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职业奸细

  “只是,秋水亦寒说在上款游戏中见过你,并且,被纯纯的狼逐出公会,甚至还把你围杀到了零级,具体是什么情况不清楚,只是你和苍穹之鹤有着很深的渊源就是了。”

  苏牧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因为这件事情就太震惊了。

  他上一款游戏中就是苍穹之鹤的人?

  只是苏牧说的,他被纯纯的狼逐出公会是什么意思?

  这岂不是又把奇葩玩家给拉了回来吗?

  这个时候,夏风盯着奇葩玩家道:“老大说的都是真的,对吗?!”

  奇葩玩家站在原地呆滞。

  苏牧却是笑道:“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零调查事情的速度,苏牧完全不用怀疑,加上秋水亦寒说的事情,苏牧完全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奇葩玩家的身份了。

  只是,这件事情吧,苏牧也只能说造物弄人,或者说奇葩玩家并非夏风他们想象中的那么Y暗,只是看他怎么说这件事情吧。

  奇葩玩家不再反驳,这就等同他默认了这件事情,也默认了苏牧的话。

  呼啦一声!

  啪!

  夏风抓住了奇葩玩家的脖子,吼道:“你告诉我,这些都是真的吗?几万兄弟啊!就这样被你给害了?”

  众人也是激动莫名,神域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挫折啊?

  数以五万的精英成员全部被杀,被掉级,掉装备,还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被赶到了这里。

  这种羞辱,居然是因为奇葩一个人而引起的,所有的神域成员愤慨不已。

  而心叶刀身后的兄弟更加愤怒,因为整件事情都在指责他们,而现在真正的J细出来了,他们更加恨不得撕了这个奇葩玩家。

  “杀了他!”

  “C!弄死他!”

  “现实中找他老家,弄死他!”

  呼啦!

  群人开始失控了,整个现场再次混乱了起来。

  这个时候苏牧摆摆手喝道:“都安静。”

  众人不由的看向苏牧,这件事情,苏牧定然不会轻饶这个人,所以大家也不再说话。

  “夏风,放开奇葩。”苏牧看着夏风满脸通红说道。

  “哥!”

  “你放开他,总要说说为什么吧?”

  夏风直接松开奇葩玩家,而后者一脸的呆滞和落寞,似乎是认命了一样。

  “说!”夏风吼道。

  整个现场的气氛再次激动起来。

  而奇葩玩家,这个时候看向了夏风,低着头道:“对不起夏团长……”

  “你他妈对不起的是神域死掉的五万兄弟!!”

  夏风的激动,可以理解,毕竟他对神域的感情是最深的,又加上这次开荒是他和心叶刀一起带出来的,所以,这次的事情夏风和心叶刀也难逃其咎。

  奇葩玩家又看向了苏牧道:“苏老大……”

  苏牧的表情并没有很生气,这让奇葩玩家很意外。

  他看着苏牧道:“我是苍穹之鹤的人。”

  现场,瞬间安静!

  诡异到想要爆炸的气场瞬间传来。

  苍穹之鹤!

  又是苍穹之鹤!

  苏牧道:“继续说。”

  奇葩玩家道:“三年前我就是苍穹之鹤的一个核心成员,那个时候,我妹妹身患重症急需要住院手术,可是我……我没钱啊……所以找到了苍穹之鹤的现实中签订合同,而当我知道他们需要的是J细时候,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后来,为了我妹妹,我不得不答应苍穹之鹤去当J细,所以……就这样一直跟着苍穹之鹤,后来,在上一款游戏中,我要求苍穹之鹤在我完成那一次J细之后转正,后来苍穹之鹤也答应了,所以我就直接成为了苍穹之鹤一个不起眼的核心成员,而后来……”

  奇葩玩家满脸的泪水,他一擦眼泪道:“妹妹的后续化疗支出让我无力承担,苍穹之鹤的核心成员每个月不过是几千块而已,所以……醇廊又找到了我……让我去大唐天下做J细,说这次只需要在大唐天下坚守大唐天下的动向就行,所以我就答应了,而秋水说的我被逐出苍穹之鹤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我也恨自己!这种事情下三滥,我都想给自己几个巴掌!可是,妹妹她……”

  奇葩玩家越说越伤心。

  他抽泣了几下道:“轮回开放,我违背着自己的良心潜入大唐,后来又加入霸天,之后便是加入紫阳,后来一步一步的跟到中州……”

  “C!妈的还是职业J细!”

  “日了狗了!”

  众人激动的不能所以,而更多的人还是有些感动,毕竟奇葩是因为自己的妹妹。

  闻人紫寒和落离以及陈小软这个时候都有点动容的看着奇葩玩家,一个做哥哥的能够为妹妹做到这一步,说实话,就算是当J细,也算是情有可原了。

  可是J细这种事情,说严重点,如果是各大财团的话,他们甚至可以现实中起诉奇葩。

  苏牧让零调查此时,查出来的端倪之后和苍穹之鹤有关,苏牧就直接询问了秋水亦寒,而没想到,秋水亦寒还真的知道一个叫奇葩的玩家,当时上一款游戏他的id就叫奇葩,因为当时是直接被逐出公会,而且被醇廊围杀清零,所以她印象比较深。

  故而,苏牧就联想到了这件事情。

  这个奇葩心思很缜密,起码他没有直接挑拨夏风和心叶刀来开荒,只是因为当初自己说过要来泥泞沼泽,而昨天他就有意无意的和夏风以及心叶刀说这件事情,而今天刚好就是因为苏牧的比赛,公会内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夏风和心叶刀自然就会选择去开荒。

  这样缜密的心思,几乎完全把他是J细的事情排出去了,也难怪他做了三四年的J细都没有被人发现,苏牧也是挺佩服这个人的心智的。

  只是,却不能因为这样就说他情有可原吧?

  所有的人,更多的还是气愤,J细这种事情,不管是现实世界还是游戏中,都是最可恨的!

  可恨的不是那些加入敌对公会的玩家,他们可以泄露公会已经公开的任务和行动,这是无法避免的,可恨的是奇葩玩家这种,一来就是数个月的时间,获得信任,爬上高位,然后又利用自己的心智在公会内活动,甚至根本不会让人想到他就是J细。

  当把他当兄弟的时候,他却是在背后捅刀子,这就是夏风和神域乃至心叶刀他们不能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