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奇怪的紫寒

  苏牧满意的从钱氏拍卖行走了出来。

  “叮!幽暗峡谷付费公告:钱氏拍卖行开启押注,七天之后,紫阳和大唐天下的对战竞猜,详情请来钱氏拍卖行询问。”

  一条红色的公告在幽暗峡谷又一次的让玩家们吃惊。

  这是苏牧给沈万三的一条发财之道。

  七天之后的战斗,没人会看好紫阳,因为,现在的大唐天下至少有七万人在幽暗峡谷,而紫阳,就算是七天之后,人数也超不过三万,也就是说,想要攻打大唐,紫阳丨跟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况且,这次的战斗结束之后,两个公会都卯足劲要激战到底,那么大唐天下不可能就让幽暗峡谷有十个团那么简单,所以,大唐天下肯定还会把他们的人拉进幽暗峡谷,故而,七天之后,防守那五级驻地的大唐天下成员,恐怕会破十万大关。

  十万人防守,紫阳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攻下。

  而且,系统的公告已经明确的告诉玩家们,苏牧的神宠已经受到天罚,所以,一个月之内是无法召唤的,这么说来,苏牧拿什么攻打大唐天下的五级驻地?

  但是,苏牧却是告诉沈万三,这件事情他爱信不信,反正他说明了,这次是赚钱的好机会。

  所以,沈万三一横心,直接开启竞猜,赌紫阳获胜,一比十赔率,赌大唐胜,一比一点二赔率。

  那么就是说,一个玩家要是拿一枚金币,押注大唐防守成功,并且七天之后大唐防守成功,那么沈万三就会赔给他们1.2金币,如果大唐失败,那么,这一枚金币就是沈万三的了。

  反之,紫阳也是一样,不过紫阳的比率太高了,十倍!

  而越是这样玩家越是不敢押注紫阳获胜,这也算是沈万三的一种经商技巧吧。

  游戏时间快要到了,苏牧刚要下线的时候,却是接到了闻人紫寒的消息。

  他看了一眼,然后直奔原来狼族的驻地,这个时候已经更名紫阳第二分部。

  来到紫阳第二分部之后,苏牧看到驻地大门外大量的玩家站在门口。

  闻人紫寒等人也在这里等候苏牧。

  “苏、苏先生。”斜阳看到苏牧走过来之后有点拘束的道。

  “怎么?”苏牧看着盛世王朝的三千多人不由的一挑眉毛。

  斜阳赶紧说道:“苏先生,我们盛世王朝想要加入紫阳,是直接并入紫阳,为七天之后攻打大唐出一份力,还希望苏先生同意。”

  斜阳的话一出,夏风和闻人紫寒等人全部看向了苏牧。

  在这个时候斜阳是要做什么?

  而,这件事情恐怕只有苏牧清楚吧,所以他点点头道:“去找夏风交接吧。”

  斜阳闻言露出惊喜的笑容,他赶紧点头狂说谢谢。

  自从零的出现,然后又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一些关于苏牧和零的事情,王子栋和王刚二人每天都心惊胆战的,因为零除了那一次之外一直没有报复斜阳,这让他们父子一直有种不安的感觉。

  故而,斜阳和父亲王刚说了一下,然后在游戏中和苏牧交好,就算苏牧不同意,他们必须要表明自己的立场。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事情。

  苏牧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所以也没有多问,再者,在零的报复下,斜阳现实中应该几乎残废,苏牧对他也没有什么气了,而且,把这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总比放在暗处要安全的多。

  闻人紫寒对于苏牧的决定没有反对,她现在对苏牧有着绝对的信任,所以,不管苏牧做什么她都不会过问。

  下线。

  苏牧赶紧上了一个厕所,然后准备吃饭。

  工作室的女孩子们这个时候心情并不是很差,虽然驻地失守了,但是,这一场的战斗,彻底的让紫阳扬名,而且,苏牧做出的一切让她们都感动不已,加上水蓝女神和女帝火神制造的冲击,紫阳驻地失守反而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那么伤心。

  所以,早饭吃的还算融洽。

  闻人紫寒今天出乎意料的收拾碗筷,然后让所有的姑娘们去休息。

  众人都是挂着一脸笑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苏牧,然后咯咯娇笑的上楼,她们都知道,闻人紫寒肯定要和苏牧说话。

  闻人紫寒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小心的看苏牧,她时不时的抬头偷看苏牧,这种画风异常可爱。

  苏牧挂着微笑,翘着二郎腿,然后看着电视不说话。

  过了大约几分钟,闻人紫寒收拾完了碗筷,然后来到客厅内的沙发边上,她慢慢的坐下来,坐在苏牧很远的地方,然后还是偷偷的看苏牧。

  “放心吧。”苏牧忽然道。

  “啊……”闻人紫寒一惊,然后看着苏牧。

  这个时候的闻人紫寒,非常可爱,非常动人。

  苏牧看着她笑道:“我说你放心吧,七天之后,我一定会再给大唐一个惊喜的。”

  闻人紫寒哦了一声,不过并没有说话。

  苏牧这个时候才意识到,闻人紫寒肯定不是担心七天之后的战斗,她似乎还有别的心事要和自己说,所以苏牧直接侧过身,然后靠在沙发上看着闻人紫寒。

  闻人紫寒一身的简单装束,因为刚做了家务,所以刘海有点乱,加上她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此时的闻人紫寒,像极了一个小媳妇一样。

  苏牧站起身,然后走到了闻人紫寒的身边。

  这个瞬间,闻人紫寒感觉自己的心脏在不断的加快跳动,她有种想要逃走的冲动……

  因为,她害怕苏牧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所以,忽然站起身,闻人紫寒道:“我上去了……”

  咯噔咯噔……

  看着闻人紫寒走上楼,苏牧一脸的懵逼,又咋了?

  这货在客厅内待了一会,然后也上楼而去,今天一场战斗,着实有点累了。

  不过,在走到二楼的时候,闻人紫寒的房门慢慢的打开。

  她站在门口微微的低着头,这个时候的她,显得温顺,又羞涩,又像是一个小媳妇一样。

  苏牧停在她的门口,然后笑道:“你怎么了?想要和我说什么?”

  “我……”闻人紫寒还是有点羞涩,那种感觉让苏牧快要抓狂了,你这个冷美人,能不能不要让老子猜啊,老子也猜不出你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