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龙魂阴谋

  苏牧和水蓝女神回到了主世界的九泉玄塔,而水蓝女神却是笑眯眯的看着苏牧。

  “笑什么?不就是抱了一下女妖嘛,有什么可笑的?”苏牧看着水蓝女神的笑容不由的翻白眼。

  这个女妖,还真会给苏牧讨好。

  她说,七天之内,她一定会给苏牧看着炙炎,并且不会让炙炎受到一点的委屈,而且,还说就算是她死也不会让炙炎被那个冥帝的儿子亵渎。

  苏牧能不感动?第一天签订灵魂契约啊。

  所以苏牧忍不住的抱了一下尸魂女妖,算是对她的回报吧。

  水蓝女神呵呵的笑道:“苏苏,你最近越来越温柔了哦。”

  苏牧站在原地,然后转过身看着水蓝,而水蓝女神呆呆的站在原地,因为此时的苏牧双眼充满了柔情。

  这个时候,苏牧双手捧着水蓝女神的脸颊,认真的道:“水蓝,不管是你们还是炙炎,在我心中,你们都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系统的一堆数据,所以,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真实的。”

  水蓝女神本来就是水属性,这个时候那一双汪汪的眼睛不断的晃动着,她,从未听过有人类这样和她们说话,要说起来,轮回世界的具体,她们曾经的记忆最清楚不过,而经过了几万年的风霜,水蓝女神虽然不记得当初的事情了,但是对于轮回,她知道,玩家们对她们的认知,就是系统数据,苏牧说这种话的感觉非常的刺激水蓝女神。

  水蓝女神也直接双手抱住了苏牧的后腰,然后把脸颊紧紧的贴在苏牧的胸口,动容的道:“谢谢你苏苏……虽然水蓝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听到苏苏这句话,水蓝感觉非常的感动,非常的感动……”

  苏牧摸着水蓝女神的长发,微微一笑,道:“行了,回去看看涂丽怎样了,她受伤不轻,你告诉灵儿,好好的治疗她。”

  水蓝女神松开苏牧,然后笑道:“苏苏放心吧,灵儿肯定会全力以赴的,那水蓝就回去啦。”

  “嗯。”

  看着水蓝女神那漂亮开心的脸颊,苏牧的心情也愉快起来,然后直接开启潜隐和反隐之隐,快速的离开九泉玄塔。

  回到中州城之后,夏风等人找到苏牧。

  “哥,听说战区内又乱起来了。”

  苏牧恍然想起来,三天之约,明天就到时见了,自己似乎和倭岛国的天井云打赌,要在三天之内反超倭岛国的荣誉值,今天应该是最后一天了,所以华夏帝国的荣誉值一直落后,战区内自然是热闹非凡了。

  苏牧笑了一下道:“算了,这事我们管不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夏风离开驻地大厅之后,苏牧微微的皱眉。

  似乎忘记这件事情了。

  明天不仅是和倭岛国的约定期限,更是皇天洲区那个副本任务的期限,而苏牧还要寻找至纯阳珠,三件事情一下子把苏牧的时间给分割了起来。

  现在苏牧都不知道该去做什么了。

  皇天洲区的那边任务,苏牧可以晚几天再去,但是炙炎的事情不敢耽搁,而战区内关乎着华夏帝国的荣誉,所以也耽搁不得。

  故而,趁着游戏还有一些时间,苏牧打算去战区内看看情况。

  不过,这个时候闻人紫寒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她看到苏牧之后就着急的道:“苏牧,九九不见了……”

  闻人紫寒都要哭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就是九九不见了,一脸的惊慌失措。

  苏牧赶紧拉住她道:“什么叫不见了?九九不是在游戏吗?”

  “是啊,刚才我下线,九九的游戏仓在警告,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下线痕迹,我想强制让她下线,但是游戏仓不允许……”

  “游戏仓不允许?”苏牧不由的一怔。

  游戏仓,在玩家受到生命威胁、或者是人身安全的时候是可以强制下线的,而现在闻人紫寒说游戏仓在红色警告,只能说明闻人九九很激动,很害怕,所以游戏仓外面的人是不允许直接强制下线的,因为这样一来反而会伤害玩家的脑电波,为了避免脑痴呆,所以在外面的人是无法强制玩家下线的。

  苏牧这个时候不由想到了赫阳死的时候,空山的信息,就是说赫阳在游戏中气绝而亡,甚至也是外在的人无法强制下线的因素。

  苏牧不由的皱眉,这种情况,不能说是游戏总局的忽略,而是因为这全息游戏时代,脑电波的带入实在太强烈了,一旦不小心就会刺激脑神经导致脑痴呆,也就是植物人!

  故而,这些年的全息游戏中,好几例游戏死亡,但是游戏总局却是无力解决。

  “先别急,九九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好像是一个小时前,刚才我去中州内将公会的金币和装备总和了一下,之后让九九一个人在中州城内逛街,我离开城主府的时候她就不见了,信息栏无法接通,我以为她下线了,但是我下线之后才看到她的游戏仓在警告,苏牧……九九不会出事吧?呜呜……”

  ……

  ……

  倭岛国。

  long魂组。

  “也就是说,华夏那个影子两天之内都没有出现?”一个中年男子道。

  而他身边一个年轻男子点点头道:“是的,没有出现,现在帝国荣誉值高于华夏,几乎没有什么变动。”

  中年男子哼了一声,相差那么多,华夏帝国怎么追?别说是华夏,就算是美帝国的宙斯想要三天之内追上来也没有任何的机会。

  “战区内的情况都安排好了吧?”

  “是的,已经安排好了,那个影子只要出现就会被拦截,还有他身边的人,都已经重点标注,不过,刚刚传来消息,上次和中山君战斗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华夏的影子了,而今天在战区内,我们的人遇到了那次跟着影子的小女孩。”

  中年男子一怔,问道:“闻人九九?”

  “没错,就是她,好像是独身一人进来的,虽然一直在主城内活动,不过我们的人一直在跟着,现在估计已经离开主城了,会长,要不要?”

  “呵呵,这个小女孩进来,想必影子也要来了,去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