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担心什么

  “苏牧,你在担心什么?”周文零的话让苏牧一怔。

  似乎,这句话应该是苏牧问出来才对吧,毕竟,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他担心的。

  起码,现在周文零都没有任何的顾虑在和苏牧缠绵,而苏牧居然在这里优柔寡断。

  而且,周文零的眼神中,居然充满了失望和落寞的神色。

  苏牧心中不由的一疼,虽然她和闻人紫寒有过百合经历,只是,这些并不代表着苏牧就一定能要收掉她们两个人吧,道德都不允许,这和魅是完全不同的性质问题。

  不过在看到周文零的眼神之后,苏牧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哧啦一声!

  完全将周文零的红色长袍上身撕开。

  不过周文零却是护住了自己的胸口,然后看着苏牧道:“姐姐我不需要可怜,更不需要安慰。”

  骄傲的周文零,有着自己内心的孤傲,满身女人味的她,并非任人非礼,守身如玉三十年,周文零如果连这点底线都守不住,那她就不是那个骚气十足的女人了。

  越是她这样的女人越是看重自己的身体,别看外表让所有的男人疯狂,让所有的男人感觉放浪不羁,可是,越是周文零这种性格对待这种事越是认真。

  所以,在苏牧犹豫的那一刻,周文零已经有点伤心了。

  而苏牧低着头看着周文零道:“周妖精,你要知道,跟了我,不会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起码,你知道的就有紫寒。”

  “呵……”周文零不屑的一笑。

  随后她又道:“如果我会在意紫寒,昨天就不会和你在一起,就不会任由你把我当成玩物一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周文零早就想过这件事情,当初在咖啡馆的时候,她多想苏牧说出来他可以接受闻人紫寒和自己啊。

  但是苏牧当时没有,周文零既感觉苏牧专一又感觉失望,那种感觉非常的复杂。

  只是,在接下来的日子中,越是接触越是对苏牧无法忘怀,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动心想要忘记就非常难了。

  对于苏牧而言,他只是不想让闻人紫寒伤心,也不想伤害周文零,所以才一直没有跨出这一步。

  只是此时苏牧感觉,自己越是不想这样反而伤了她的心了。

  这一刻,苏牧只能认真的看着周文零道:“周妖精,只要你不后悔,我苏牧,永不负你!”

  周文零看着苏牧道:“我周文零,一生无悔!”

  哧啦!

  全身的衣服完全被撕扯开,似乎是故意这样设定的一样,在这种接触中,系统也会和现实中相连接,衣服完全被撕开之后的周文零,就剩下了内衣裤,苏牧疯狂的吻着她的身体,疯狂的亲吻着。

  周文零,全身都在颤抖一般,娇喘不断,整个人都在疯狂的索取着苏牧带给他的感触。

  昨天,苏牧处于失忆状态下,而今天,苏牧处于理智的情况下,所以周文零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二人疯狂的亲吻着对方,周文零这妖精更是直接压住了苏牧,一双红唇将苏牧弄的死去活来,尼玛堪比魅的技术了,苏牧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周文零居然守身如玉了三十年?尼玛没少看小电影吧?

  小雨之中,二人疯狂的交织相拥,整个迷宫的高墙内,到处都是他们的痕迹,泥水之中的二人疯狂的晃动着,从迷宫的一端到另外一端,整个迷宫三米的宽度几乎被他们全部翻滚了一遍。

  而周文零的热情完全超乎苏牧的想象,简直让人无法自拔的沉迷其中。

  尤其是周文零那一身的雪白肌肤,加上雨水的冲刷,光滑,弹性,让苏牧欲仙欲死……

  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苏牧终于停止了冲刺,周文零也终于停止了晃动,二人靠在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周文零全身光着靠在苏牧的怀中,然后娇笑道:“没有昨天持久哟……”

  苏牧一脸的黑线,道:“你妈蛋,遇到你这种妖精,没有秒射已经谢天谢地了。”

  “咯咯……”周文零咯咯娇笑,脸上的红晕也慢慢的淡去。

  坐直身体,周文零将红色的长袍慢慢的穿上,然后又靠在了苏牧的怀中,道:“其实,昨天,姐姐我完全可以阻止你的,但是姐姐没有……”

  “我不记得了……”

  “姐姐知道哟,所以也没告诉你,不过你今天吃醋的样子让姐姐很开心呐……”

  “谁吃醋了……”

  “谁呀……”

  “……”

  苏牧瞪了一眼周文零,道:“先下线吧……”

  “嗯。”

  二人双双下线。

  轮回,虽然是全息游戏,可是,在游戏中做这事必然和现实中一样,可是身体的‘物质’是无法避免的,故而,下线之后的苏牧不由的挎着腿打开衣柜,然后找到内裤直冲卫生间。

  这就叫,早上起来洗裤头,一群孩子水中游……尼玛好污啊!

  洗完澡,苏牧打开卫生间的大门,这个时候正直游戏时间,所以不会有人下线的。

  周文零也从房间走了出来。

  这妖精,一件白衬衫,不过却换上了运动裤,很明显也要洗澡。

  二人四目相对,苏牧有点窘迫。

  “咯咯…害羞什么,你吃姐姐的时候没见你害羞呀……”

  “周妖精,你就浪吧,信不信老子在这里把你干了!”你妹的,调戏老子还没有限度了。

  周文零扭着身体直接走到苏牧的跟前,道:“来呀,有本事你把老娘抱到紫寒的房间去干!”

  “你!”

  “胆小鬼……”

  “操!”

  说着苏牧直接拉住周文零,然后一把走进卫生间,啪的一声关上门。

  周文零挂着娇笑看着苏牧道:“咋滴,还能来一次哟,姐姐可不信你这小身板能承受……咯咯咯……”

  苏牧看着周文零那一股子骚气就感觉全身上下邪火直冒,奶奶的,周文零这女人,简直没谁了,就是一个让男人无法克制的妖精!

  尼玛的,直接摁住周文零的脑袋把她摁跪在地上,然后一拉大裤衩子骂道:“让你跟老子发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