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结果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结果

  三枚血滴,最终在老者的操控下融为了一体,变成了一枚葡萄大小的血珠。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这血珠晶莹剔透,正映照了万神岭掌门的面庞。看着这枚血珠,他苍老的脸孔上,显现出了一丝狂热之色。看到老者如此表情,易云心头一跳,仔细想想,老者拿出的那枚血滴是什么能让他如此郑重的一滴血,定然得来不易。是否可能,这滴血其实是那些先一步进入宗门,曾经引动过亢龙鼎,拥有“慧根”的弟子留下的可是那些弟子,他们又去了哪里这些年来,万神岭大肆招收弟子,应该也积累了不少拥有“慧根”的弟子吧可是在宗门之内,易云听说过的“慧根”弟子却似乎不多,除了他和蛇女之外,就没几个了。想到这些,易云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开始吧”老者专心致志的操控着那枚血滴,在他的操控下,这血滴已经飞向了亢龙鼎。老者看着这一切,那神态就仿佛在目睹一个新世界的诞生。终于,血滴落入亢龙鼎中,正点在了那条黑龙雕塑的眼睛中。血滴缓慢的融入其中,那黑龙的眼睛越来越亮,原本沉寂的亢龙鼎,在这一时间仿佛活了“轰隆”亢龙鼎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可怕的气息向四面八方宣泄出来,修为较弱的蛇女根本承受不住,她吐了一口鲜血,整个身体都向后飞出。易云的实力毕竟比蛇女高了太多,他还能承受这股气息,只是为了不想太扎眼,才佯装支持不住的样子。而此时,在风暴中的万神岭掌门,他披头散发,眼睛中满是狂热的光芒。“开启开启吧”老者在心中狂叫着,狂龙的剧烈的震颤,一条黑色的龙魂,在鼎口若隐若现,仿佛要挣脱而出“出来了,龙皇之魂”老者眼神中全是激动的光芒,可是他并没有太过兴奋,因为眼前的这一幕,曾经出现过许多次。每当他尝试用龙皇血脉唤醒亢龙鼎时,都能或多或少的引发龙魂,可是最后还是失败了。这一次是老者寄希望最大的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反应最为强烈的一次然而黑龙虚影浮现持续了十几息时间,却没有再增强。在这之后,亢龙鼎喷薄而出的能量却不再增长,反而在逐渐减弱。那黑龙虚影也随之也越来越模糊,它开始渐渐隐没了。“什么”看到这等情形,老者心中大急失败了龙魂越来越弱,最终完全消失,能量风暴也完全停息,亢龙鼎依旧好好的屹立在大殿中央,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看到这等情景,老者失魂落魄,他沉默了许久许久,眼睛依旧盯着亢龙鼎,似乎在期待着奇迹的逆转。然而终究什么变化都没有。真的失败了老者后退了几步,转过身来,那一刻,他仿佛更加苍老了。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死气,似乎就要走进坟墓中一般。他已经尝试了七八次,没有一次成功,而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老者慢慢的转过头来,看了易云一眼,这一眼让易云心中一凛,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眼神,其中带着失望、不甘与狰狞“你的血”老者沉声说道,易云的血,要比他原本预料的效果差很多。他本以为易云的出现,可能是他唤醒亢龙鼎的一个契机,可是却失败了,还让他浪费了一滴宝贵的血引。这血引是以龙形古妖的血髓为根基,融合“慧根”弟子的血脉精华最终制成。每浪费一滴,老者都会心痛无比。而会导致这样的结果,都是因为易云让他有了错误的期待。之前易云引动亢龙鼎龙魂是事实,可是这一次他的血脉品质如此之差,这样品质的血脉,根本不可能引动亢龙鼎龙魂,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老者一直凝实着易云,深沉的目光锐利如刀,仿佛要将易云射穿一般。可是自始至终,易云什么表情都没有。他表面平静,心中却冷笑不已。唤醒亢龙鼎失败,正合乎他的意愿,拿自己当实验品,随意放血,他巴不得这老头气死。“师兄,这怎么办”眼看着这次唤醒亢龙鼎失败,蛇女身边的老妪也是失望之极。连带着,她也怨恨起易云和蛇女了。看到老者不说话,只是看着易云,这老妪忍不住大骂起来“都是你们两个不争气的东西,万神岭破格收纳了你们,给你们如此好的待遇,可是你们的慧根却如此之差,白白浪费了一滴血引,没用的废物”老妪刻薄的说道,其实蛇女本来就归她管辖的。“师祖,我怎么了”蛇女一脸懵逼,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突然被老妪劈头盖脸的一顿骂。“算了。”万神岭掌门摆摆手,“大概是我判断失误,让他们下去吧。”“那徒儿告退了。”易云神色漠然的行了一礼,转身带着不明所以的蛇女一起离去了。那老妪一直目送易云离去,待易云的身影消失后,老妪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这个小子,我真想一掌毙了他他那眼神、神态,对你我二人没有半点敬畏之心,他明知因为他血脉不纯而导致我们唤醒亢龙鼎失败,还浪费了一滴血引,可是你看看他,没有丝毫愧疚不说,他就差幸灾乐祸了”万神岭掌门不说话,他看着易云消失的大门,一语不发。“这个易云,不简单,许多年轻一代,我都是一眼看透,而这个人,我却感觉他似乎隐藏了一些东西”“什么东西”老妪脸色一寒,“唤醒亢龙鼎,事关重大,怎么能容许这小子有自己的心思,我这就去把他擒来,好好审问,看看他还能有什么秘密”“不,你不要轻举妄动。”老者摇了摇头,他再看向亢龙鼎,回忆着刚刚唤醒亢龙鼎的过程。“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呢”老者喃喃自语着