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魅

  海天酒店。

  808。

  总统套房内。

  一个女人坐在窗边,她靠在窗口上,一条腿弓着再放窗台,手肘放在膝盖上,一条腿落在窗台里面。

  而她,就穿着一件火红色的吊带睡衣,那两条雪白的大长腿,让人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此时,她端着高脚杯慢慢的抿了一口红酒,烈焰红唇的她,堪比红酒颜色,不过,这一双红唇,却感觉非常适合这个女人,丝毫没有一点浮夸,更没有感觉太浓妆。

  因为,在现在看来,这个女人的红唇才配得上她那白如雪一样的肌肤。

  微黄的长发波浪大卷落在雪白的肩膀上,那一头长发简直让人感觉是蚕丝一般,没有任何的分叉,更没有任何的凌乱,好像你拿一把梳子放在上面就能瞬间滑落下来。

  女人的眉毛很整齐,也很标致,你甚至能看到,眉毛和她那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说真的,华人,很少有女人这么白,而且不是那种病态白,也不是那种打玻N酸的白,就是一种白里微微透红,而且还光滑细腻,如果不是她眼角的一颗小小的黑点,你甚至都怀疑这个女人不是凡间的女人了。

  玲珑的鼻梁泛着光泽,让人看上去就忍不住的想亲一口,更别说那鼻梁下面的一双红唇了。

  这女人,除了这变态的美之外,还有一种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的动人气息,怎么说呢?一种让男人看到就兴奋,就忍不住的想要冲上去,一种让女人看到都忍不住的惊叹,就忍不住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个女人,不能用说完美,只能说美轮美奂,不是凡间应该有的女人。

  端着高脚杯,女人慢慢的走下窗台。

  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她的身高,足足有一米七,而且还是光着脚丫。

  修长的线条,加上那傲人的双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蜂腰细,胯部微宽,大长腿能让人忘乎所以。

  在这件只覆盖女人大腿丨根的睡衣下,她的双腿,呈现出无与伦比的修长雪白,还有,那双腿简直完美无缺,因为上面没有一点赘R,反而在雪白的光泽下紧绷绷的,一看就是经常锻炼,没有任何赘R的女人。

  慢慢的走到桌子旁边,女人看着一个信封挂着微笑。

  这一笑,她整个人都显得倾绝美艳起来,两排整齐的贝齿,泛着几乎透明的光泽,这个女人,绝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没有之一!

  她拿起信封,葱白一样的手指纤细且修长,指甲倒是没有任何装饰,但是泛着光泽的指甲却是让人感觉美的让人窒息。

  “战魂,你的手伸的太长了……”女人拿着信封信封,然后看着上面一张照片,随后,她放下照片,道:“你的毒已到了四年之期,不然我也不会回来……”

  她是魅。

  是残魂之中的魅,是让世界上所有知道她的人都会颤抖的魅!

  不是因为她多么的厉害,她甚至在世界杀手排行榜上都没有名次,甚至是千名开外。

  然而,让所有人颤抖的是,她的狐媚之术,这个女人,只要你看到她就能让你深陷其中不再能自拔,甚至,在你接近她的时候就会中她的术,让你沉迷在幻觉之中一样,能让所有男人在梦幻中精丨尽丨人亡!

  毫不夸张,是这个词。

  能让一个男人在中了她的术之后高C至死!

  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而且更多的人还知道,你明明根本没有碰到过这个女人,只是幻觉一样的梦幻。

  而人类就是这样,如果让你沉浸在幻觉之中,哪怕是一片面包都能让你达到顶点!

  所以,魅,就变成了杀手界,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然而,这四年,魅的踪迹变得飘忽不定,甚至很少出现在杀手界内,这让不少人都猜测魅是不是被什么人给杀了。

  然而,她这个时候出现在华夏国内,却是没人能够找到她的踪迹,除了媚术之外,魅的最大能力就是隐匿。

  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

  魅的双眼瞬间变成了桃花一样,挂着微笑,然后走到门口。

  开门的瞬间,魅一口香气吹了过去。

  随后,她抱着一个男人走进了房间。

  而这个人,正是看到信息而赴约来的苏牧。

  朦胧之中,苏牧感觉被像是闻人紫寒的女人抱着走到了床边,然后直接被丢在了床上。

  随后,这个女人慢慢的骑在苏牧的身上。

  魅挂着微笑看着苏牧:“我和狂澜说过啦,下次见面,我要睡你。”

  迷人的微笑,让人疯狂甜美的声音,魅此时简直让人无法让大脑转动一下,全部都是那种迷离的感觉。

  慢慢的解开苏牧的衣服,魅用手指轻轻的在苏牧胸口划动,随后,裤子也被解开。

  魅微微一笑,然后直接含住了苏牧的……

  “啊……”一声轻呼,苏牧整个人挺了起来。

  魅那一双烈焰红唇,让苏牧********,简直无法言喻的感觉,甚至,把苏牧吸的无法控制的挺起腰部。

  好大一会,魅才挂着微笑抬起头,然后将身上的衣服一脱。

  魅那雪白的肌肤,完美到了极致,她里面完全真空,雪白的沟壑,加上那平坦的小腹以及让人窒息的双腿.……间,美轮美奂的一幕。

  就在这个时候,苏牧猛然的睁开双眼。

  他直接坐起来,然后一把抓住魅的双肩道:“跟老子还玩这一套?”

  魅并没有感觉意外,她呵呵一笑,然后直接将苏牧推倒在床上,然后直接跪着走到苏牧的正上方,道:“魅,从未失败,为什么,对你总是会失败呢?”

  苏牧此时全身邪火被她搞得痛不欲生,他直接抓住魅的双肩,然后摁在床上,猛然的提枪冲刺!

  “妈的,老子这几天被那些女人搞得邪火一身!”

  欢愉的魅迎合着苏牧,一边享受一边笑道:“你、你就是个傻瓜…为什么不去找狂澜……”

  疯狂的冲刺,魅被苏牧搞得有点承受不住了,他看着魅那享受的表情,道:“四年前就你睡了老子?为什么不跟老子说?”

  “啊……影……你快点……”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