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破再破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破再破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被苏劫数落,宫装妇人的肺都气炸了,可是偏偏她没得反驳,她搞不懂易云到底是怎么把那嵩子月的阵破了。

  “南天贤侄,这到底是怎么搞的?你刚才不是还对嵩子月很有信心么?可是现在随便来一个小瘪三,就把他的阵给破了!”

  原本林家小辈能赢申屠家族的小辈,也是宫装妇人愿意看到的,可被易云这个不知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家伙,都能把林紫妍比下去,这让她怎么甘心?

  申屠南天皱着眉头,他也是不明所以,“姑祖母稍安勿躁,我觉得这可能另有原因,待我问一下子月,确定一下我的想法。”

  申屠南天说着,传音给嵩子月。

  这时候,嵩子月正像是一根木桩一般呆立在广场中央,在刚才易云破阵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狠狠的抓了一下。

  “子月,怎么回事?”

  申屠南天的声音在嵩子月耳边响起。

  嵩子月如梦初醒,他深吸一口气,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易云,额头上青筋隆起,“这小子,破了我的阵……”

  “废话,我问他怎么破的!”申屠南天不满的说道,“这么明摆着的事情,还用你给我重复么。”

  嵩子月脸色沉了下来,他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按理说,他用玄晶手是不可能破开我设在荒骨中的陷阱的,但是,我的阵虽然玄奥,也不是毫无漏洞,如果运气逆天,也有可能胡乱给破了。”

  就算一把高明的锁,让一个蹩脚的开锁匠来开。他用一根铁丝随意捣鼓几下,有时候也能瞎猫碰死耗子把锁开了。这种概率很低,但并不是没有。

  嵩子月认定,易云所施展的玄晶手符印。正好契合了自己的符印,结果造成了这样的效果。

  申屠南天深吸一口气,“我原本也怀疑是这种情况,你确定么?”

  “确定!”嵩子月点头,看易云的目光。带着一丝狠厉之色,“不会有第二次了,五行骨阵,绝不是玄晶手就能破得了的。”

  嵩子月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对自己的阵,有十足的自信。

  而这时候,易云已经走向了第二组小阵。

  这一组小阵之中,中心骨是土属性,土系能量,算是易云接触不多的一种能量。不过这并不妨碍易云破阵。

  有紫晶的能量视野,一切陷阱在易云面前完全暴露在外,无所遁形,而且易云对自己每一丝每一毫能量的掌控,都精准到连苏劫也望尘莫及的地步。

  “土系骨阵……”

  易云凝视着这块骨,在能量视野中,他可以看到,这块荒骨中的陷阱跟之前的陷阱有很大的不同。

  嵩子月的五行骨阵,十二组小阵各有区别,这就增加了破阵的难度。实力不强的荒天师学徒,好不容易破了一组阵,精神力本来就消耗不小,再破第二组阵的时候。却又要重新开始,这样下来,想连破四组以上的小阵,自然不容易。

  “还想破?”嵩子月冷冷的看着易云,“我看你的好运,能用到几时。”

  感受到嵩子月充满杀意的目光。易云抬起头来,淡淡的看了嵩子月一眼,他带着面具,一直面无表情,只有他眼睛下方的两道血线,看起来有些冷漠妖艳的味道。

  易云不再理会嵩子月,低下头来,安心破阵。

  ……

  “姑祖母,刚才应该只是一个意外。”申屠南天转向宫装妇人,微微一笑,“不知姑祖母有没有听说过天干地支之锁,甲乙丙丁等十天干,加上子丑寅卯等十二地支,再配上八卦、五行,一共几万种组合,这当中只有一种是对的,要全碰对了,才能开启这天干地支锁。”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随便在天干地支里找一种组合,也许就碰对了,那样这天干地支锁也打开了。”

  申屠南天说着,打开了扇子,轻轻的摇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他并非无厘头的自信,也并非完全相信嵩子月的话,申屠南天有自己的判断,他确信玄晶手这种级别的万金油手法,又施展在一个十五岁少年手中,那是没有可能破开五行骨阵的。

  这一点,足以支持申屠南天的观点。

  在尊位席上,林家的高层中不乏荒天术大师,他们也认可申屠南天的说法,申屠南天所说的情况,的确存在。

  “天下未必有这么巧的事。”苏劫冷声说道,虽然他对易云也没有什么信心,但看到易云刚刚取得的成就被申屠南天如此贬低,他作为易云名义上的师父,自然不爽。

  “哈哈,苏长老,晚辈也只是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罢了,实在是嵩子月的五行骨阵,并非玄晶手能破开的,也许那在一个荒天术大师手中,还有可能,但在一个后辈手里,却难如登天。”

  “在这种情况下,晚辈只是给出了最可能,也是最合理的解释罢了……心瞳师妹,你说呢?”

  申屠南天转向林心瞳,这次荒天术茶会,林心瞳从入场到现在,几乎没说过话,申屠南天想要跟林心瞳熟识起来,所以有事没事的,话题就向林心瞳身上扯。

  “你觉得合理的东西未必是合理的。”林心瞳冷淡的说道,毕竟是林家高层和申屠家族高层齐聚的场合,林心瞳也不会失了礼数,申屠南天跟她说话,她怎么都要回一句,否则难免被人诟病。

  不过,林心瞳说话的时候,心思却完全没有放在申屠南天的身上,她依旧看着广场中央,目光锁定在易云的双手之上,易云的每一个动作,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恍惚间,她似乎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易云在荒人谷中看林心瞳结印的时候,他说过的话语……

  想起那一晚的一幕幕,林心瞳也是心中感慨,她真的难以相信,那时候易云说出来的,倔强又近乎痴人说梦的话语,会在今天,被他亲手实现着。

  他所使用的手法,所结出的玄晶手符印,每一枚都质朴无华,恰似两年前身穿一身麻衣,同样朴素的易云自己。

  他真的成了荒天师,以自己难以相信的度!

  谁能相信,一个在云荒中遇到的小部族凡人少年,他立下追求武道,以及成为荒天师的宏愿,在寻常人看来几乎是可笑的事情,然而……却成了现实!

  林心瞳算是亲眼见证了易云身上所生的奇迹。

  这个奇迹,对林心瞳本人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

  因为林心瞳身负天神绝脉,她如果成功的续上了绝脉,这本身也是一个奇迹!

  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自己却要去完成,恰如易云,实践着在常人看来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林心瞳当然记得,在她幼年时,透露出她续上绝脉的坚定决心时,一些姑姑婶婶,还有堂哥堂姐哄然而笑的情景。

  这些嘲笑、讥讽,曾让幼时的林心瞳窘迫而尴尬,可是现在,却不会了……她走着自己的路,追寻着自己的梦想,何必却在意旁人的眼光?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否则跟家畜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易云身上,林心瞳仿佛看到了自己,同样的努力,同样的执著,同样遥远而难以实现的梦想。

  既然易云可以,自己为何不行?

  林心瞳默默的握紧了拳头,修长的玉指因为用力而变得一片洁白。

  “我会走出属于我的路,我愿你,也走出属于你的路……”

  林心瞳在心中默默的说着,而这时,申屠南天却微微蹙眉,他心思敏感,自然现自己跟林心瞳说话时,林心瞳的关注点一直在那个云衍天身上,对自己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

  申屠南天何等高傲的一个人,从小到大,他在哪里不是焦点?愿意倒贴他的女孩,更是多得数不过来,唯独在林心瞳这里,他已经放低了姿态,却还连连受挫。

  比如现在,林心瞳竟然宁愿关注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都懒得理会自己的话,这让申屠南天对这个云衍天愈仇视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脸上依旧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心瞳师妹,其实场中的比赛也没什么好看的了,这种万中无一的巧合不会生第二次了。”

  “这次荒天术茶会,我申屠家族还有一些特别的准备,应该会让心瞳师妹耳目一新,到时候,心瞳师妹再好好关注比赛不迟,至于现在的比赛,其实也没什么看头,都只是……”

  申屠南天话还没说完,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蓬”的一声爆响,这声爆响,让申屠南天感到似曾相识。

  他这时候正跟林心瞳说话,还不知道广场上怎么样了,他却现,他视线中的林家高层长老,包括申屠家族的长老,都一副目瞪口呆,仿佛见鬼了一样的表情。

  尤其是申屠家族的长老,一个个不但惊骇,而且脸色难看之极!

  包括林心瞳,一张俏脸上也是同样的惊愕,只是,她惊愕的美眸之中,却流露出一丝明显的惊喜之色。

  申屠南天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嗡的一声轰响,仿佛被人用锤子重重的砸了一下,完全懵了。

  他艰难的转动着脖子,一寸寸的扭过头去,看向广场中央……

  xh.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