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钻匕

  醇风献出礼物之后看了一眼苏牧,道:“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里。”

  醇风有点意外,因为苏牧居然和闻人紫寒走在了一起,闻人家这次明显的是想要和颜家结亲,这被苏牧一搞,肯定会触怒闻人家老爷子的。

  苏牧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众人的礼物都献出来了,颜相卿看着自己的大哥受气不由的看着苏牧道:“某人该不会是空着手来参加闻人家的生日晚会吧?”

  闻人紫寒一怔,然后看了一眼苏牧。

  苏牧倒是挂着微笑,然后道:“当然不会,多谢提醒,不然我还给忘了。”

  “哼!”颜相卿转过身不再说话。

  这个时候,苏牧从内袋拿出一个帆布袋子。

  上面被洗的有点发白,而且还有一些血迹。

  众人看到之后不由的皱眉,这可是闻人家的生日晚会,拿出这样丢人的东西不怕笑话吗?

  颜相卿看到之后也是一脸的讥讽之色,在场的哪个不是世家名门?谁的礼物也不可能低于百万价值,而看苏牧这个袋子,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呢。

  不过,闻人紫寒却是非常的期待,她不在乎价值,更在乎的是苏牧的心意。

  所以,接过来之后闻人紫寒挂着微笑说了一声谢谢。

  “紫寒姐,你不打开看看人家送的是什么吗?”颜相卿道。

  闻人紫寒依旧挂着微笑,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尽量的能让自己保持微笑,只是,这种微笑让她很厌烦,她本来就是冰冷的性格。

  被颜相卿一说闻人紫寒更有点厌烦这种场合了。

  “不用了,我回头自己打开就行了……”她不想让苏牧在这里尴尬。

  因为闻人紫寒知道苏牧并不是很富裕,虽然知道苏牧不是普通人,可是这些天生活在一起苏牧并没有多少奢侈的消费,故而,闻人紫寒想给苏牧保留面子。

  不过在场的人却是低声议论。

  苏牧道:“没事,打开看看吧,也许你会喜欢。”

  闻人紫寒看了一眼苏牧,苏牧却是挂着微笑对着她点点头。

  既然如此闻人紫寒也只能慢慢的打开这个破旧的袋子,她越发的期待起来。

  当闻人紫寒看到这里面的东西之后不由的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这……

  众人也是惊呼一声。

  因为,他们看到的是……

  一个类似十字架的钻石,说是匕首不算是匕首,说是十字架又不算十字架,看上去更像装饰品,大约有十厘米长,而且整个钻石自成一体,完全没有镶接的痕迹。

  十公分的长度,加上八公分的宽度,制成的类似十字架的钻石,试问,这个世界上有多少这样的材料?

  这个钻石的价值根本不能用钱来衡量了。

  在场的人都是世家名门,所以,真钻石假钻石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尤其是这个钻石还带着微微的红色,明显是血钻,简直让人无以复加的震撼。

  这是苏牧的武器!

  残魂之影的匕首。

  钻匕!

  死在这个武器下面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死在这武器下面的有权有势的人更不知道有多少,总之,这个东西,代表着残魂之影,代表着拥军界最高的存在。

  但是,没人见过这个钻匕,除了今天之外,苏牧从未让人见过这个东西,因为,凡是钻匕出手,必然见血,见过的人都死了。

  最主要的是,这个钻石匕首的后端,还有一条丝线,可以拉出来变成暗器,更重要的是,尾端还有一根用特殊金属制造的拉杆,大约有一毫米的粗度,可以直接拉出来三十公分,那个时候钻石匕首瞬间就形成了一把短剑。

  而收回去之后就变成了这装饰品的末端吊口,所以看上去非常的漂亮精致。

  “苏、苏牧……”闻人紫寒惊愕的抬起头。

  苏牧道:“只有它才配得上你。”

  闻人紫寒眼中泛泪,这个东西,太贵重了,贵重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因为这样大的整体钻石,就算是闻人家再有钱也买不到,恐怕,整个世界都难找到这么大的体积钻石,然后又切割成这样的物件。

  “好漂亮……”

  “好晃眼啊……”

  “是血钻吗?”

  “世界上有那么大的钻石吗?”

  “太美了……”

  无数的人羡慕不已,这东西,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而更多的人还是怀疑苏牧的身份,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你又多少钱就能买到的,所以,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闻人紫寒有点感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只能抱住苏牧,然后说了一声谢谢。

  在场的人都知道,颜家这次恐怕真的要颜面无存了,现在可以看出,闻人家的这个千金,恐怕是不会答应嫁给颜相丞了。

  而这个苏牧,凭空杀出来的一样,他到底是谁家的公子哥?无数的人都开始着手调查,不过,他们能查出来什么?

  查出来苏牧是紫阳的会长,查出来和闻人紫寒住在一起罢了。

  这个时候,闻人翎走了过来,低声道:“苏、苏先生,家父请您去一趟。”

  闻人紫寒一怔,道:“爸,您不是说过不会干涉我的婚事?爷爷为什么忽然……”

  “紫寒!”闻人翎瞪了她一眼,然后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让苏牧过去。

  苏牧对着闻人紫寒笑了一下道:“没事,放心吧。”

  “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去!”闻人紫寒非常清楚自己这个爷爷的脾气和能量,在回来之前闻人紫寒就知道,自己这次回京不可能仅仅是生日派对那么简单。

  而今天的事情更加证明她的想法,而现在叫苏牧过去,他绝对活不到明天。

  闻人紫寒不可能让苏牧去的。

  苏牧被闻人紫寒拉着手,他回头道:“放心,零跟着呢。”

  闻人紫寒一怔,这才慢慢的放开苏牧的手,他担忧的看着苏牧道:“小心……”

  固然相信零,但是闻人紫寒更知道爷爷是什么人,所以,她依旧不是很放心。不过,闻人紫寒也知道,早晚都要面对这一天的。

  “没事。”

  随后,苏牧和闻人翎离开了酒店,然后坐上了一辆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