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魅之四年

  “咯咯…公子好坏呀…但是既然玩就要回答,奴家的胸围…是93。”柳如卿抿着嘴轻笑道。

  苏牧瞪大了双眼,盯着那一双大白兔,93公分?古代人也用现代的衡量方式?

  “公子,你最爱的人是谁。”柳如卿依旧给苏牧倒茶,然后轻声问道。

  这个时候,苏牧有点皱眉,尼玛这绝壁是窥探**,这种事情怎么都问出来了?难道轮回的主脑也喜欢窥看别人的**不成?

  而且这个任务要是这样设定就有点不合理了啊。

  但是你要是不回答零就会受到伤害,苏牧也是无奈。

  他道:“闻人紫寒。”

  心虚的苏牧赶紧回过头看零。

  不过,好在零并没有再中箭,苏牧这才放心下来。

  零又哼了一声,表示对苏牧无语。

  放心下来的苏牧赶紧问道:“第二把钥匙在哪?”

  此时,柳如卿慢慢的站起身,她光着脚丫走到苏牧的跟前,然后长发落在苏牧的脸前,沁人心肺的香味瞬间传来。

  柳如卿随后趴在苏牧的身上,那两坨肉直接印在了苏牧的后背上,这让苏牧不由的一阵机灵。

  “第二把钥匙,在奴家嘴里……”

  柳如卿慢慢的坐下来,然后微微的张开了小嘴,红唇贝齿,柳如卿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

  苏牧看的如痴如醉,这样的一双红唇,要是不亲一口就太暴殄天物了。

  不过,就在苏牧想要去用舌头拿钥匙的时候却感觉到零那边一阵阴冷。

  这货嘿嘿一笑,然后把手指放在了柳如卿的嘴唇中。

  嗯~妈的,这感觉,这湿润,这温度,岂止一个爽字了得?

  呼啦啦……

  柳如卿瞬间飞舞而起,随后再次消失在粉红色的丝沙群之中。

  苏牧站起身,这个时候零已经回到了他身边。

  第二阶段的任务就这样完了?

  苏牧还是有点不了解,如果就这点困难的话还敢说是噩梦等级?

  不过零中了几箭,苏牧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零笑了一下。

  随后,二人走出这个阁楼,继续往前走。

  路上,苏牧看着零一边杀漂亮的舞女一边问道:“零,你告诉我,魅什么时候睡过我?”

  妈的,虽然苏牧经常想睡了魅,但是这个女人苏牧真的害怕她会榨干自己,太魅惑了,有点让男人承受不了。

  所以,在苏牧的印象中,自己似乎和魅没有发生过关系,就算是在压力庞大的雇佣任务之中都没有过。

  “四年前。”零说道。

  苏牧一边慢慢的往前走一边回忆,四年前?

  四年前什么时候和魅睡过觉?苏牧一点印象都没有。

  想不起来的苏牧抬起头想继续问零。

  然后就看到零一只手抓着一个舞女的脖子,硬生生的掐死了。

  辣手摧花啊。

  “我不记得了。”苏牧道。

  小怪基本上都已经清理干净,这个时候,二人来到了一处悬崖边上,一个全部都是用竹子绑成的吊桥出现在二人的眼前。

  悬崖的对过是一个蔓延着云海的山崖,正上方,一个宫殿镶嵌在悬崖峭壁上,非常的壮观,加上周围的云海,似是仙境一般。

  零直接走了上去,苏牧跟在后面。

  零道:“你中毒的时候。”

  苏牧心中一惊。

  四年前,自己中毒差点没有死在东欧,那个时候回到美帝国之后苏牧才被治疗,后来身上的能力几乎要消失,一旦动用就会发作,后来被残魂的庸医判定为永久性生化毒素。

  只是,魅什么时候睡过自己啊?

  “当时你昏迷,庸医说,你可能会活不下去了,所以,魅坚持要把自己给你。”

  零言简意赅,但是苏牧却是非常清楚,零这一句话其中的含义代表了什么。

  魅是谁?她是一个处子之身,全身上下都是狐媚之术,别看她调戏的男人多如牛毛,但是,能够触碰到魅肌肤的人,屈指可数,更别说占有她了,因为魅的术一旦**就会失去效果。

  故而,魅虽然是残魂成员,而且是舔血过日子,但是她,是最守身如玉的女人。

  只是,为了自己就**?

  苏牧忽然想起来,魅从四年前开始有一种狐媚之术一直没有用过,现在想起来苏牧才明白,那是因为她没有那种能力了,因为她把童子之身给了自己!

  “魅……”苏牧喃喃的念叨这个字。

  这个女人怎么能为了快要死的自己而献身?她难道就不知道后果?

  零这个时候道:“我,庸医,极力阻止,但是,魅说,如果你死了,她也紧随而去,故,我和庸医,阻止不了。”

  苏牧看着零的背影,问道:“是因为魅这样做才让我活了下来吧?”

  “是。”

  那种毒素,当初庸医都说治不好,所以苏牧已经抱着必死的心情了,但是没想到居然是魅把自己救了,为了救自己牺牲了自己练就了三十年的术不说,还要和自己一起承受那种毒素,不过好在她是间接中毒,故而不会影响太大。

  也难怪这四年魅的能力下降的那么多,原来,一切的根源都在自己身上。

  “别说是我说的。”零停在了台阶上面面说道。

  苏牧看了一眼前方的宫殿,然后说道:“那你告诉我,知道这件事情的除了庸医还有谁?”

  零:“……”

  来到宫殿的门口。

  苏牧拿出钥匙,然后打开了第一道门。

  大厅内,灯火通明。

  此时,一个女人,全身散发着光泽躺在一张类似的大床上面,她妩媚的看着苏牧和零,不断的用手指摩擦自己的大腿。

  苏牧和零对视了一眼,然后往前面走了几步。

  忽然,那个女人消失在原地。

  紧随其后,周围的环境瞬间骤变。

  轰隆隆的一声!

  宫殿开始震动起来,苏牧和零想要后退,但是大门忽然关闭,整个大厅内瞬间漆黑一片!

  轰隆隆!

  轰隆隆!

  啪……啪……啪……

  瞬间,无数的油灯啪啪的自己点亮,而且一盏一盏的整齐的点亮。

  然而,宫殿的大厅内,变成了一个仙境一般的云海,似是来到了天庭一样,苏牧和零膝盖下面全部都是云海的气雾。

  而前方,苏牧不由自主的瞪大了双眼,包括零都单手抓住了后背上的唐刀。

  “卧槽!”

  “小心!”

  “这他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