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四维之谜

  飞火流星那一张国字脸变得认真起来。

  他盯着苏牧的微笑,然后道:“所以,我们不是一个人世界玩家!”

  这句话一出,苏牧也没有任何的震惊之色,所以飞火流星就更切确定自己的猜测了。

  他转头看了一眼整个安静的中州广场,然后道:“轮回,本身出现就让人很意外,全息时代,脑电波的传送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我们存在这里的原因不仅仅是数据那么简单,是吗?”

  全息游戏时代,以脑电波来形成游戏,主脑记载游戏数据形成的立体成像世界,也就是现在所谓的全息游戏了。

  而飞火流星的意思是在说,苏牧和他站在这里,并非是因为脑电波形成的那么简单,他们所站立在这里是实体的存在!

  这种说法会很恐怖,因为会有很多逻辑解释不通,例如,在这里打架,被击中,是不是就会皮开肉绽?是不是就会真正的死亡?

  但是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四维轮回也不会出现真正的死亡,也是会复活的。

  所以飞火流星的话充满了漏洞,但是苏牧却是承认了这个说法。

  他点点头道:“或许吧,所以你才找不到我。按照我的猜测,你们的世界轮回,整个中州,恐怕整个皇天洲区都是你的天下。”

  “洛天公会,华夏第一!”飞火流星道。

  苏牧一怔,华夏第一,这么说,他也是华夏人错不了,只是和自己错开了面位?

  或者说,是另外一个地球!

  苏牧能够想通的也只有这一个了。

  而这个时候的飞火流星看到苏牧并没有说话,他继续道:“那么就是说,你,不存在我的那个世界!”

  苏牧点点头,算是承认了这件事情,因为至始至终苏牧就知道飞火流星不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因为苏牧是靠着水蓝女神的能力进入这个世界的,而飞火流星不可能有至高神!

  惊悚的感觉传遍了飞火流星的全身,他虽然只是怀疑,但是当事情的真相出现之后他还是有点无法承受,简直骇人!

  二人沉默了下来,飞火流星需要慢慢的梳理一下这件事情。

  良久之后飞火流星才说道:“那么说,我所在的地球,和你所在的地球,不是一个世界?”

  苏牧摇摇头:“准确来说,是时间错开的世界,我们都是地球人,这个宇宙应该不会存在两个地球,但是错开的时间是一百年。”

  这一点水蓝女神曾说过,飞火流星是一百年前的玩家,所以,准确的来说,苏牧和飞火流星,只是时间的错位世界,而不是什么这个宇宙中有两个世界。

  飞火流星瞪大了双眼,这件事情太烧脑了,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苏牧也能体会,他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的心情,所以也没有打扰他,苏牧也是想了很久才理清楚这里面的东西。

  地球,的确只有一个,苏牧所在的世界,是当前的世界,而飞火流星,是错开的一百年前。

  至于一百年前为什么会有轮回,苏牧不知道,但事情就是如此。

  二人站在中州城,聊了至少有五个小时关于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苏牧当然会有所保留,毕竟这件事情最后发展到什么程度还不知道。

  不过飞火流星这人,的确是他们的世界霸主公会的会长,公会ID洛天,超级巨无霸公会,总成员超过了两千万人,是和炎黄他们一个级别的。

  而中州霸主,皇天洲区霸主,全部是洛天在统治。

  而这也是为什么飞天映痕在苏牧说出飞火流星之后那么害怕的原因,因为飞火流星是这个超级公会的会长啊。

  至于飞火流星是怎么进入这个世界的,也很简单,是中州城天湖出现的原因,导致了他们世界天湖湖底出现了传送阵,直接传送过来的,而传送阵由洛天公会守护,所以除了飞火流星之外,没人能够进入这个世界。

  而飞天映痕,神域阵法师,苏牧能够想到,这小子肯定是利用阵法连接了中州天湖的传送阵来到这个世界的,所以这一点并不会太让苏牧意外,毕竟神域阵法师应该是轮回中最高等级的阵法师了。

  “那你为什么不让其他的人进入这个世界呢?”苏牧问道。

  飞火流星笑了一下,道:“不是我不让,而是不能进,我曾经让我一个团长跟着我进入这个世界,但是等回去之后就会回档三天的属性,非常的可怕,所以我就下令封锁这个传送阵,不让任何人进入这个世界,因为这种事情太难以解释了,公布出去之后肯定会因为华夏的大乱。”

  苏牧不由的看向了水蓝女神,这就应该是水蓝女神施展混沌之转造成的影响了,三天的数据回档,不就是水蓝女神正好能控制的时间吗?

  “那你为什么不会回档?”

  飞火流星纵纵肩膀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进来之后再出去不会回档,而且还会因为在这个世界升级打装备之后同步到现实世界,我也很奇怪。”

  事情的大概弄清楚了,苏牧也懒得在去烧脑的去想了,一切的根源,等水蓝女神她们的记忆完全恢复之后就能明白了,而整件事情大致上也没有逃出基本逻辑问题,所以苏牧也不想在多去追究。

  拿出至空剑,苏牧递给飞火流星道:“这剑还你。”

  飞火流星一怔,他看着苏牧道:“这把剑,整个轮回就一把,你确定要还给我?”

  “那你找我的目的不是为了这把剑?”

  “是。”

  “那你还推辞什么?”苏牧笑着问道。

  飞火流星愣神了一下,随后笑笑道:“行,大恩不言谢,我飞火记着这个恩情。”

  飞火流星兴奋的接过至空剑,可想而知他对这把剑多么的重视。

  苏牧也能想象他的心情,这就好像是自己丢掉神域之剑又失而复得一样。

  “对了,你们那边国战了吗?”

  飞火流星摇摇头道:“快了,荣誉战区正打的火热,真正的国区战争还没有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