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诸葛牧月

  女孩,带着一头的斗笠白沙,正是当初做指龙崖任务的白沙女孩。

  她,叫诸葛牧月。

  应该算是苏牧的老朋友了,说起来,已经四年多未见了,当初在指龙崖看到她的容貌之后苏牧还有点意外,没曾想,居然在北洲又看到了她。

  不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孤独一生并非中州城的玩家,他和诸葛牧月在一起,很显然也证明诸葛牧月也不是中州的玩家。

  “四年未见,君可好?”之初,她就知道苏牧的身份,故而,直接点名紫阳苏牧参加上次的任务,而,也正如她所料,苏牧在任务中起到的作用,和那些所谓的公会高手近乎持平。

  苏牧看着诸葛牧月那风华绝代依旧,不由的联想时过境迁的时光。

  慢慢的转过身,苏牧不再看她,只是淡淡的道:“当初我就奇怪为什么要点名我去任务,在我认出你的时候才明白,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诸葛牧月挂起一丝微笑,然后看着近处的瀑布细流,她轻声的道:“美帝国一别,四年时光,我也未曾想会在国内遇到你,影。”

  其实,早在苏牧第一次去美帝国的时候就认识了这个女人,二人之间的事情完全可以写成一部小说了,虽然牵连甚多,但在四年之前苏牧身中剧毒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交集,苏牧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她再次见面,可命运就是如此,地球如此之大,可缘分面积如此之小。

  “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影了。”

  “可,残魂的影字号,没人带领。”

  诸葛牧月看了一眼侧身的苏牧,然后往前走了一步,她有点不急不缓并且有点安静的说道:“不管你是否还是当年的你,可,影这个字,始终都是代表着你,不管是残魂之影还是上帝之影,它的主人始终都是一个,不是吗?”

  苏牧转过身,看着那惊艳的脸庞,问道:“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叙旧?”

  诸葛牧月笑起来有两个酒窝,这和她高冷的贵族气质有点相悖。

  “京都,闻人家已经开始着手打理闻人紫寒的婚事。”

  苏牧心中一惊,闻人紫寒的婚事?

  虽然知道闻人紫寒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可是闻人翎应该知道自己和闻人紫寒正在恋爱,他绝对不敢拆散自己和闻人紫寒,零的警告虽然没有暴露身份,但零动用的能量应该会让闻人翎震惊才对。

  而现在闻人家忽然要C手闻人紫寒的婚事,那么只有一个人敢这样做,那就是闻人家的老爷子。

  只是,闻人紫寒不过是一个闻人家在外生的女儿,闻人家要是想C手闻人紫寒的婚事,恐怕早就开始了吧,何必等到闻人紫寒都已经二十八岁了才管?

  苏牧看了一眼诸葛牧月,后者点点头道:“如你所想,有人在现实中C手了。”

  “就因为一个紫阳?他们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苏牧有点冷笑的讽刺道,苍穹之鹤难道就因为要针对紫阳就在现实中动用能量?这未免太让苏牧赶到可笑了。

  况且,苍穹之鹤并非知道自己就是上帝之影。

  诸葛牧月道:“残魂之影的身份,国内知之甚少,上帝之影的身份,估计闻人家老爷子已经知晓,不然的话他想要C手你的事情也要三思。”

  诸葛牧月非常清楚京都的局势,更清楚苏牧的身份,如果闻人家的老爷子知道苏牧就是残魂之影,那闻人家怎么都不会去针对苏牧,那是找死的行为,不过,在业内,在社会高层,知道残魂之影还活着的人,很少很少。

  苏牧微微皱眉。

  这个时候他也能想到当初闻人紫寒的担忧,说要让他一起回京都,恐怕,当时的闻人紫寒就已经有预感了吧。

  只是苏牧不明白的是,苍穹之鹤在现实的能力为什么能伸到闻人家?

  这件事情不算是难题,可毕竟是个麻烦事。

  苏牧开口说道:“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带来这个消息。”

  看到苏牧有想走的意思,诸葛牧月不由的向前一步道:“难道,一点旧情都不念了吗?”

  幽怨的口吻让苏牧停在原地,他回头看了一眼诸葛牧月道:“当初在你做决定的时候就应该清楚,我们将会是敌人,不管是游戏界还是现实世界,这一点觉悟难道你还没有想明白?”

  “我知道,只是,不甘心。”

  诸葛牧月看着苏牧,然后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一直凑到苏牧的身前,她才又说道:“一年前,我遇到魅,她说你已经死了,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苏牧并没有说话,自己身中剧毒,说自己死了,那是最好的保护,因为苏牧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残魂之影了。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魅在骗我,因为,如果你死了,魅也不会活着,她必然会追随你而去,所以,我坚定自己的想法和感觉,你并没有死,直至你回国,我才确定,你真的还活着,虽然变成了和普通人差不多,可你还活着。”

  苏牧看着诸葛牧月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道:“活着又怎样?不过是苟延残喘。”

  “我能治好你。”诸葛牧月忽然道。

  苏牧一怔,他转过头看着诸葛牧月那漂亮的脸蛋。

  后者一直看着苏牧,表示自己说的是真的。

  过了几秒钟,苏牧自嘲的笑了一下,道:“庸医都没有办法,你会有办法?”

  “我有庸医师傅的手抄本。”

  “什么?!”

  事情发展到这,苏牧绝对没有想到,庸医的师傅是什么人苏牧很清楚,而现在这女人居然告诉自己,她有庸医师傅的手抄本,这个手抄本且不说能不能治好苏牧,仅仅是庸医就寻找了三十多年,没想到居然在她手里。

  不过,苏牧吃惊过后就没有再有所表示,他不会接受诸葛牧月的治疗,更不会接受她这个人情。

  所以,苏牧转过身离开了亭子,道:“留着给你们的人治疗吧。”

  看着苏牧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诸葛牧月咬了咬嘴唇,然后向前走出几步喊道:“我可以答应你四年前的条件。”

  苏牧闻言停在原地,然后转过身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