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五百三十八章 邪性异变

第五百三十八章 邪性异变

  看到两个活死人抓着申屠南天,很多人开始同情起他了,一代天骄,落得如此下场,死了尸体都不得安宁,被申屠绝用来换取利益,也真是够悲哀的。

  不过,武者的世界就是这样残酷,在这个武道的世界生存,就要遵守这里的规则。

  随着黑气涌入的越来越多,申屠南天的尸体,皮肤开始泛起一层诡异的血红色,红色越来越浓密,遍布申屠南天全身。

  那全身冒着黑气的活死人看到这一幕情景,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便打算开始最终的夺舍。

  这两个神秘人,进入女帝秘境之中,协助黝黑少年一起图谋降神塔,然而当降神塔器灵,动用上古女帝的力量,击退葬神渊巨大眼眸的力量之后,她便重新夺回了对降神塔的控制权。

  这时,两个神秘人跟黝黑少年都失去了掩护。

  结果是,黝黑少年被降神塔器灵毁去肉身,灵魂也被重创,最后被林心瞳和易云杀死。

  而他们两人,情况也是十分凄惨,在降神塔器灵陷入沉睡之前,她借助降神塔当中的防御禁制,将两人困在时间结界中,想要以此灭杀他们,然而没想到,他们却能一直支撑到降神塔能量完全耗尽,都没有死去。

  现在两人肉身腐朽,已经濒临崩碎,必须立刻换一具肉身,否则他们的阴煞本体会慢慢耗尽灵魂力而亡。

  随着黑气完全抽离,那具腐败的身体失去了最后的支撑,全身的血肉开始碎裂脱落,眼珠也完全腐朽,只剩下两个黑洞洞的眼窝。

  与此同时,被夺舍了的申屠南天,他眼睛慢慢睁开,目光中也有了神采。

  然而这种眼神,跟申屠南天完全不同,这是阴厉中带着邪恶的眼神,这意味着申屠南天这具躯体,已经易主了。

  新生的“申屠南天”,握了握双拳,适应着这具新的身体。

  在申屠南天胸口,有一个巨大的血洞,心脏都被贯穿,然而他看着这血洞的时候,表情却一片木然,似乎根本不以为意。

  这让周围的天元界名宿们,都忍不住喉结滚动,这两个僵尸一样的人物到底是什么来头,这样被重创的肉身,他们夺舍过来竟然也可以直接使用?

  不过想想也是,之前他们的身体已经腐败得不成样子,跟埋在地下的腐尸没有任何区别,可是他们这都能存活,与之相比,申屠南天只是被贯穿了心脏,要好太多了。

  “这个女人!”

  “申屠南天”咬着牙,他看着女帝秘境的出口,眼睛中浮现出深深的杀意,他被降神塔器灵困了不知多少万年,对降神塔器灵的恨可想而知。

  “好了,事情已经结束,我们要回去复命了,女帝传承被那一男一女继承了,此事事关重大,我们必须第一时间通知神主。”

  另一个活死人用元气传音说道,他说完后,也挑选了一具被易云和林心瞳杀死的年轻俊杰尸体。

  死者是道种境修为,天赋不如申屠南天,但此时情况特殊,神秘人也只能将就了。

  他付出了足够的代价,买下这具尸体,开始了第二轮的夺舍。

  在场众人对视了一眼,一时间无人阻拦,包括申屠绝,他原本怀疑申屠南天的死跟这两个活死人有关,可是现在,他却也不打算追问下去了。这两个人太过诡异,让他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两人的出现,还有之前葬神渊中心浮现的巨大眼睛,都让申屠绝等人心中蒙上了一层阴云。

  在第二个神秘人完成夺舍的过程中,没有人知道,此时在“申屠南天”的体内,一缕黑色的能量,悄无声息的从“申屠南天”的丹田处升起,沿着经脉,向上游走。

  这缕黑色能量,就像是一条蜿蜒的小蛇,它无声无息的向“申屠南天”的魂海游去。

  魂海,正是阴煞魂体所寄居的地方……

  这缕黑色能量无声无息,几乎不能为人所察觉,它已经潜伏在申屠南天体内许久了,之前申屠家族的诸多帝君长老,都未曾发现它的存在。

  可是,如果易云在这里,他就会第一时间发现这股黑色的能量。

  它正是一年半前,易云在申屠南天体内所种下的邪性能量!

  这股能量十分的诡异,当初试药会上,如果不是易云有紫晶的能量视野,也不能把它从女帝舍利中提炼出来。

  当时的邪性能量,还未成长,易云有紫晶在手,可以任意拿捏它。

  易云把邪性能量种在申屠南天体内,纯粹只是出于腹黑心理,想着坑申屠南天一把,让他折寿。

  后来在女帝秘境之中,易云遇到申屠南天,他还尝试用紫晶操控那股邪性能量,依旧可行。

  接下来,申屠南天被易云杀死,易云也就没有再关注申屠南天体内的邪性能量了。

  易云并没有意识到这股能量有什么特殊之处,毕竟它只存在于女帝舍利之中,而女帝舍利,又是申屠家族按照女帝秘方炼制出来的,哪怕秘方再顶级,也不见得有多强大。

  而实际上,申屠家族炼制女帝舍利,材料之中有一块骨,却是来自于女帝秘境……

  申屠家族并不知道,那块跟女帝秘方放在一起,表面看上去黑漆漆,甚至已经半腐朽的骨头,却是一块来历神秘的上古邪骨……

  “申屠南天”这时候,正看着同伴夺舍,在为同伴护法。

  很突然的,他感受到了一股隐隐的寒意袭来,这股寒意让他心中一凛,他沉下心来用感知探究寒意的来源,然而……什么都没有探查到,那寒意已经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

  “申屠南天”皱了皱眉,探查无果,他也只能将之归咎于对新躯体的不适应了。

  毕竟他遭遇时间结界的重创,又新夺舍了一具躯体,正是极度虚弱的时候,根本没有能力察觉邪性能量的入侵。

  这股邪性能量,悄无声息的潜入到魂海之中,它的本体开始分裂成无数的细丝,深深的扎根于这片魂海,慢慢的成长。

  它就像是一枚萌发的种子,现在它还很弱小,但过不了多久,它就可以吞噬掉这片魂海中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