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过去之伤

  璀光夜总会,三楼走廊。

  人满为患,而在走廊的中间。

  无数的人站在一起围在一个人的身边。

  而这个时候,苏牧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那种场面,恐怖难看。

  他抽搐着,不断的抽搐,全身带来的疼痛几乎要死了一样,只是,那一股信念还在,保护水蓝,一定要保护水蓝,必须把水蓝带走。

  所以,他没有昏死过去,尽管全身都要碎了一样,而且头昏欲裂,可是这股信念并没有放弃。

  所有的人停止了,看着地上的苏牧。

  水蓝女神推门而出。

  她一脸的泪水蹲下身,慢慢的拉起苏牧,水蓝女神哀求的抬起头:“求求你们,不要打了……呜呜……”

  “苏苏……苏苏……”

  此时,水蓝女神就像是一个邻家女孩,又像是一个女朋友一样哀求着那些保安和打手。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看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哀求会不动心?

  所以,没人再动手了,所有的人都看着水蓝女神把血人一样的苏牧抱在了怀中。

  鲜血染红了水蓝琉璃裙,她痛苦的抱着苏牧。

  外面,倾盆大雨不止,街道上开始存水,无数的车子被困在了路上,下水道根本来不及排水,整个城市似乎都要被淹了一样。

  而此时的三楼,水蓝女神的痛哭并没有停止。

  王子栋大喝道:“妈的,给我打!继续打!”

  众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向前走了一步。

  “啊……不要……呜呜……”水蓝女神一把抱住苏牧,然后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所有人下手的地方。

  这一刻,水蓝女神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看到苏牧再被打。

  “咳、咳、咳……”

  “呵呵呵……”

  苏牧一边咳嗽一边发出渗人的笑容。

  他抬起手,然后艰难的伸出手去拿橡胶棍。

  “水蓝……”

  “苏苏……呜呜苏苏……苏苏不要打了,你要水蓝怎么样都行,不要再打了……呜呜……”

  苏牧却是挂着微笑,然后摸了一下水蓝的脸颊,鲜血碰到了水蓝的脸颊,她双眼一怔。

  “水蓝……你说过,听我的话……说话不算、不算数了吗?咳……”

  “不!不是的!”水蓝女神疯狂的摇头道:“水蓝听话,呜呜,水蓝听话……”

  苏牧点头,道:“那就回去,回房间。”

  “苏苏……”

  “你说过听话的。”

  水蓝女神被苏牧推开,她后退一步,然后祈求的看着苏牧。

  不过苏牧的眼神却是变得凌厉起来,他似乎是在瞪着水蓝女神,所以水蓝女神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然后走进了包间。

  “待在里面不要出来!”

  嘭的一声,关闭房门。

  苏牧晃晃悠悠的转过身,他看着走廊内的保安和打手呵呵发笑起来。

  “呵呵…呵呵……来啊!”

  嘭!

  嘭!

  哗啦啦的人群再次冲了上来,无数的橡胶棍全部落下,而苏牧,他整个人变成了不怕疼的机器人一样,疯狂的往里面冲,撞击众人不断的后退,整个走廊内又是混乱一片。

  尽管苏牧打不过这么多人,但是他在人群最前面疯狂的推着众人,尽管橡胶棍不断在落在苏牧的后背上,但又能如何?相比亏欠水蓝女神的,这些、微不足道!

  嘭!

  啪!

  啪!

  胡乱的轮着橡胶棍,苏牧疯了!

  彻底的疯了!

  “来啊!”

  “来啊!”

  “哈哈!黑丨社会?”

  所有的人都惊愕的看着苏牧,此时的苏牧根本不怕疼啊,他们不知道打了苏牧多少下,愣是没有把他打倒?

  哧啦!

  苏牧撕开自己的外套,然后将布条一圈一圈的绑住自己的手和橡胶棍,他嘴角还挂着笑,血还在滴……俨如死神!

  嘭!

  嘭嘭!

  “来啊!都他吗的来啊!”

  “哈哈!一群废物!来啊!”

  嘭嘭!

  “啊啊啊!!”

  “死!都死!!”

  嘭嘭!

  如同恶狼进入了羊圈,苏牧浑身的杀气,没人再敢上前!

  一直冲到走廊的出口,苏牧盯着眼前的人发笑。

  然后,他伸出左手,唰的一声!

  嘭……咔嚓一声!

  原来王子栋在的包间房门,中间的玻璃咔嚓一声出现一个小洞,就好像是被子弹打穿了一样。

  然而,从里面飞出来的东西是,神域之塔的项链!

  啪的一声,神域之塔项链落在苏牧的手中。

  滋滋……

  被酒精灯烘烤的神域之塔项链在他手心,不断的冒着白烟。难怪水蓝无法自己回到神域塔,水系的她,怎么可能回到被酒精灯烘烤的神域塔内?

  手心被烫熟了一样滋滋声音。

  所有的人惊恐莫名。

  这东西是怎么飞过来的?还有,那么通红的一个项链他居然抓在手心不放开?

  苏牧冷笑,神域之塔被动属性是无法丢弃!

  怎么可能会送给别人?你想要也不可能得到!

  “水蓝,回来!”

  唰……

  这是命令,蓝色的光晕从另外一个包间传来,一丝丝如同蓝色星辰一样的晶体慢慢的飞过来,然后消失在神域之塔的项链上面。

  过了一会,苏牧将神域之塔项链挂在脖子上,再次看向那些打手。

  水蓝回神域塔了,苏牧就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了,所以,现在,苏牧看向了站在人群后方的斜阳。

  双眼泛红,气场死戾,一种让人后后脊梁发寒,然后从屁股根上一直凉到脖子后面,这种感觉,比你在深夜中遇到了黑影更可怕。

  所有的人,这个时候根本不知道后退,他们完全没有了力量一样。

  包括斜阳,身再涉黑家族中的他,自认为,杀人不过如此,可是,现在,那种死亡包围他的感觉,让人从头凉到脚,这种气场,斜阳他们不知道,但是经历战场的人,必然会胆战心惊,无边无际的杀气,是累计了多少杀人的次数才能叠起来了?

  汗,流出。

  不对!

  不是汗,是血吗?但又没有血鲜红。

  苏牧的额头,双手,青筋鼓了起来,青黑色如同蚯蚓一样,而那些细密的汗珠,散发着红色的耀光。

  这,并不是什么特异功能,是苏牧的过去之伤,一种前所未有的剧毒在他身上,导致苏牧如今现实中,不过一个普通人。

  然而,今天,斜阳触碰了苏牧的逆鳞,这一刻,哪怕是死,绝不在纵容!

  龙有逆鳞,人有底线,苏牧,狰狞而立。

  “今天,所有人!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