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淡漠无仇

  周零惊呆了。

  苏牧的血腥,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是知道苏牧的身份必然不是普通人,这一点已经不止一次证实了。

  当时击晕那个泰国的拳王已经可以说明一切。

  但是今天,苏牧的暴力让周零都大感意外,同时也兴奋和感动。

  因为,苏牧的怒火,完全是因为这个人欺负了自己,完全是因为在给自己出气。

  所以,不管今天苏牧多么血腥,对于周零而言,都是幸福的。

  而看着陈强憋红的脸和挣扎的样子,周零慢慢的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

  零并没有阻止她,只是警惕的看着四周并且跟了去。

  而苏牧,单手掐着陈强的脖子将他举起来,冷眼盯着陈强道:“说起来老子还要谢谢你当年放弃了周妖‘精’,不然,今年的我如何遇到她?”

  陈强这个时候哪里有空听苏牧的话啊,惊恐和窒息的感觉让他根本无法正常思考,他现在想从苏牧手腕挣脱下来,只是没有任何的力量而已。

  唰唰……

  忽然,从二楼跳下来两个男子,并且手持枪械,这个瞬间零几乎是瞬间向前冲了过去。

  啪!啪!

  苏牧,转过身,那陈强直接被丢在地,还没等陈强喘过气来已经看到,苏牧整个人直接掐住了那两个人的喉咙。

  咔嚓!

  二人的脑袋一歪,直接断气身亡。

  这个瞬间零来到了苏牧的面前,看到苏牧的样子,零有点无奈,20%的能力?你透支了吧?

  看着零的眼神苏牧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今天,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亲手解决,因为,这是周零的事情!

  苏牧,冷冷的看着夏海,不屑的笑道:“夏海,今天你站在那边看着,我可以考虑不杀你们。”

  夏海心咯噔一声,其实这个时候夏海已经明白,自己的保镖对于这个人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身居他这个位置已然知道在这个世界,可能存在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存在,例如现在的苏牧。

  明明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但是他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让人胆寒,还有这人的力量,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所以夏海知道,一切,都要看这个少年的心情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苏牧慢慢对着零伸出手。

  零毫不犹豫,直接从伸手拿出自己后背的唐刀递给了苏牧。

  这个瞬间,陈强再次瞪大了双眼,他已经靠在了大厅的墙壁,所以,退无可退。

  只是看到苏牧拿着刀子走向他,那种恐惧,根本无法描述。

  “你…你是……你是谁?”陈强一边靠着墙边一边惊恐的看着苏牧。

  现在的他完全相信苏牧敢杀了他,因为苏牧已经杀了三人了,而且丝毫没有犹豫,所以说,这个人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故而陈强根本没有任何的怀疑苏牧的杀意。

  强烈的死亡感觉让陈强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不仅如此,身下也是一摊湿水流出,可是陈强完全不知道,因为满脑子都是死亡的恐惧……

  呼……

  唐刀,瞬间举起,苏牧整个人‘露’着渗人的微笑。

  “啊!!!!!”陈强紧闭双眼。

  “苏牧!”

  周零忽然惊叫一声。

  高举的唐刀停在空,苏牧站在原地,喃喃的道:“你还要为他求情?”

  周零挂着泪水,然后慢慢的走向了苏牧,她,直接抱住了苏牧的后腰,然后将脸蛋贴在苏牧的后背。

  温柔的道:“小流氓,姐姐知道你的情义……杀与不杀他已经没有意义了,对于我而言,他早死了,杀了他更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他在我心,已经变成了无足轻重的路人了……”

  周零,她知道苏牧的心情,更知道对自己的感情。

  所以,她不能让苏牧在这里杀了陈强,更不能动夏家的人。

  可以杀了这些保镖,但是夏家的人,绝对不能动。

  且不说苏牧不怕也不惧这些麻烦,可总归都是麻烦。

  再者说,正如周零自己所言,陈强在她心,已经是死人了,对于现在的她而言,陈强,死和不死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苏牧慢慢的放下唐刀,然后淡淡的道:“妖‘精’,你可想好了。”

  “嗯,谢谢你小流氓。”周零趴在苏牧的后背点点头,无的幸福。

  而苏牧,不再执着,既然周零这样说,那苏牧不杀陈强便是,尽管苏牧刚才已经杀心大起,可是,他尊重周零。

  所以慢慢的转过身,苏牧直接看着周零来到:“周妖‘精’,如果你……吾……”

  烈焰红‘唇’,深深的印在了苏牧的嘴‘唇’,疯狂的‘吻’让苏牧身的杀意也慢慢的消失,整个大厅的气场瞬间变化。

  取而代之的感觉是满满的幸福和周零的欢愉之‘色’。

  零,哼了一声转过身走向了大厅的‘门’口。

  而夏家父‘女’,完全呆滞,陈强……更是傻丨‘逼’了一样瘫坐在地,他只是知道,周零不想杀他了,知道这一点的他才恍然瘫在了地……

  良久,周零松开苏牧,然后微微的低头道:“我们走吧。”

  “嗯。”

  苏牧,抱着周零的后腰,然后转身慢慢的走向‘门’口,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然而,走到‘门’口的时候,苏牧忽然停在了原地,周零一怔。

  随后苏牧将唐刀直接丢给了零,然后拿起边的一瓶红酒。

  嗖……

  “啊……”周零一惊,然后看到那瓶红酒直接飞向了陈强的位置,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而陈强,眼睁睁的看着酒瓶子飞过来,但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看到……

  咔嚓!砰!!

  酒瓶子,直接落在了陈强的眼前……他的双‘腿’丨之丨间!

  嘭的一声,红酒,玻璃碎了一地,而此时的陈强,瞠目结舌的看着胯下的酒瓶子。

  “啊!!!!!!”惊叫声瞬间传来。

  而‘门’口的苏牧,淡淡的道:“这种人,本该断子绝孙!”

  周零,挂着微笑,这一次,她感觉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