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紫寒生日

  紫光神盾

  品级:神灵

  阶段:0/3

  防御力:250

  魔御力:1000

  力量:100

  体质:150

  精神:10

  敏捷:10

  魔法抗性:80

  物理抗性:10

  唯一被动:无视火系任何魔法伤害。

  附加技能:狂神之盾,瞬间制造独有的防御,可无视任何魔法基础伤害,持续时间5秒,CD60秒。

  冲击之盾:增强冲撞技能50%速度和冲撞力,加持击飞效果,基础伤害1000,CD180秒。

  绝对紫光:创造自己的紫光结界,瞬间造成1000每秒绞杀伤害,并持续输出10秒,无视冲撞,无视冲锋,无视物理基础伤害,CD30分钟。

  盾斩天:远程攻击伤害技能,瞬间制造远程盾击伤害,盾牌扩大百倍覆盖型伤害,增加吸力击飞,落地伤害加持1000基础伤害,技能持续时间5秒,CD1天。

  等级:35

  这个神器盾牌,可以说,攻防兼备,简直就是圣骑士的绝佳副武器。

  而且,这个盾牌偏向魔法防御,所以,在圣骑士冲锋的时候,可以无视任何的魔法伤害了,魔法师的火球更是无效的,所以苏牧才认为这个神器是上品。

  叶秋和泪落繁花自然也看出了这个盾牌的价值,可以说,就算是神器武器也未必有这个盾牌的价值高。

  叶秋有点不知所措的跟着苏牧道:“苏…苏哥……”

  “不用多说。”苏牧摆摆手。

  泪落繁花笑道:“你没听过夏风一句话吗?”

  “什么?”

  “夏风说,苏老大是傻丨逼,好装备不会卖,直接送给兄弟。”

  “……”

  得到这个盾牌,叶秋的整体实力又上升了一个阶段,而苏牧给他的意思自然是想要发展成核心团长,因为这个叶秋不仅实力强,而且脑筋也不错,能够把圣骑士研究到这种地步,足以证明他的智商和天赋了,所以苏牧根本不用多想,日后,这个叶秋必然是紫阳的一大助力,像是夏风那样的。

  三人回到复活镇之后已然是游戏下线的时间,所以在小镇内下线,等待明天坟头的消息。

  下线之后依然是老规矩,上厕所,刷牙洗脸然后吃饭。

  吃完的时候众姑娘无不是聊的苍穹之鹤,此时的苍穹之鹤调动数十万的玩家入驻幽暗峡谷,自然是为了打压紫阳,她们没有想到刚打走一个大唐,反而又引来了一个苍穹之鹤,简直让人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苏牧没有多说,他知道这一步似乎是自己走错了,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是水来土屯了。

  吃完饭之后,众人都上去休息,而闻人紫寒却是把苏牧叫到了她的房间。

  这姑娘穿着大衬衫,下身一条松散的运动裤,坐在床上似乎想要和苏牧说什么又不好意思。

  苏牧走了过去,然后坐在她身边道:“怎么了?大姨妈过去了?”

  闻人紫寒轻啐了苏牧一声,然后脸色微微发红的道:“三天后…我生日……”

  “啊?你生日啊?二十九岁啦?又老了!”

  “你!”闻人紫寒瞪着苏牧,这个家伙,总是贫嘴,他明明能好好说话的,偏偏贫嘴。

  虽然闻人紫寒知道苏牧不是嫌弃她岁数大了,只是这话听起来着实不舒服。

  苏牧哈哈一笑,然后搂住闻人紫寒的肩膀道:“别生气啦,我逗你的,我要是嫌弃你年龄大干嘛还和你在一起?年纪大的女孩知道疼人,而且有味道呀……”

  闻人紫寒扭动了一下肩膀道:“就知道想那些龌龊的事情……你们男人都喜欢年轻的女孩还差不多,尤其小萝莉什么的…”

  苏牧忍俊不已,他点点头道:“是啊,男人嘛,是喜欢各种各样的女孩,俗话说的好,一个女人一个味儿,一个男人一个劲儿……”

  “……”闻人紫寒真想一巴掌扇死苏牧,这都是什么歪理啊?

  本来好好的一场谈话,愣是让苏牧给弄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闻人紫寒却是感觉,不怎么尴尬了,本来告诉苏牧说她的生日,有点要礼物的意思,所以她有点尴尬,但是现在被苏牧这样一弄,反而没有那种感觉了。

  闻人紫寒忽然发现,这个家伙就是故意的。

  不过,心中却是很甜蜜,起码,苏牧很细心,也很体贴。

  “不过,爸爸说让我回京都过。”闻人紫寒又道。

  苏牧心中一沉,应该是诸葛牧月说的事情要来了,看样子闻人家的老爷子势必要管这件事情了。

  这让苏牧有点难受,那老爷子毕竟是闻人紫寒的爷爷,闹翻了对闻人紫寒对自己都不好,可是苏牧也不能眼看着闻人家把闻人紫寒给嫁出去吧?

  苏牧抱了抱闻人紫寒的肩膀,然后道:“我知道了,我和你一起去。”

  闻人紫寒抬起头看了一眼苏牧,她没有想到苏牧居然直接就答应了,本来还以为要和他商量一下,但是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了。

  “谢谢你苏牧。”

  “怎么谢我?嗯啊哈哈……”说着苏牧直接把闻人紫寒压|在了床上。

  二人一阵嬉闹又一阵翻云覆雨。

  苏牧一直把闻人紫寒给弄的连连求饶才肯罢休,谁特么让她上次给老子来了一次超薄干爽啊。

  苏牧并没有在闻人紫寒的房间呆多久,中午的时候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闻人紫寒需要休息,而苏牧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所以也需要休息一下,毕竟不是四年前了啊。

  不过,回到自己的房间苏牧并没有马上睡觉,而是直接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呼叫声响了四下,然后挂掉。

  之后苏牧坐在房间内看着某处发呆。

  两分钟之后。

  苏牧的窗台上,一个黑衣男子出现,他双手抱着胸口道:“你要去京都。”

  零的话总是平淡的,不是疑问句,似乎他说这句话就已经确定了答案一样。

  苏牧点点头道:“必须要去,闻人家的老爷子要安排闻人紫寒的婚事。”

  “用我去京都安排吗?”

  摇摇头,苏牧不想和闻人家闹翻,毕竟是闻人紫寒的家,虽然闻人紫寒是私生子,可现在她毕竟姓闻人,而且,闹翻之后对闻人紫寒的时候多少都会有些尴尬,所以苏牧想要解决这件事情必须亲力亲为,动用组织的势力根本不行,而且苏牧也不想在国内动用任何关于残魂的势力,苏牧不想再出现什么幺蛾子。

  “庸医的药丸呢?”苏牧忽然道。

  零的眉头瞬间一锁,哼道:“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