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江边谈心

  深夜。

  夏家的事情已经解决完,苏牧不会担心夏家的报复,因为苏牧本来就不爽,那个陈强在苏牧眼中,早就是死人一个,如果不是周文零阻止,苏牧会毫不犹豫的击杀他。

  但是周文零既然开口,苏牧不可能再违背她的意愿,所以,此时的苏牧巴不得夏家报复自己呢,那个时候周文零恐怕也不会再多说什么。

  所以,善后的事情并没有做,夏家如果胆小怕事也就算了,如果咽不下这口气,苏牧不介意连同夏家也一起杀了。

  下海市,夏天的夜风吹拂,江边,一对对的情侣在漫步,在接吻,在聊天……

  周文零挽着苏牧的胳膊,脑袋放在苏牧的肩膀上,夜光之下,她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动人。

  二人走了一段距离,然后转身扶着江边的扶手站在了原地。

  周文零的长发随风飘舞,而她脸上,却是慢慢的笑容和幸福之色,八年的执念终于放下来了,此时的周文零一下子轻松了下来,所以,那迷人的容颜变得更加绝美。

  “小流氓,你怎么知道姐姐在下海市的?”周文零挂着微笑,迎着江风,微笑的道。

  而苏牧,双手扶着江边的扶手,笑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苏牧找不到的人。”

  “吹牛。”周文零噗嗤一笑,道:“姐姐不是说让你不要找我吗?”

  “不找你我是不是一辈子都看不到你了?”

  “你还有紫寒呀……”

  苏牧忽然转过头,看着周文零道:“周妖精,你记住,紫寒是紫寒,你是你,你们两人,我都不会放弃。”

  周文零一怔,虽然苏牧说的霸道又强势,但是心中却是甜蜜的。

  她道:“你想得美呢,这个世界上,哪能让你们男人作用齐人之福?老娘才不会惯你们这种毛病的。”

  “这个世界上,齐人之福根本不是什么罕事,无数的社会高层,无数的大亨大能,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只是常人无法想想而已。”

  “别给自己找借口了,你直接承认自己色鬼不就行了?咯咯……”

  苏牧也笑了一下,是啊,色鬼。

  二人沉默了一会。

  周文零道:“十年前,我二十岁,当初,周家想要让我去美帝国留学,可是我坚持反对,因为我知道,留学回来之后就是和京都某家联姻,所以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周家,却是在旅游的途中遇到了一个师太……”

  “之后,我和那位师太在尼姑庵静修,之后去了昆仑山,在那边我遇到了我的师傅,学艺两年,小有所成,而师傅却是把我赶下山,说我红尘未断,当时我无法违背师傅的意愿,所以就回到了京都。”

  “之后,遇到了陈强,从相识,相恋,相爱,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爱的无法自拔,只是,周家对我的愿望依旧是联姻,所以极力的阻挠我和陈强在一起,当时的陈强似乎是顶不住压力了一样,所以我选择离开京都,一起和他来到了海天市。”

  “在海天市后……一个月,他出车祸身亡。”

  周文零,挂着的是淡淡的微笑,没有失落也没有伤心。

  她挽着苏牧的胳膊道:“你知道吗,当时我看到血R模糊的陈强要疯了,我以为,我的天塌下来了,所以当时的我沉迷与酒吧之内,疯狂的放纵自己,让自己每天都醉醺醺的,紫寒当时都快要哭疯了,可就是无法劝阻我。”

  苏牧笑道:“你没有醉过。”

  周文零一怔。

  “因为你不敢醉,你害怕你醉了之后真的会放纵自己,不然,又何必保护了三十年的处子之身?”

  周文零脸色一红,然后啐了一口苏牧道:“你记起那一天了?”

  “有点印象,某人换床单,而且……闻人九九那丫头来了之后,直接把那张床单翻了出来。”

  “咯咯…小九九……咯咯咯……”

  周文零娇笑的声音像是音乐一般在江边传诵一样,周围的人都不由的看向这里,看着周文零那绝美的容颜,无不惊叹。

  “就算你猜对了吧,后来我和紫寒…开设了工作室,起初是为了赫阳,当然,紫寒的执念就是你,上帝之影。更多的时候还是因为这个原因开设工作室吧。”

  “后来几年,我们二人都厌恶男人,所以想交甚好,有共同的话题,有共同的执念,所以就走在了一起……这个时代,虽然对同.性.恋并非已经那么排斥,可是华夏的道德还是束缚这我们,所以就一直暗中在一起了……”

  苏牧能够理解她们,所以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别说是百合,就算是**之事苏牧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做他们这一行,什么人,什么事没有遇到过?

  所以,周文零和闻人紫寒这样的女孩子,完全是对男人失去了信任,或者说,周文零恨透了陈强的死亡,因为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不敢再爱上一个男人,她害怕同样的事情会再发生,毕竟,在她的潜意识,是周家陷害的陈强。

  “所以,就有了这些年的事情,一直到你出现,咯咯…你这个小流氓,在飞机上就调戏了紫寒吧?所以我当时就很好奇,是什么人敢招惹紫寒那种性格的女人呀?没想到你居然是闻人翎请来帮助工作室的高手,后来的事你就知道了。”

  苏牧嘿嘿一笑,转过头看着周文零道:“那妖精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去,少臭美了你,谁爱你,姐姐只不过是寂寞了而已。”

  “哟哟哟,谁他妈寂寞了会对身边的人下手啊?还对自己闺蜜的男人下手?少来了周妖精,你那奔放的劲儿呢?”

  周文零脸色微红,拉着苏牧的胳膊道:“你这小流氓,纯粹是调戏姐姐是不?走走走,开房去!”

  “走就走,谁怕谁?”

  “哈哈,小流氓,今天晚上谁求饶谁怂包,走!”

  “妈的,老子还怕了你不成?不.干.死你你就不知道什么叫毒.龙.钻……”

  “哈哈……流氓!”

  “嘿嘿……流氓配妖精,绝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