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天空巨树

  女帝知道苏牧不忍心,所以她无奈的看了一眼小狸。

  后者点点头,然后伸开双手,瞬间消失在原地。

  这个时候,女帝忽然也跟着消失在原地。

  随后,苏牧看到,女帝直接出现在虚幻之中。

  轰!

  轰轰!

  轰轰轰!

  三下五除二,里面所有的假苏牧,被女帝收拾的一干二净,随后,女帝带着水蓝女神直接出现在苏牧的跟前。

  “苏苏……”

  水蓝女神看到苏牧之后直接就扑了上来。

  苏牧一把抱住水蓝女神,然后摸着她那蓝色的长发道:“没事了,你怎么那么傻,那些都不是我,直接杀了他们不就行了?”

  “不…水蓝做不到…看到苏苏的面容水蓝下不去手……”她拼命的摇头。

  苏牧只能心疼的安慰着她,好一会之后水蓝女神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这个时候,女帝却是看着四周的八根树桩,道:“小狸,你可以走了。”

  “多谢女帝大人,水蓝大人,苏牧,小狸走了,有缘再见……”

  嗡的一声!

  云海消散,整个阵法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天空。

  光线瞬间下来,苏牧和水蓝女神以及女帝火神站在了一处山脉上。

  正前方,一大片看不到尽头的云海,而苏牧他们,就在云海之上,而在远处,一颗巨大参天的绿色大树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这颗树震惊的苏牧无以复加,从这里看去,那棵树的根茎在云海下面,而从树干开始,参天而上,简直让人震撼,因为距离较远,所以看到的树木是一团蘑菇云一样的形状。

  女帝站在悬崖的边缘,白色的云雾从她的脚下慢慢的流动,她道:“那里应该就是木系的封印地了。”

  “应该是了。”水蓝女神也说道。

  这个时候,苏牧胸口的神域之塔也开始跳动,泛出绿色的光芒。

  而苏牧,却是有点兴奋,有点担心,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油然而生,在马上要见到木系至高神的时候,苏牧比在遇到水蓝女神和女帝火神的时候都要紧张。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木系至高神能够治疗自己的缘故,还是因为在经历寻找木系至高神这一路的路程太惊险的缘故。

  而现在苏牧才对自己的决定而感到明智,要是带着夏风他们,恐怕早早就被挂了回去,白白的丢失等级。

  女帝回头看了一眼苏牧,水蓝女神也看向了苏牧。

  后者道:“我有点紧张。”

  “咯咯…紧张什么?在遇到我们俩之前你也这么紧张吗?”

  苏牧摇摇头道:“没有,但是这次不一样,这一路太惊险了,这个木系,等级必然比想象中还要高,而且实力可能比见到你们两个人的时候更强。”

  “木系乃生命之源,为了封印它设置了多少难关,从而可以见的,木系的能力的确比我们二人当初封印的时候要难。”水蓝女神如是说道。

  女帝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是无奈的,她和水蓝被封印的时候都是很简单,无非就是降低了等级,削弱了实力,而木系不同,它的存在是个异数,和土系是一样的,完全是无法琢磨的一种元素。

  女帝笑道:“可不管怎样,这个时候的牧牧,你有我和水蓝帮助,起码要好很多。”

  “嗯,走吧,担心也解决不了问题,见见这个木系再说。”苏牧说道。

  女帝和水蓝女神直接腾空而起,然后拉着苏牧直奔那颗大树而去。

  这一路上飞跃苏牧才越加的震撼。

  这棵大树的体积完全超乎苏牧的想象。

  在远处看的时候就像是一座山,而越飞越近的时候苏牧才知道,这棵树的体积,完全就是一座山,根本不是像一座山。

  从现在看来,这棵树至少有数万米的高度,而那树干,直径起码数千米,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如果这种植物出现在现实世界……那恐怕会笼罩一个城市!

  这种面积太大了,大的苏牧都不敢想象是怎么长成的。

  在越来越近的时候,女帝和水蓝女神的高度也慢慢的下降。

  苏牧不由的好奇。

  不过当距离这棵大树还有几千米的时候苏牧看到,树冠周围,一层结界,似乎是与外界隔开的结界一般。

  三人直接落在了树干上面。

  仅仅是树干苏牧就感觉是站在了山腰上一样,两边似乎根本看不到头,而且脚下和眼前的树干,坑坑洼洼,而且很多藤蔓缠绕,而往上看,密密麻麻的藤蔓笼罩整个天空,似乎是乌云一般。

  女帝看了一眼四周道:“我们只能爬上去了,这个结界恐怕是打不碎的,而且一旦打碎恐怕也会引起木系提前做准备。”

  水蓝道:“是根本打不碎,这个结界是十一级阵法。”

  苏牧:“……”

  你妹哦,十一级阵法?那尼玛需要多少级的阵法师才能解开啊。

  起码当前轮回不可能存在这种阵法师,而按照轮回的设定,副职业的最高等级似乎是十级。

  女帝笑了一声,看着周围说道:“这个阵法,我似乎有一些破碎的记忆碎片,似乎我还参与了,不过只是一些印象而已。”

  苏牧瞪大了双眼看着女帝。

  “真的,我只是有一点记忆,这个阵法应该是当年许多至高神一起设置的。”女帝肯定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太狗血了,至高神为了封印至高神而参与阵法的设定?

  不是说七元素至高神都是一伙的吗?怎么现在听女帝的意思好像是敌对的样子呢?

  不过女帝的记忆很模糊,所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连她的阵法都是时灵时不灵的,似乎也跟记忆有关系。

  但是不管是怎样,这个木系的出现应该会让女帝和水蓝的记忆再次恢复一些的,这些天下来苏牧感觉,事情越来越难以控制了,女帝之前都说漏嘴了,什么七元素之外的东西,不过看她的意思是不想多说,所以苏牧也没有问。

  “走吧,爬上去。”苏牧带头往上爬去。

  不过,抬起头苏牧就没有了攀爬的**,太尼玛高了。

  三人一连攀爬了五个小时,而上头,依旧是树干,看着还是和刚才一样高,苏牧都想直接飞上去了。

  不过好在三个人作伴,所以倒也不会太无聊了,听着女帝和水蓝斗嘴也着实不错,这俩妞是不是的就会相互怒怼对方,而互怼的理由,永远是对自己的称呼问题,苏苏牧牧的让苏牧直翻白眼。

  “苏苏你看……”就在苏牧感觉无聊透顶的时候,水蓝忽然停在原地指着不远处一个藤条。

  女帝和苏牧不由的看过去,二人都是惊讶的看着那个方向,尼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