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奴役众神 > 第480章 最终还是来了(6更)

第480章 最终还是来了(6更)

  “爷爷说,今天就会派新的会长来紫阳做交接,苏牧,你前几天说要更名,怕的就是现在吧?是不是一个月前爷爷就和你说过了?”

  苏牧点点头,一个月前闻人致远就和自己说了这件事情,而这件事情牵连的恐怕就是京都的那些现实势力了。

  要知道,闻人紫寒的婚事忽然被过问,自己被闻人致远叫过去,甚至想要杀掉自己,这些,都会牵涉到苍穹之鹤,乃至中天之巅的现实力量。

  闻人紫寒的婚事,应该是京都的世家联姻,闻人致远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是一个心思罢了,因为闻人紫寒只是闻人家的一个私生女。

  所以,闻人紫寒的婚事对于闻人致远来说,无足轻重,只是闻人致远没有想到会杀出一个苏牧来。

  而牵涉到游戏中的利益,闻人家虽然没有投资全息游戏,但是,其他的大家族就不一样了,和闻人致远的关系,以及京都的复杂世家牵扯,导致闻人致远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些也未必不是可能。

  苏牧提前就想更换紫阳的名字,让紫阳只保持在幽暗峡谷的势力,而更名之后,所有的资金,核心成员,全部拉过来,和紫阳断掉合同关系。

  但是,当初大家都反对苏牧的意见,而苏牧也不想让闻人紫寒伤心,毕竟紫阳的名字由来就是她和赫阳的名字。

  加上赫阳一些老成员,例如夏风等人,跟着紫阳都已经数年的时间,一下子换掉名字,肯定会产生芥蒂,所以苏牧就没有再说这件事情。

  而该来的还是来了。

  苍穹之鹤,中天之巅恐怕也是要联合针对紫阳了,毕竟中天之巅的背后世家是京都颜家。

  “新会长什么来头?”苏牧笑了一下,这代表着,自己的会长要被撤销了。恰恰就在要防守大唐的驻地城战争的之前。

  不知道闻人致远是怎么想的。

  闻人紫寒有点歉意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苏牧,后者摸了摸她的刘海道:“没事,说吧。”

  “我堂哥,闻人向东,是我大伯家的儿子。”

  苏牧一直有些事情很好奇,他问道:“你父亲在闻人家并不吃香是吗?”

  闻人紫寒嗯了一声道:“父亲年轻的时候一些过错,导致爷爷不是很喜欢他,所以,闻人家的势力,财团等都没有让父亲插手,所以当年父亲才会同意我开设工作室,算是有一部分的收入,不然的话你也不可能进入工作呀。”

  苏牧点点头,这个闻人翎,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和赫阳的母亲结婚之前就和闻人紫寒的母亲在一起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这么混乱的事情,闻人紫寒比赫阳大,这种事情在京都传出去可想而知,所以闻人致远对闻人翎的态度也可以理解了。

  这也是为什么零警告了闻人翎之后,他害怕而闻人家却是不知情的原因。

  因为闻人翎知道,闻人致远不会给他撑腰的。

  “你这个堂哥游戏id是什么?”

  “就是他的真名,不过上一款游戏中好像叫破风尘,百强狂战士。”

  “破风尘…嗯,我知道了。”苏牧点点头。

  其实,这种结局苏牧早就知道了,上次闻人翎撤销自己的会长职务,来了一个霍东,而这次,闻人致远撤销自己的会长职务,直接把他孙子派来了。

  “苏牧…”

  “嗯?”

  “你不生气吗?”闻人紫寒还是满心的愧疚。

  整个紫阳上下,包括工作室的女孩子,谁不知道苏牧为紫阳付出了全部的心血,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有现在的紫阳?

  而现在,闻人家说撤销苏牧的职务就撤销苏牧的职务,别说是苏牧,就算是闻人紫寒都有点不服气,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整个工作室的股份都是闻人家的,闻人紫寒虽然和闻人致远吵了一顿,可闻人致远毕竟是她爷爷,虽然是一个都没有见过几面的爷爷。

  “干嘛要生气?只要你是支持我的,我就不生气。”

  “真的?”

  “那当然了。”

  “谢谢你……”

  “怎么谢我?”

  “不知道……”

  苏牧转过身微笑的看着她道:“你怎么能不知道呢?嘿嘿……”

  说着苏牧这货就亲了上去,闻人紫寒极力的反抗,这可是在客厅内啊。

  不过她还是没能管住苏牧的嘴,一直相拥了好一会二人才分开。

  闻人紫寒的心情好了很多,本来她还以为苏牧会很生气,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这么顺利的就劝说下来了。

  当然,闻人紫寒知道苏牧是为了她而着想,这种事情,苏牧不生气才怪呢。

  二人在客厅内聊了一会,然后上楼睡觉。

  一觉醒来。

  苏牧直接登陆游戏,然后从空山云端镇直接回到了中州城。

  驻地城外面的兽潮基本上已经完全解决。

  苏牧回来之后就召开公会团体会议。

  很快,大厅内,夏风,九鬼,叶秋,醉酒梦红尘,泪落繁花,周文零,陈小软,闻人紫寒以及海天龙爷四人等,所有紫阳的团长全部到齐。

  众人都在想,苏牧是要布置三天之后的防守战了。

  但是,站起来的却是闻人紫寒。

  她看着众人,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这紫阳毕竟是闻人家的,所以现在也只能由她来宣布撤销苏牧的会长职务问题。

  但是,说不出口啊,闻人紫寒本来就阴沉的脸颊这个时候显得更加的阴冷,似乎是痛恨着什么。她恨着闻人家!

  从小就和母亲在外相依为命,后来知道父亲是闻人翎,去了闻人家,但是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弟弟,而且,这个弟弟为了和闻人翎置气,居然改掉了姓氏在海天市,所以,在母亲去世之后,闻人紫寒直接来到了海天市,她也不想看到闻人翎。

  毕竟,年轻的他耽搁了两个女人的幸福,这也是为什么闻人紫寒痛恨男人而从小都不跟男人接触的原因之一。

  “怎么了寒姐?”陈小软看着闻人紫寒的脸色不由的担心问道。

  周文零似乎嗅到了什么,她脸上的笑容也消失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