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漂亮的男人

  “杀了他!”王子栋疯狂的大喊。

  人群瞬间冲了上来,苏牧站在中间狂声大笑!

  嘭!

  橡胶棍挡住其中一人的攻击,随后苏牧一个转身,然后直接让那个打他的人挡住所有人的攻击!

  嘭嘭!

  “去死!!”

  因为橡胶棍格挡用着,所以苏牧一拳打在那人的脸上。

  咔嚓!

  瞬间,鼻骨陷了下去,那人惊叫一声捂着自己的鼻子蹲在地上。

  “都去死吧!”

  “啊!”

  想起水蓝女神的眼神,想起水蓝女神的泪水,苏牧歇里斯底的大叫着!

  啪!

  电光石火之间,苏牧抓住其中一人的腿,然后橡胶棍落下。

  咔嚓!

  “啊!”

  骨折!

  不仅如此,苏牧转身就对着另外一人疯狂的打出一拳,嘭的一声,牙齿随着那人的后仰而飞。

  苏牧此时,全身上下已经被雨水打湿,所以血和雨水融合在一起非常的狰狞!

  “都来啊!哈哈!”

  嘭!

  嘭!

  无数的橡胶棍落在苏牧的身上,可他并没有退缩,疯狂的打着群人,不仅是拳头,还有头部。

  苏牧抓住一人的脑袋,然后猛然的和自己的头部天灵盖相撞!

  嘭!

  “啊!”

  又是一人鼻骨塌陷下去。

  现场混乱不堪,但是所有的人都胆寒了。

  看着疯狂的苏牧,所有的人都感觉有点渗人,这个人难道疯了不成?

  嘭!

  橡胶棍直接落在一人的喉咙处。

  咕噜噜……

  那人捂着自己的脖子直接倒了下去。

  苏牧转身狰狞的狂笑,看着一个个不敢上前的人,他哈哈大笑。

  “来啊?都他吗的来啊?!”

  “哈哈!怂包一窝!哈哈哈!”

  疯狂的大笑,猖狂的大笑!

  但是,带来的却是满满的震撼。

  所有的人都不敢向前,那种是什么画面?十数个人都不敢对一个人动手?

  因为!

  你打在他身上,他似乎不知道痛一样,可是他打在你身上,招招致命,每一次都能将一个人打趴在地上站不起来,那种个感觉深深的震撼着所有人。

  嘭!

  没人敢上?苏牧自己上!

  直接抓住一人的衣服,苏牧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拉着他和自己的脑袋相撞!

  嘭!咔!

  “啊!!!”

  惊叫,撕心裂肺的惊叫。

  无数的人开始后退,苏牧想要继续抓住人,但是,没人在周围了,他找不到了……

  “呵、哈哈哈……”

  “哈哈哈!”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所有的人都惊恐的看着苏牧。

  这是个疯子,绝对是疯子!

  不然他怎么可能不怕疼?

  没人往前来,这就导致场面惊悚的安静,只有苏牧站在人群中间哈哈大笑。

  苏牧转过身,然后盯着王子栋,手中的橡胶棍慢慢的抬起头,然后指着王子栋道:“呵,垃圾,有种,下来!”

  众人惊!

  王子栋可是海天市黑道太子爷啊!

  这个人,难道他不想活了吗?

  要是王子栋的父亲发句话,这个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他的确是指着王子栋开骂了。

  而这个时候,王子栋似乎又看到了游戏中的那个苏牧,那个无敌且疯狂的人!

  他……他……有点害怕了,尤其是他知道苏牧的另外一个身份……

  王子栋盯着苏牧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一向狂妄的他这个时候忽然感觉到、恐惧。

  苏牧的眼神像是魔鬼一样盯着他。

  “呵呵、王子栋,斜阳,是个男人就给老子下来!你这个垃圾!孬种!”

  苏牧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他用橡胶棍指着周围的人:“谁他吗的上来我弄死他!”

  这就叫,人狠鬼见愁!

  一直走到王子栋的身边,苏牧直接拉住了他的领子,然后拉着王子栋来到了夜总会的门前。

  “你、你要干什么?”瞬间,又想起了刚才在走廊内的事情,王子栋一身的冷汗。

  苏牧呵呵一笑。

  嘭!

  “啊……”

  嘭!

  嘭!

  一拳一拳又一拳的打在王子栋的脸上,瞬间,王子栋的脸都开始变形,甚至连喊都喊不出来……

  “绑我女人!”

  嘭!

  “欺我水蓝!”

  嘭!

  嘭!

  其实,这个时候,看着苏牧挺狠,只是,他刚才已经快要虚脱,所以,这些拳头的力量并不是很大,而且,毒素发作,苏牧已经快要昏迷,王子栋似乎也看出来了,苏牧没有之前的力量了。

  王子栋一把扯开苏牧然后后退了几步。

  他指着苏牧大声喝道:“全部给我上,妈的!弄死他!谁再退缩老子弄死谁!”

  带头的一个打手一挥手喝道:“兄弟们上!别让少爷看笑话!让外人看笑话!弄死他!”

  “上!”

  呼啦啦!

  一瞬间,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冲了上去,而苏牧再也没有了还手的力量,一群人瞬间淹没了苏牧。

  这一刻,闻人紫寒疯狂的冲了过来。

  她无法眼看着苏牧被人打,她虽然不知道冲过去该怎么办,但是她就想着冲过去,一定要救出苏牧!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唰……

  与此同时,闻人紫寒看到一个人瞬间超越了她!

  没错,是一个人,一个穿着穿黑色皮装的男人如风一样超过了她,然后闻人紫寒就看到,这个人直接踩着夜总会门口的一个隔离带栏杆,一跃而飞……

  起码有两米的高度,那人直接跳到了人群的正中间。

  唰唰唰……

  “啊啊啊……”

  “啊啊啊……”

  随着那人的落下,一把散着寒光的唐刀瞬间割破了数人的手腕,无数的人丢掉了橡胶棍,惊叫了起来。

  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围着苏牧的人群再次散开。

  闻人紫寒也停在了路中间,她惊呆的看着那个人和躺在地上的苏牧。

  这个黑色皮装的男……是男人吗?

  他的头发不算太长,但是有刘海,面色白皙,就算是女孩子也很少有他这样的脸颊,在夜总会门口灯光的照耀下,这个人显得如鬼似魅。

  他带着露着指头的黑色皮手套,将唐刀往背后一放,随后拿出一把军刺站在苏牧的身前。

  而此时,苏牧早已经不再动弹一下,那男子看着众人冷冷的道:“再往前者,死!”

  瞬间,恐怖的气场散开,所有的人都感觉到阴森一样的寒冷袭来,那些王子栋父亲的手下无一不是震撼,杀过人的他们更清楚这种气场是什么!

  这个人不仅杀过人,而且杀过的人定然是不计其数!

  太恐怖了,仅仅是感觉就让人浑身颤抖,那些保安和刚刚加入王子栋手下的年轻人这个时候已经开始颤抖了,这种杀气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王子栋也是一怔,随后喝道:“妈的,什么东西?连他一起弄死!”

  唰、唰……

  连贯的动作,男子左手几乎像是玩戏法一样,然后抬起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把沙漠之鹰!

  而且还是老款的沙漠之鹰!

  众人皆惊!

  国内对枪支的限制太大了,所以纵然是王子栋也不可能随身携带,但是面前这个人的确是拿出了手枪,而且枪口就冷冷的对着他。

  那人阴冷的看了一眼王子栋,这一瞬间,王子栋差点没有蹲在地上,他惊恐的看着这个‘好看’的男子……不,那种好看在现在看来,似是鬼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