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仇人相遇

第四百五十五章 仇人相遇

  随着人们越来越接近降神塔,人们能明显感觉到,降神塔之中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

  而随着人们被这股气势笼罩,原本这片世界里那可怕的风暴却越来越弱,最后完全消失了。

  真正走到降神塔之前,人们仰头向上望去,看到这座神塔的顶端像是一根尖锥一般,刺入了黑色的天空。

  看到这样的场景,人们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压抑的气息,似乎这座降神塔散发着一股魔性,让人心惊肉跳。

  “上古女帝,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易云眯起眼睛来,随着他探寻女帝秘境,他越来越感到上古女帝的可怕。

  这样的秘境,这样宏大的布局,应该已经远远超出了申屠老祖那一类人的实力层面了。

  申屠老祖、林家太上长老,在上古女帝面前,都不值一提。

  而这样一个人物,在历史上留下的事迹却极为有限,人们只知道她是天生阴脉,后来续上绝脉成绝世大帝,实力深不可测。

  至于她生平做了什么,到底是正是邪,她最后的归宿是寿终正寝,还是被人谋杀,又或者武破虚空,去了另一个世界,这一切,人们根本不清楚。

  上古女帝,充满了谜和未知。

  也许,在这座降神塔中,能初窥这女帝的一点秘密?

  怀着这样的心情,易云走下了那冗长的栈桥,来到了降神塔前方的小广场上。

  这是一座由黑石砌成的广场,踏上广场,易云隐隐有种全身气血沸腾的感觉。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林峰月、林小蝶,发现两人也是表情微微诧异,显然他们也有同样的感受。

  易云看向地面,广场上的黑石,是一种易云不认得的石料,哪怕经历了悠久的时间,而这石料表面,却也没有留下什么岁月痕迹。

  地砖漆黑如墨,间有暗红色的神秘花纹,这种花纹看起来,就像是凝固在地砖中的血纹。

  说不定,它真的是某种生物的血。

  易云感觉,自己气血沸腾的感觉,可能就是来自于这些石料,这些神秘的血纹,引起了自己体内气血的共鸣。

  “有人来了。”

  林峰月突然开口,易云心中一动,这一刻,他也感受到了一些强大气息的靠近。

  他抬起头来,看到大概有十一二个人,从风暴中走出。

  这些人明显年长一些,都是二十七八岁到三十以上的年龄。

  而走在所有人前面的,是易云很熟悉的一个人——申屠南天。

  易云看向申屠南天,申屠南天也看向了易云,他看到易云之后,先是惊讶、错愕,接着,他的脸色就阴沉下来,目光中也蕴含了杀机。

  “你还活着?”

  申屠南天声音阴冷,他的目光掠过了易云,瞥向易云身后,在那里,来自申屠家族的少年脸色难看。

  原本申屠南天交给他虐杀易云的任务,结果现在,易云完好的出现在降神塔之前。

  “废物!”

  申屠南天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易云身后的申屠家族子弟,脸色发苦,他感觉自己根本就不是易云的对手。

  他唯唯诺诺的传音道:“公子,我们都被这小子骗了,他的真实实力很可怕,却在这里扮猪吃虎,当时……”

  这申屠家族的少年,原原本本的把易云的表现,添油加醋的跟申屠南天说了一遍,更是强调了差点把公孙弘干掉的上古荒兽,被易云一箭射死的事情。

  然而他说完这一切后,申屠南天却只是冷笑:“说你是废物,你却不信,那公孙弘,也是个白痴!”

  “啊?”

  申屠家族的少年愣了一下,不知道申屠南天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申屠南天已经没有理会这个少年了,他看着易云,阴声道:“你拿了三十七个帝者印记?”

  申屠南天这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个时候,他们刚刚通过之前的试炼,自然知道帝者印记的价值,也知道三十七个帝者印记是多么夸张的概念。

  “什么?”

  人们都是一怔,纷纷惊愕的看向易云,他拿到了三十七个帝者印记?可能么?

  “你用能量眼找寻上古荒兽的弱点,再一击必杀!看起来容易,其实攻击的角度、力度都极有讲究,并不是你的实力有多强,只是你的能力,刚好适用于第一场考验罢了。”

  “可笑有些蠢货以为照葫芦画瓢,就能攻击到那上古荒兽的弱点,结果吃了大亏,没死掉也是走了****运了。”

  申屠南天说着转头看向虚空中的某处,带着嘲讽的口气说道:“公孙弘,别躲了,出来吧!”

  以申屠南天的实力,公孙弘的幻术,又怎么瞒得过他的眼睛?

  虚空出现了一阵阵的波动,听了申屠南天的话,公孙弘只觉得气血上涌,羞恼万分。

  他何等身份,竟然被当众骂成是蠢货,而偏偏他还不能反驳。

  能量眼?那是什么东西?

  公孙弘并不知道易云的能量视野,但是申屠南天却记忆太深刻了,他就是栽在了易云的这项能力上,所以申屠家族少年说易云通过考验的过程时,申屠南天便直接想到了易云的能量视野。

  “你以为,后面的试炼你还能有机会一直靠你的能量眼通过么?你走运通过了第一场试炼也好,这样一来,我可以亲手杀了你!”

  申屠南天阴声说道,易云微微蹙眉,有这样一头狼在背后盯着自己,这种感觉当然不舒服了。

  关于易云过第一次试炼的始末,申屠南天完全猜中了原因,相对公孙弘而言,申屠南天是一个十分了解自己的敌人,而且关键是,申屠南天修为太高了,易云怎么都不可能是申屠南天的对手。

  两人差距极大,这种差距,也让易云必须时时刻刻小心警惕,一旦被申屠南天抓住机会,他会万劫不复。

  就在这时,易云心中一动,转头看向不远处,他看到风暴之中,一个白衣少女,向着广场缓步走来。

  可以撕碎岩石的风暴,对这白衣少女而言,也只是吹拂起她的衣衫和长发,她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轻松写意。

  少女落在了黑石广场上,足不沾尘。

  林心瞳!

  易云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会心一笑,在此时此景下看到林心瞳,让他有种莫名心安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