露出惊喜,难道苏牧还有办法不成?

  这个时候,坂田次郎看向了苏牧道:“阁下还有什么意见?”

  苏牧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看着那口巨大的青铜鼎,说实话,苏牧很是好奇,这个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的,游戏中出现这样的一口青铜鼎本身就有点怪异,再说了,一般的游戏道具也不会那么大啊。

  故此,这个东西,绝对有什么猫腻,肯定不是直接就那么大放在这里的,因为时间紧促,苏牧也没有来得及细问飞火流星。

  但是,苏牧有了一个想法,想要知道这口大鼎的作用唯一的办法,那就是想办法得到它,虽然苏牧知道,这玩意儿,对方是不可能轻易被自己得到的,只是,办法总是人想的不是?

  故而,苏牧挂着微笑走了出来,然后对着飞火陨石点点头示意他退下。

  后者看了一眼飞火流星,得到允许之后他才慢慢的退下来。

  这个时候苏牧走了过去,然后围着大鼎走了几步道:“这东西应该是游戏道具,只是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不知道坂田会长可否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