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不算过分

  苏牧一脸的懵*,尼玛这就开始商量一起睡老子了?

  虽然苏牧不在意多一个周文零,可是你们有没有征求老子的意见啊?

  闻人紫寒的表情可以看出,非常的艰难,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味道在眼神中。

  周文零站在门口咯咯娇笑的看着闻人紫寒说道:“傻丫头,你说什么呢?”

  闻人紫寒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看着周文零道:“我说真的零姐,苏牧如果没有意见,我、可以的……”

  满脸羞红。

  苏牧站在两个女人中间连连摆手道:“等会,咱们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

  ……

  十点整。

  海天市的一家咖啡馆包间内。

  苏牧,闻人紫寒,周文零三人坐在了一起,苏牧坐在她们二人的对面。

  这两个女人显然是经过打扮了,不管是周文零还是闻人紫寒此时看起来都异常的漂亮,就连咖啡馆的服务生都有点惊叹。

  闻人紫寒低着头,周文零则是看着窗外,三人的气氛稍微有点尴尬。

  不过事已至此,苏牧也只能开门见山的道:“那个,先说说你们的关系呗?”

  数年的铁血沙场,苏牧遇到的事情比她们见过的都多,要说百合,苏牧亲眼见过组织内的两个女孩滚床单,所以,对于苏牧而言,这些都没什么,是当代人类的压力所致。

  周文零转过身,一双媚眼看的苏牧有点发怵。

  她刚要说话,没想到闻人紫寒却是开口道:“我来说吧。”

  闻人紫寒知道,早晚会被苏牧知道,而现在被苏牧知道总比以后结婚了让他知道要好很多,不管苏牧的反应是什么,她都没有什么可说的。

  “我和零姐,相识已经很久,当年,我还没有进入闻人家,那个时候我跟母亲一起过,母亲为了钱拼命的想要让我嫁给富二代,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也不管对方多大的年龄,那些年,我厌恶透了所有的男人,认为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爱的只是我们的身体。”

  “后来,父亲找到了母亲,也许是因为我和妹妹的存在吧,所以父亲收留了我们三人,后来,母亲贪得无厌,被父亲嫌弃,不过七年前,母亲忽然去世,我和妹妹就一直在闻人家住下来了。”

  “所以,我厌恶男人,是从那些年开始的,父亲和爷爷乃乃也曾问过我意见,是否要嫁人,为了躲避这个问题,我来到了海天市,也是因为知道了阳阳的存在,所以,在海天市一住就是七年时间,这七年,我和零姐一直在一起。”

  这个时候闻人紫寒看了一眼周文零,道:“零姐曾经被一个渣男深深的伤害过,所以零姐发誓不在嫁人,更不会喜欢男人,我们二人同病相怜,然后就在一起商量开起了紫阳工作室,后来慢慢的发展,和阳阳接触,同时,成年的我们有一些生理的需要,所以再一次偶然的时间,我们走在了一起,不过,没有你想象中那么……”

  苏牧微笑的看着她,这个时候的闻人紫寒非常可爱,她似乎像是一个撒谎的女孩子一样慌张。

  闻人紫寒看着苏牧的微笑,然后深呼吸了一下道:“我们只是在一起亲亲抱抱,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些事情!”

  看着苏牧的表情,闻人紫寒更加羞涩了。

  周文零挂着微笑道:“两个寂寞的女人,在一起亲亲嘴嘴相互抱抱,不过分吧?”

  苏牧看了一眼周文零点点头道:“不算过分。”

  “……”

  的确,这种事情还让苏牧松了一口气呢,她们如果只是亲亲嘴什么的还真不过分。

  周文零和闻人紫寒对视了一眼,她们没有想到苏牧居然这般的开朗,这种事情钥匙换做别的男人肯定早就发火了吧?谁能允许自己的女朋友和别的女人乱搞啊?

  不过看苏牧的表情还真的没有生气。

  这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周文零道:“苏小弟,说真的,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绝对不是普通人,因为普通人很难接受这种事情的。

  闻人紫寒也看向了苏牧,虽然给她不想*迫苏牧说出自己的身份,但现在周文零询问她也想从苏牧口中听到他的身份。

  而苏牧则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我是什么身份那么重要吗?我早就说了,我是赫阳的兄弟。”

  苏牧不想说,那周文零和闻人紫寒也不想强求。

  闻人紫寒看着苏牧道:“苏、苏牧,那、那你能原谅我们了?”

  “我压根就没有责怪你们啊,再说了,我早就想到你们在一起了。”

  “啊……”

  “嗯,周妖精去过你房间不止一次,而且我遇到就两次,你们的小动作以为我没看到?哪有两个女人抚摸的,哪有两个女人有这样暧昧的?”

  闻人紫寒脸色通红。

  周文零抿着嘴笑着道:“小家伙,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问紫寒?”

  “这是你们的**,再说了,她又不是和男人在一起,我干嘛要过问,而且我知道她早晚会告诉我的。”

  闻人紫寒有点感动的看着苏牧,眼睛内充满了雾水。

  其实,闻人紫寒怎么都没有想到苏牧居然没有生气,而且他早就知道了。

  不过也许正因为如此才会有心理准备吧。

  三人沉默了一会,闻人紫寒拉起了周文零的手,然后看着苏牧道:“那、那你可以吗?”

  卧槽!

  苏牧瞪大了双眼,尼玛啊。

  这是让老子开后宫吗?

  闻人紫寒脸色红的要滴血,这种事情,这种要求,从她口中说出来,的确是很难。

  而且,这个时候的闻人紫寒一直在看着苏牧,似乎就在等待苏牧的意见一样。

  不过,这种事情对于苏牧来说,太难了,弄不好就是弄巧成拙啊。

  而再看周文零,这周妖精一直挂着微笑,似乎这件事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反而还有点看苏牧笑话的意思。

  苏牧看着她那绝美的容颜,暗自腹诽,尼玛现在笑的那么妖娆,要是老子答应了,尼玛不弄死你!

  而周文零这个时候居然没有说话,她默认了闻人紫寒的意见?

  你妹啊周妖精,你这是要害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